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媽的戰歌

虎媽小女兒:妳是可怕的媽媽

我輸了,我們不學琴了

對我來說,小提琴象徵著卓越、精進、深度,和購物中心、超大杯可樂、流行服飾、極端的拜金主義背道而馳。和聽iPod不同,拉小提琴難度很高,需要專注、精準,以及詮釋。就算是小提琴本身,不論是光亮的木頭、雕刻的琴頭、馬毛做的弓、精緻的琴橋,或是發聲點,無一不是那麼的奧妙、精良,而且要聲音好聽,還得仰賴拉琴的人。

對我而言,小提琴象徵對階級、規範和專業的尊重;對那些懂得較多、足可為人師者的尊重;對技藝較高、足可啟發別人者的尊重;以及對家長的尊重。

對露露而言,小提琴的具體表現是壓抑。

我回頭緩步穿過紅場時,恍然明白小提琴對我也已經開始象徵著壓抑。光是想到露露的小提琴盒放在我們家大門後面,就讓我想起我們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辛苦、衝突與折磨。這到底所為何來?我也明白,我從心底害怕即將發生的事。

我突然意識到,這一定就是西方家長的想法,這就是他們輕易讓子女放棄學習困難樂器的原因—虐待自己和孩子,何苦來哉?有什麼意義?如果孩子不喜歡或討厭做某件事,逼她做又有什麼好處?可是做為一個中國媽媽,我知道自己可能永遠都難以屈服於那種思考方式。

我回到古姆咖啡店找他們。服務生和其他的客人都把眼光避開。

「露露,」我說:「妳贏了。這件事到此結束,我們不學小提琴了。」(本文摘錄自第八、九、二十四、三十一、三十二章)

書籍介紹_虎媽的戰歌

作者:蔡美兒 (Amy Chua)
出版社:天下文化
出版日期:2011年4月1日

作者簡介_ 蔡美兒

耶魯大學法學院約翰.達夫講座法學教授。第一本著作《著火的世界》為《紐約時報》暢銷書,同時也被《經濟學人》和英國《衛報》選為2003年年度好書。目前與先生、兩個女兒,以及兩隻薩摩耶犬居住於康乃狄克州紐哈芬市。

  • 評分:
  • 1
  • 2
  • 3
  • 4
  • 5
  • (1)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