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貓的時候,我感覺看到了我自己」他從貓身上領悟:不管是拍貓或是拍人,重點都是耐心等待

在這個以養貓為顯學的時代,每個人都是拍貓人、每個旅遊景點都可以就地辦一場貓的攝影大賽。然而,早在二十世紀那個「貓道不興」的年代裡,攝影師吳毅平便帶著他的底片相機,在世界各地捕捉或坐或臥、或呵欠或飛躍的貓生百態。

當時間從Canon底片相機當道的20世紀,快轉到人手一支智慧型手機的21世紀,20幾年過去,吳毅平從報社、雜誌新聞攝影記者,變成「以拍貓為常業」的專業攝影師,拍貓足跡遍布香港、上海、汶萊、泰國、日本、巴西,以及各種無名之地。同時,他也出了《身為職業拍貓人》、《拍貓是很嚴肅的》、《當世界只剩下貓》、《到里斯本尋找一隻貓》等多本貓攝影集,持續記錄下幽默詼諧、光怪陸離的貓身影。

〈厭世無罪〉圖片提供/吳毅平

不打擾是我的溫柔

然而,不同於一般愛貓人拍攝與家中喵星人甜蜜親暱的畫面,擁有多年新聞攝影記者經歷的吳毅平,即便已非報社成員,新聞記者的專業訓練卻已內化成血液裡的DNA。也因此,當拍攝的對象從人變成貓,吳毅平拍出的「貓照」還是多了股冷眼旁觀的氣味在裡頭。這種「冷眼旁觀」不是麻木不仁,更不是漠不關心,而是一種不靠近、不打擾的溫柔,冷靜內斂地捕捉下貓的本來面貌。

「想要改變貓的狀態,可以用很多種方式,像是想拍貓跳過來,最簡單的方式就是拿逗貓棒;要拍貓在地上打滾,直接撒貓草就好。但我不想用任何外力改變牠們的狀態,我覺得那樣很無聊,不是我喜歡的拍照方式。」吳毅平說道。

這項拍貓基本原則,或許便是受到新聞攝影的影響。吳毅平曾在攝影集《拍貓是很嚴肅的》中分享,大學修新聞攝影的老師曾說過,若想要拍出好照片,必須比別人早到,比別人晚走,而這點在拍貓上也同樣適用。

〈出外靠朋友〉圖片提供/吳毅平

「不管是拍貓或是拍人,想要拍出好照片,重點都是耐心等待。如果你拿食物餵牠,貓可能就會一直吃東西、頂多之後清潔自己,但如果你不去干涉貓本來的樣子,就會產生各種意想不到的可能性。」吳毅平補充,「如果不影響貓,貓也比較會出現在特別的地方;但是當你固定餵食貓,就會改變牠的睡覺姿勢跟地點。雖然我平常固定會餵家裡附近的貓,但是拍貓時還是不會用食物或其他東西引誘牠。」

沒有流程壓力的拍攝

雖說時間就應該浪費在美好的拍貓上,我們也不禁好奇,作為一位不想要改變貓本來狀態,甘願花時間等待的職業拍貓人,吳毅平該如何消磨等待的漫長時光?對此,他則表示,「拍貓跟拍人最大的不同,在於拍貓時,一切都是由我來決定的。什麼時候拍、拍攝流程是什麼,都沒有人干涉。如果這隻貓還要睡,我就先去拍其他隻貓;如果今天沒有拍到也沒關係。」

吳毅平也補充,「其實我很害怕拍貓的時候有人在旁邊。有時候我就是要拍牠在睡覺的樣子,但是路人就會說:『貓咪,人家要拍你啊,趕快醒來!』這下子貓還真的醒來了。所以我不太會去觀光區、不太會跟別人一起拍貓,也會盡量挑平日拍貓。」

拍貓時,我看見了自己

這種不太去觀光區、不喜群聚的性格,說起來其實也跟貓有幾分相似。事實上,吳毅平曾在《身為職業拍貓人》中寫道,一則評論表示,某位日本攝影家後來發瘋了,每天只知道拍照,變成一台照相機。如果每天只知道拍照的攝影師,最終成了一台照相機,那麼鎮日拍貓的吳毅平,是否也找到了掩藏在自己人類軀體中的「貓性」呢?

對此,吳毅平坦言,「拍貓的時候,我感覺看到了我自己。像是貓不喜歡群體生活,對周遭環境也比較堅持,這點跟我的個性就很像。很多事情都是命中注定,你是怎樣的人,就會適合拍怎樣的東西。

吳毅平習慣替貓攝影作品下標,左圖名為〈倚欄望夫歸〉,右圖為〈抓住幸福〉,其他圖片皆為極富趣味的命名。圖片提供/吳毅平

拍貓作為一種信仰

或許也是因為從貓身上看見了自己,吳毅平從拍攝自家貓出道,至今拍貓資歷超過20年,目前也沒有想要「停手」的跡象。相反地,訪談多數時間顯得體貼有禮卻又十足冷靜的他,只有在翻著貓攝影集時,像是突地刷下火柴般點燃了熱情,「就算都是打呵欠,每隻貓在那一瞬間表現出來的模樣,還是不一樣。即便已經拍了幾百次,總是會有不同的樣貌。」

〈牙醫視角〉圖片提供/吳毅平

從「拍興趣」到「職業拍貓」,從以黑白底片攝影為主,到考量職業拍攝成本而改用數位相機,或是思及照片日後需要製成月曆,而拍攝橫式圖片,甚至在社群網站興起的時代,定時更新貼文,吳毅平雖然隨著時代變遷,改變了照片的應用途徑、與讀者互動的模式,然而核心的「拍貓精神」卻始終不變。這不僅是職業拍貓人的「職業道德」,更彷彿已經昇華成一種信仰,正如吳毅平在《身為職業拍貓人》序言中所說:「信仰這件事好像就是這樣,單純而無所為、無所謂、無所畏。何況,貓也是神,不是嗎?」

〈誰在屋頂上唱歌〉圖片提供/吳毅平

吳毅平
曾任《自立晚報》、《路透社》、《TO'GO 旅遊情報》、《30 雜誌》攝影記者,現為職業拍貓人。著有《身為職業拍貓人》、《在路上遇見貓》、《優雅的瞬間》、《貓咪教你的事》、《到里斯本尋找一隻貓》、《當世界只剩下貓》、《拍貓是很嚴肅的》、《臺北人》等攝影著作。

我去拍貓,無論天涯海角

沖繩奧武島
在沖繩奧武島逐步成為極富盛名的「貓島」之際,吳毅平來此尋貓,「那時我走在奧武島路上,有一輛遊覽車停下來,一群乘客下車後開心地圍著貓,每隻貓旁邊都圍著2、3個人,這個畫面讓我留下很深刻的印象。」

里約不知名海灘公園
說到吳毅平不遠千里的拍貓之旅,一定會提到巴西里約的拍貓記行。當時因為工作遠赴巴西的他,工作結束後,搭著長途巴士到里約,找間破破爛爛的旅館住下。隔天出門散步到附近的海灘公園,赫然發現公園裡有上百隻貓,是旅程中的意外之喜。

汶萊水上人家
被稱為「東方威尼斯」的汶萊水上人家村落(Kampong Ayer)裡,高腳屋靠著一支支木樁支撐、懸浮在汶萊河上,也因此,這裡的芸芸貓生,可能一輩子都沒有踏到陸地上。這獨特的景象,便是吸引吳毅平兩年內三次到訪汶萊的原因。

本文獲「LaVie」授權轉載,原文:時間就該浪費在美好的拍貓上 專訪職業拍貓人吳毅平

責任編輯:陳宛欣
核稿編輯:呂宇真

  • 評分:
  • 1
  • 2
  • 3
  • 4
  • 5
  • (0)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