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乖女的床戰必修課:性高潮是要學習的!

70歲的老媽媽帶著50歲的女兒來找我,性慾低下、無法高潮是女兒困擾25年的事。

「這事沒解決,我虧欠了我女兒。」老媽媽含著淚說。

「女兒27歲嫁人,出嫁第三天回家告訴我,她的夫妻生活沒有感覺,問我是怎麼一回事?我也答不出來,只能說一般人是不會這樣的,要她回去和老公再試試。可已經過了20多年,到現在都還是沒有感覺,老師,她到底出了什麼問題?」

這是一個發生在鄉下的真實事件,我訝異的是,都50歲的女人了,性慾低下,甚至無高潮到底影響了她什麼?為什麼非解決不可?又為什麼70歲的老媽媽一定要求她50歲的女兒來接受諮詢或治療?

原來是,女婿最近得了憂鬱症。女婿近年來常為結婚這麼多年始終沒有過一次愉快的夫妻生活而憂鬱,抱怨生活就這麼煩悶,甚至不想再繼續和女兒這樣下去了。

「我女婿真的很不錯,很照顧我們一家,但是我女兒就是太正經了,一點都學不會挑逗,我要他多去親近女婿,她卻打死都不願意。」

「事情應該不是這樣的!」我說。我轉身問女兒「從小您對性的態度是如何?」

「從小我就是生活非常自律,讀書非常優秀的乖乖女,阿姨看見我直誇我是大家的好榜樣,甚至我對此還感到非常驕傲,看不起那些會談戀愛,和別人嘻哈的女同學,媽媽也非常開心,認為我樹立了大家閨秀的典範。

到了25歲,我仍然單身,沒有追求者,母親急了,但我還是一點都不急,一直到28歲我才發現同學、同事一個個都結婚了,是該嫁人了,於是在大家的催促之下嫁給了一個和我們家庭門當戶對的人。

結婚第三天我回家,母親問我,夫妻生活如何?我說:『沒感覺!』我覺得那些性的事情可有可無,甚至造成了我的困擾。」

「你認為性是一件什麼樣的事?」我問。

「我覺得他很噁心,老愛約我看那些片,那些片都是不正經的女人會做的。媽媽總說我應該要為婚姻中的不性福負責任,但我要負什麼責?我虧欠他什麼?我也上班、也做家事,為什麼不會高潮的女人就是不對的。」說著說著女兒就哭了起來。

性生活上不協調,原本就不是一方的責任。這個個案之所以會對性有負向感,完全是因為家庭的性教育出現問題。家庭對「性」不但沒教育,還對沒有性感覺予以獎勵,甚至是楷模,到了需要完成這件事時再來說「為何學不會愉悅」,這不是很奇怪嗎?最後,我建議個案可先對自己負向的性思考及性意識做一個調整,藉自慰來提升對性的愉悅感,之後再加入夫妻之間的親密感(非性的約會),最後才是夫妻性親密。



這是一個門診未治療的個案,因此我並不知道他們最後是否有一個美好的結局,但從門診離開時,至少老媽媽終於了解到:一直以為是自己沒給女兒生「性感覺神經」、導致她不會高潮而感到罪惡,但這其實是來自一種家庭性教育上的問題;而個案在這件不性福的婚姻中自己也應負相當的責任,因為這25年來她絲毫不覺得應該要重視,也不覺得自己需要改變,最後才會有這樣的遺憾。

夫妻間的性和諧從來不是一件天生就會的事,我們不期待多年夫妻也能像新婚夫妻一樣的如膠似漆,但至少學會如何在敏銳、尊重、信任、相互體諒中達到相容的性和諧。

作者簡介_童嵩珍

嵩馥性健康管理中心主任,中華性健康促進協會理事長。畢業於樹德科技大學人類性學研究所,美國性學家學院(ACS)專業性學家。專長:男性性功能障礙、女性性交困難及伴侶關係改善,運用美國及德國性治療採「非藥、非刀」以物理訓練及心理疏導方式,並於開設「性健康粉絲專頁」免費線上回答性愛問題。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