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婚30年,他風流了29年,妻子癌末住院,那晚回到家竟發現...他痛哭爬上床

從前回家,車庫外兩旁牆壁的燈總是亮的;車庫門升起後,車庫裡也是亮的;推開車庫通往家裡的門,門裡的那條走廊也是亮的。一路從車庫進到房間,沿途都有一盞亮度剛好的小燈照著,溫暖,但不刺眼。

溫暖,但不刺眼。就像瑪麗的愛。這樣的溫柔守候,被唐忽略了幾十年。

每次唐回到那個沒有瑪麗為他在必經之途留一盞小燈的家,愧疚與懊悔就會排山倒海而來,壓得他無法喘息。有好長一段時間,唐都是哭著走進家門、哭著爬上床、哭著睡著的。他總是想,在這張床上,瑪麗又是度過了多少個獨自哭泣的夜晚呢?

現在,唐唯一能做的,只有在每晚離開瑪麗病房之時,為瑪麗點上一盞溫暖卻不刺眼的小燈,再慢步踱到護理站,向晚班護理人員說聲:「我先回家了,瑪麗就拜託妳們了。」

隔天清早,唐一定準時在餐車推到病房前抵達,張羅著瑪麗的早餐,接著為她洗澡更衣,扶著虛弱的瑪麗坐在躺椅上,然後自己戴上老花眼鏡一個字、一個字的念報紙上的新聞給瑪麗聽。身旁的瑪麗,總是溫柔地微笑著。

趁著唐走出病房時,瑪麗對我說:「我知道他怪自己,但是我從來不怪他。現在的我覺得很幸福,那就夠了。」

當瑪麗這麼說著時,我又聽見床帘外嘩啦嘩啦的水聲響起,我知道,唐又哭了。

作者簡介_澳客護理師

臺北醫學大學護理系、Australian Catholic University畢業,台灣註冊護理師,澳洲註冊護理師。現任澳洲醫院教育訓練負責人、機構講師、臨床導師。

粉絲專頁:二花小姐

部落格:二花小姐

商周.com專欄:二花小姐澳洲教育手札

八寶網播:二花小姐碎碎念

  • 評分:
  • 1
  • 2
  • 3
  • 4
  • 5
  • (21)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