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醫師過勞倒下之後...不把醫護人員納入勞基法,根本是蓄意謀殺!

台灣的受雇醫師目前還未納入《勞基法》,因此工時與工作環境並沒有法律明文保障,這是目前醫界血汗、過勞的罪魁禍首,光是今年以來,經媒體揭露的醫師過勞猝死、中風案件就已有4件。

2015年蔡英文總統參選時,政見之一就是讓受僱醫師全面納入勞基法,然而,上任不到一個月,衛福部部長林奏延就在6月6日宣佈,計畫在2020年1月1日以前,讓所有受僱醫師納入勞基法。這個時間點,仔細看,其實是很弔詭的。2020年,也就是下一次選戰幾乎都快打完了,蔡英文的政見才考慮要不要兌現?

衛福部的理由是,將受雇醫師全面納入勞基法,需要有簡化醫院評鑑、加強分級醫療制度、改革醫師訓練制度、增加醫學生或專科護理師人力等配套措施。再者,醫師工時受到保障後,夜間及假日的醫師人力會比目前更加不足,這都需要時間解決,白話文就是:要在3年半內完成這些,已經很趕了。

我以為,「政見」應該是就職後要立即進行的事項,而不是在上任後18天,就把配套藉口擬好。這讓台灣人怎麼有辦法再相信政治、選票可以帶來改變?醫師過勞家屬蔡伯羌的妻子表示,不明白醫師職災保障到底還要拖多久,她不排除絕食,赴總統府抗議。

一個醫師過勞倒下之後...
「不把醫護人員納入勞基法,根本是蓄意謀殺」

時間回到2009年4月23日,擔任奇美醫院住院醫師4年、34歲的蔡伯羌,在連續工作超過30小時,準備進開刀房前突然昏倒,被送進加護病房。急救後雖然脫離險境,但蔡伯羌因急性心肌梗塞合併心律不整,致腦部缺氧受損,失去短期記憶,連自己的妻小都不認得,經台大醫院判定失能,無法再勝任外科醫師的工作,也被勞保局認定為「職災」。蔡伯羌的妻子質疑是長期工作超時、過度勞累造成心肌梗塞,向奇美醫院求償蔡伯羌出事至65歲退休的3800萬元薪資。

2015年1月,二審法官採納3名職業醫學科醫師意見,認定蔡伯羌發病前每月平均超時工作84小時,扣掉蔡已領勞保失能給付及奇美給付的薪資,總計判賠780萬餘元,全案仍可上訴。然而,法官認為蔡伯羌本身有高血脂,因此要自負65%的職災責任。

一般而言,血脂肪的標準值為:總膽固醇宜低於200 mg/dl、三酸甘油酯宜低於200 mg/dl。奇美醫院提出蔡伯羌於當年新進員工體檢所測的數字:245(總膽固醇)、184(三酸甘油酯),蔡太太向多位心血管專科醫師求證,都再再證明這兩個數字,不但不需要藥物治療或控制,也不到健保給付血脂藥物的標準。蔡太太認為「職災的認定過程非常嚴格,必須排除勞工本身的身體狀況和先天疾病等,法官既然認定這是職災,又叫我們自負65%的責任,根本自相矛盾。」

蔡伯羌之妻提供(住院畫面)

至今6年了,蔡伯羌目前仍處於失能,需要有人全天照顧生活起居。若從蔡34歲過勞導致失能開始算起,到法定退休年齡65歲,按照法院目前的判決,等於是院方每個月只給20968元,連22k都不到,僅剛好可以負擔每個月請24小時全天看護的花費而已。蔡伯羌什麼都忘了,只記得在醫院工作的片段,卻記不起老婆與兒子。「他之前為奇美賣命,現在奇美這樣對我們...」蔡太太對於判決完全不能接受。

這個案子雖然是台灣醫師職災獲賠的首例,當時看似一大里程碑,但在醫師未被納入勞基法前,血汗過勞的慘況無法從根本改善,惡性循環下,醫護人員不斷出走,台灣的醫療只會持續崩壞。



「從現在一直到醫師真正全面納入勞基法前,過勞的狀況誰來負責?台灣到底還要賠上幾條醫師的命,政府才願意傾聽且張開雙翼保護我們?難道每個過勞醫師都要走過我丈夫走過的路嗎?」蔡太太痛批,政府的存在本是為了保護人民,「明知道這樣會過勞會死人,卻硬是不納入,這是蓄意謀殺。」

對於衛福部提出所謂的「配套措施」,在蔡太太眼中,都只是政治謊言,「希望納入勞基法,只是不希望再有像先生這般有熱情的後輩倒下,只是希望他們有相對合理的工時,以及受到法律保障,如此而已。醫師開刀開一半就去打卡下班,放著病人不管,這種情況是不可能會發生的。」

「謝謝你,記得我們...」
血汗的醫護人員背後,是一個家庭悲劇

這些年來,醫師過勞並不是單一個案。

2011年4月27日,實習醫師林彥廷也因為工作超時、過勞,搶救不治。1年後,林彥廷的妹妹談到這件事,依然悲慟失聲,她對媒體表示,全家一年來都還活在傷痛中。醫師嚴重超時、過勞的情況,有關單位都非常清楚,然而卻沒有人願意改革不合理的制度。

林彥廷的家人跟蔡太太一樣,因為經歷過那種痛,所以不願再看到悲劇發生在任何家庭中。

這2年多來,我見過蔡伯羌醫師夫婦兩次,這段時間,我們從單純的受訪者與記者的關係,變成了朋友。我不敢說我為他們做了多少,因為能做的真的太少,不管我再怎麼努力,都無法讓傷害復原。我記得第一次見面,他們的身影看起來既堅強又憔悴,聽完了他們的故事之後,我才知道,那是必須的。

我和蔡太太互留了臉書和line,一開始只是為了要問整個事件的細節以及後續,但是後來我提醒自己,要常常想起他們,並在每一次想起他們的時候,給予支持與鼓勵。蔡太太常告訴我,她很感動,也很感謝我一直記得他們,但是我心中的無助感好強烈,我問我自己,這樣的關心,這樣的惦記,對他們真的有實質幫助嗎?

蔡伯羌之妻提供(復健畫面)

大學念新聞系時,某一年冬天,我要到台南訪問一位學生導演,就順便跟蔡太太約見面。她親自開著休旅車來接我,一起去接當時還在上幼稚園的兒子,送他去上他最愛的圍棋課,看他最喜歡的恐龍書籍,然後回到他們住的地方,跟他們全家一起吃著娘家幫忙準備的晚餐。

他們的便當不大,因為好客,也因為感謝我來看他們,於是也分了我一些飯菜;他們住的地方不大,但是也從娘家載了一床羽絨被,怕我睡在他們家會冷到;深夜怕我餓,蔡太太還開車載我去買台南有名的消夜,我掏出錢包準備付錢,「收起來,妳還沒出社會,妳還沒開始賺錢」她對我說。

原本是我去探望朋友,看看她過得好不好,但是那一晚,我沒有任何的付出,反而一直受到照顧,但縱使如此,蔡太太還是一直跟我道謝,「謝謝妳還記得我們,謝謝妳來看我們。」回想起來,我還是一陣心酸,因為我好想做什麼,但我什麼都沒有做,而且能做的真的太少。



為了要讓蔡伯羌接觸人群,夫妻兩人在藥師姊姊的藥局工作,蔡醫師因為腦部受損的關係,並不會跟藥局的客人有太多眼神的接觸,只有不斷在自己的小世界裡,做自己的事情,以及不時發出類似咳嗽的聲音。因此,貼心的家人,在藥局櫃台貼著「他是職災,不是感冒」的紙條,怕客人看到他會觀感不好,或是投以異樣的眼光,但這是免不了的,因為很多人就算是無心,也會下意識的露出不解的眼神。而每一次蔡太太的目光掃到這樣的眼神,心裡不免想起這一切,但是也無奈必須被迫習慣,被迫無感,「不然怎麼活下去?」

醫護過勞是一個正在發生的現象,每次只要看到多一則相關的報導,我都會非常難過,並擔心著每一個在醫院用毅力、體力來值班的朋友們,我好怕他們倒下,因為我不願意失去他們任何一個。

台灣缺的不是醫學系的畢業生,缺的是願意投入第一線甚至是五大科(註)的人才。如果醫院真的重視民眾的就醫權益和醫療品質,就應該讓基層醫療從業人員,在該休息的時候,得到充分的能量補給,才有更多的心力,照顧、協助病人;況且,若基層醫療的就業環境改善,醫學生不再害怕過勞而不敢走外科,五大科怎麼還會招不到人?

閱讀到此,你可能會想「這跟我有什麼關係?我又不像妳,有親人或朋友是醫護人員」,如果你這樣想,就真的錯了。

很多優秀的醫護人員因為崩壞的工作環境,被迫或無奈離開臨床工作,甚至離開這個世界。我們的醫療照護品質一直下降中,如果看病找不到好醫師,甚至找不到醫師,這還與你無關嗎?

如果你願意,千萬不要忘記這些故事。

註:五大科,指內、外、婦、兒、急診科,是台灣醫療崩壞下,首當其衝的五大科,故有「五大皆空」之稱。

延伸閱讀:再等8年才能納勞基法》被迫連續工作30多個小時,血汗醫護連勞工都不如

作者簡介_Patty Chou

大醫院小故事》粉絲團作者、創辦人,業餘傳播人。希望透過小故事幫醫療人員打氣,同時用簡單易讀的語言,讓大眾更了解診間故事及台灣醫療環境,期待能降低醫病資訊不對等、改善緊張的醫病關係。

「大醫院小故事」專欄文章列表

  • 評分:
  • 1
  • 2
  • 3
  • 4
  • 5
  • (0)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