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一千年前「人工呼吸」是對著「那個洞」吹氣...來看看老祖宗的急救方法

西元十二世紀由太醫院編修的《聖濟總錄》對於救不活的人抱持永不放棄的信念,他們會把死者搬上牛車,用布絹緊緊纏繞,並請人踏肩膀、拉頭髮,接著拖牛車走上三十里路,實在是很另類的「救護車」。

而且古時候的牛不只會拉車,有時候還要負責急救。孫思邈建議大家把牛隻牽到死者身邊,讓牠在死者鼻子上方呼吸,如果牛伸出舌頭舔舐死者,就能痊癒。倘若牛兒不想舔,便拿鹽水塗在死者臉上,誘使牛兒伸出舌頭。

在眾多追命回魂法中,直接喊名字算是最簡單的。他們會拿井底的泥巴塗在死者的眼睛上,然後把請人對著井裡呼喊死者的名字,號稱一喊見效。

如果現場人手足夠,他們會選擇敲鑼打鼓、大聲喊叫,人們相信這樣就可以把死人喚醒。

電視上注重細節認真考據的歷史劇很多,如果有一天,這些「古早味」的急救術能夠在螢幕上呈現,肯定會非常精彩啊。

[1]《十便良方》:「治自縊急救方。牽起其頭發,以物塞兩耳,以蔥葉針鼻中,兩人極力痛吹之。嚙其兩腳跟,即活。

[2]《備急千金要方》:「以物塞兩耳,竹筒內口中,使兩人痛吹之,塞口傍,無令氣得出。半日,死人即噫,噫即勿吹也。」

[3] 出自《普濟方》

[4] 出自《肘後備急方》

[5]《奇效簡便良方》:「救縊死。雖殭可救。不可割斷縊繩,須緩緩抱解,將尸安放平正處,頭要正,將手足慢慢彎曲,然後將大小便處用綿軟物塞緊,不令洩氣。令一人坐於頭前,以腳踏其肩,以手提其發,不可使頭下垂,直令喉頸通順。再令二人將細筆管入耳內不住吹氣,以手揉按胸腹摩擦臂足。再一人以已口對縊者之口,輕輕呼吸其氣,如此一飯時久,即氣從口出,眼開蘇醒,後用清粥灌之令潤喉。」

[6]《肘後備急方》:「急手掩其口鼻,勿令內氣稍出。二時許,氣至即活。」

[7]《肘後備急方》:「割丹雄雞冠血,管吹納鼻中。」

[8]《備急千金要方》:「刺雞冠血出,滴著口中即活,男雌女雄。」

[9]《肘後備急方》:「割雄雞頸取血,以塗其面,幹複塗,並以灰營死人一周。」

[10]《肘後備急方》:「取雄鴨,就死人口上斷其頭,以熱血瀝口中。」

[11]《肘後備急方》:「斷豚尾,取血飲之,並縛豚以枕之,死人須臾活。」

[12]《肘後備急方》:「取牛馬糞尚濕者,絞取汁,灌其口中,令入喉。若口已噤者,以物強發之;若不可強者,乃扣齒下;若無新者,以人溺解乾者,絞取汁。此扁鵲云。」

[13]《金匱懸解 》:「救小兒卒死而吐利不知是何病方。狗屎一丸,絞取汁,以灌之。無濕者,水煮乾者,取汁。」

[14] 出自《備急千金要方》

[15]《普濟方》:「治卒暴亡,未移時者。取臘月雄狐膽,溫水微研,灌入喉即活。常須預備救人。移時即無及矣。」

[16]《肘後備急方》:「豬脂如雞子大,苦酒一升煮沸,以灌喉中。」

[17]《備急千金要方》:「燒車釭脂,內酒中服。亦治妊娠咳嗽,并產難三日不出。」

[18]《中藏經》:「救生丸。治卒死。大黃(四兩)、輕粉(半兩)、朱砂(一兩)、雄黃(一分)、巴豆(七個去皮,細研取霜)上為末。以鯤膽汁和丸,如雞頭大。童子小便化開一丸,斡開口灌之。內大蔥一寸許入鼻中,如人行五七里,當吐出涎,即活。」

[19] 中草藥肝毒性、腎毒性及對策。世界中醫藥,第9卷第1期,2014年。

[20]《太平惠民和劑局方》:「靈寶丹(有三名:一名歸命丹,又名返魂丹,入芒硝者名破棺丹)。治中風手足不仁,言語蹇澀;或痛連骨髓;或痹襲皮膚,瘙癢如蟲行,頑痹如鐵石;或多痰好睡;或健忘多嗔,血脈不行,肉色乾瘦;或久在床枕,起便須人,語澀面浮,惟覺不健;或偶縈疾苦,猝暴而終,並皆治之。」

[21]《備急千金要方》:「治落水死方。屈兩腳著生人兩肩上,死人背向生人背,即負持走行,吐出水便活。」

[22]《普濟方》:「治溺水死已經半日。上取大甕覆地,以溺死人腹伏甕上,以微火於甕下燃之,正對死人心下,須臾死人心下甕暖」

作者簡介_劉育志

劉育志,1978年生,是外科醫師也是網路宅。對於人性、心理、行為與歷史有許多的好奇。於《皇冠雜誌》與《蘋果日報》撰寫專欄,並與白映俞醫師一同經營《好奇頻道》。

「志志的醫界奇觀」專欄文章列表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