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親失智了!」《被討厭的勇氣》岸見一郎:照顧年邁父母的勇氣,修復親子關係的開始

不記得妻子已過世、不記得自己住院...《被討厭的勇氣》作者父親病榻前的醒悟:忘記,其實是記憶被壓縮了。

所謂的失智症,簡單來說,就像是在桌上進行某項作業時,空間變得狹小的狀態。於是就連要攤開一本書,都得先將桌上的東西收拾一下才行。當空間變得狹小,只能放置無論如何都必須用到的東西時,就必須將目前不必要的東西收起來。之所以會忘記剛剛才做過的事,就是因為作業空間變得極度狹窄的緣故。

不只限於失智症,當我們完全專注於某一件事情時,就會忘記其他事。心裡想著事情時就是這樣,或是像正在炸天婦羅時,突然有訪客,到門口招呼客人,卻忘了廚房裡的東西,結果引發火災等狀況也是一樣。

忘記,其實是記憶被壓縮了

關於「忘記」這件事,我看我父親的狀況,似乎並不是真正忘記了;不過,不是忘記,而是原本就不記得的這種說法也不恰當。因為大多時候,只要稍微開個話頭他就能想起來,只不過即使像這樣想起過去的事,若遇到其他優先該做的事情出現,他似乎會再度將原本那些給忘了。剛才那個作業空間的比喻如果不容易懂,也可以用「無法同時處理多件事情」來說明。我們操作電腦的時候,可以同時開啟多項應用程式,並切換進行各項作業。這種時候,應用程式之間只是交互切換,而不是為了使用其他程式,就必須先關閉現在正在用的程式。能夠不關閉多項應用程式,而只是交互切換的話,作業起來很簡便;但如果要用其他程式之前,必須先關閉現在所用的程式的話,不只麻煩也很費時。我父親的狀況,就可以用這種「無法同時啟用多項應用程式」來做比喻。

如此想來,與其說是遺忘、記憶消失了,看起來更像是記憶被壓縮了。

藉由這樣的方式,清出了作業的空間。由於記憶沒有消失,只是被壓縮而已,必要的時候可以再次解壓縮。因為他們的作業空間像這樣變得狹窄,難以一次記憶多樣東西並採取行動,所以保持日常生活不要有太大的變化是很重要的。

這裡所說的變化,並不是像到了四月天氣好的時候去賞花這種事,而是比方說,以我父親為例,搬離之前的住處、住院,就是生活上的重大變化。當然,住院是萬不得已,搬家也是為了照護的關係,所以實際上要維持沒有變化是不可能的。只是至少事先要知道,環境的變化,多多少少會讓父母感到困惑慌亂。

環境的變化,會讓父親具備某些必須的知識,以適應新狀況,為此,也會忘記之前記得的事。由於他需要這麼做以適應醫院的生活,但一出院,就得再花些時間去適應原來的生活。父親出院的時候,忘了之前一起搬來這裡的那隻狗,同樣可以用這個說明來解釋。住院期間,為了能在醫院裡順利過日子,原本在家的那些記憶就得要壓縮、擱置一旁,出院後,只要忘記醫院的事,並回想起之前的那些就可以。所以實際上,他在出院後一個月左右,再回到原來的醫院複診時,已經徹底忘記之前住院的事了。

父親老早就抱怨自己健忘

關於我父親,這麼一回想起來,他老早就開始抱怨自己很健忘。然而無論是他還是我,只覺得年紀大了,或多或少記性都會變差,完全不當一回事。

以健忘來說,相關說明提到:當事人自覺這樣的狀況造成生活不便時,如果對此採取了應對,則不算是疾病,總而言之,也就是有著「病識感」(對自己的疾病有自覺)。

父親提到自己的記性變得很差,是在很早之前。當時我對他說:「你會注意到自己忘記了的話,還不錯。」然後他也回答我:「對啊。可是說不定有什麼事情是我忘記了,而且也沒注意到的,那才可怕。」

關於自己知道、不知道的這種記憶是「後設記憶」(metamemory),〔小澤勳《何謂失智症?》(認知症とは何か,暫譯)〕。失智症,就是在後設記憶的部分出了問題。當事人不會意識到自己忘記了什麼,也不知道自己想不出忘記了什麼的這件事。如此一來,即使出現了記憶障礙,也不會像父親之前那樣有危機感。

  • 評分:
  • 1
  • 2
  • 3
  • 4
  • 5
  • (0)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