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結婚久了,就會變得無話可談!從薩提爾模式看見「這習慣」,如何毀掉你的婚姻

「我怎麼不會說好聽的話呢?」比如,讚美一個人,欣賞一個人,並把它用語言表達出來。這對愛琳來說,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她很難說出口。

很多時候,話語表面的意義並不重要,我可以聽到那些隱藏的、來自個人深處的內心訴求。
─羅傑斯(Carl Rogers)

無話可說的我們

諮商室裡,愛琳還沒進入正題,就像朵枯萎的玫瑰,有氣無力地癱坐在椅子上。她說,她百分之百地相信自己是個好人,善良、踏實,在工作和生活中的表現也都不錯。但不知道為什麼,就是不怎麼受人歡迎,好朋友不多。現在更大的問題是,和老公凱斌也越來越沒話可說了,他好像也不願意理她。

「您說,夫妻倆同在一個屋簷下,也沒發生什麼特別大的爭吵,可是,整天大眼瞪小眼,誰也不說話,這樣時間長了,還能有什麼好結果?」

她還引用網路的一句話,「一段感情常常始於無話不談,終止於無話可說。」我們商定,把諮商的目標聚焦在她和丈夫的溝通上,看能不能對她和其他人的相處也有些啟發。

愛琳今年31歲,在一家公司裡做會計,收入也就能夠養活自己而已。丈夫凱斌大她兩歲,在一所國中擔任數學老師。兩個人都在城裡上大學,畢業後留下來工作。經人介紹相識相愛,結婚剛剛進入第六個年頭,女兒4歲,已經上幼稚園。

愛琳說,他倆相對無言的情況,在媽媽上來幫忙帶女兒的時候,就已經初見端倪。後來,女兒上幼稚園,媽媽回老家了。在這不到一年的時間裡,除非她實在受不了和他大吵大鬧,不然通常他都不怎麼理她,甚至有什麼事,他會跟女兒說,女兒再傳話給她。

在愛琳看來,是凱斌先不說話、不回應、不理睬。「談戀愛的時候我說他也說,我的話比較多;結婚以後,我還是有很多話,但他的話明顯減少了,我有時不滿意,和他大吵過幾次;現在,媽媽回去了,我也不必再看在媽媽的分上沒話找話,我們就真的無話可說了。」

平靜下來的時候,愛琳也問過他,為什麼不說話?他吞吞吐吐,說不知道怎麼說,就乾脆不說了。這讓她很生氣,又很無奈,不知道怎麼辦。

開口說句話會死嗎?

當她對生氣又無奈的感受有了覺察、承認和接納之後,我們來探索這種狀況的來由。以這次諮商為例吧。愛琳原本也想和凱斌一起來諮商,他只是抬頭瞥了她一眼,什麼都沒說,又去滑他的手機了。她大聲質問他,他才慢悠悠地說:「哦,你先去一次試試,覺得有用我再去。」

我們就以這個事件為例。請她詳細描述一下,當時的過程是怎樣的。她說,那是週五晚上,所有家事、要忙的事都告一段落了,睡覺之前,她嚴肅地對凱斌說:『你總是不理我,誰能受得了?你一個大男人,也不積極想想辦法,難道你就這麼不在意我們的婚姻嗎?我找到一個心理諮商師,你不積極就算了,還不想聽聽諮商師怎麼說?』

「然後,他就瞥了我一眼,很輕地搖了搖頭,還下意識地撇撇嘴......」

「然後呢?」我繼續問。

「我生氣啊,提高嗓門質問他:『郭凱斌,是你不理我的,我在想辦法解決問題欸!難道你沒有看到,我為了孩子、為了家做出多少努力嗎?......去還是不去,給句話有那麼難嗎?』」

愛琳說,最後一句,她更想說的是:「開口說句話會死嗎?」

於是,就有了剛才說的,她先來試試。我問她,是不是在開始和他談這件事的時候,就已經有很多情緒了?她想了想,說開始的時候還算比較平靜,有情緒的話也不多。我好奇,她平時就是這樣說話的嗎?

我在她面前放了一把椅子,假設這就是當時的場景。讓她扮演丈夫坐在這把椅子上,我把她的「邀請」以她的語氣再說一遍,讓她體驗丈夫聽了感覺怎樣。

我說完,問她:「做為『丈夫』,你聽到了什麼?」

「丈夫」說:「我聽到的是,你在批評指責我、抱怨我,對我累積了很久的不爽,覺得我特別差勁。」

我問:「你有聽出來,這是在邀請你去做諮商嗎?」

「丈夫」搖搖頭:「沒有,即使有也只是很小的一部分。」

愛琳回到自己的座位上,若有所思。

  • 評分:
  • 1
  • 2
  • 3
  • 4
  • 5
  • (0)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