《父親》安東尼霍普金斯奪影帝!他道盡失智者的脆弱,是從「不用別人照顧我」到「不要讓我一個人」...

圖片來源:采昌國際

《父親》(The Father)由導演 Florian Zeller 將舞台劇改編為電影,除了有奧斯卡影帝安東尼.霍普金斯(Anthony Hopkins)與影后奧莉薇亞.柯爾曼(Olivia Colman)精湛的演出令人極為動容,亦在僅9分鐘的片長中巧妙運用人、時間、空間的錯置,讓觀眾從阿茲海默症患者的視角感受在記憶中迷失的挫敗與悲傷。

極其真實地呈現年邁失智者的模樣

在電影的前半段,導演很快就讓觀眾和年邁的主角安東尼(Anthony)一樣感到「不對勁」。安東尼每次走出房門,原本熟悉的家門、擺設、應該或不應該出現在這個空間的人、他人口中的事情進展都會些許不同——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冷淡男人,明顯和女兒安(Anne)長得不一樣的女人。關於安,更是一會兒說即將搬去巴黎、一會兒又說沒有這回事,此刻說找到新對象、下一刻又有老公伴隨。或是以為到了自家門口,開啟卻是診所,並發現半夜通往醫院長廊的門後其實是儲藏櫃。

在這些「不對勁」發生時,安東尼.霍普金斯極其自然地展現了失智症患者會有的反應:有時會為了不承認自己已經混亂而應答「對、對、沒錯」,卻總是藏不住剎那間錯愕、困惑與懷疑而細微變換的神情。也因為越來越多的「不對勁」,不斷強調「不需要別人來照顧我」的安東尼,漸漸變成會對安和長得神似小女兒的看護(Laura)說「不要讓我一個人」的脆弱樣態。始終不變的是,安東尼會突然發覺自己忘了戴錶,卻又忘了這麼重要的手錶去哪了,「現在幾點了?」無法確定時間的他更加心慌。

圖片來源:采昌國際

鏡頭與聲音中錯置的人與時空

時間與記憶密切關聯,當記憶錯置,人們感受到的時間也不再是線性前進。那麼「空間」呢?我認為《父親》的一大特色是加上空間的錯置,雖然並未看過舞台劇,不過我猜想這與舞台劇的設計很有關係。

而《父親》透過在有限空間中的運鏡,創造多次人聲與空間內可見畫面的不同步,使得觀眾如同安東尼,困窘於自己究竟置身何處。

其中一個代表性的片段,是安東尼走出房門,在走廊上聽到女兒和女婿保羅對話的聲音,當下鏡頭並未立刻帶到餐桌上,而是隨著安東尼的步伐,緩慢地以第一人稱視角由走廊轉入廚房。接著,用餐到一個段落,安東尼說要去拿雞肉而離開餐桌,這時鏡頭停留在餐桌旁的保羅和安身上,他們開始些許爭執,竟和早些安東尼在走廊上聽到的一模一樣。

  • 評分:
  • 1
  • 2
  • 3
  • 4
  • 5
  • (0)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