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乖,沒有人發現爸爸在家會打我...」那些年,中輟孩子教我的事

從生命脈絡理解「百元少年」的困境與委屈

侯雯琪為這些在底層生活的青少年,取了一個有點可愛的綽號——百元少年。原因是少年的父母出門前會丟一百塊給他們,少年每天就靠這一百元過生活,早午一顆茶葉蛋加豆奶一罐,晚上一大碗滷肉飯配上免費的湯,偶爾晃來少年中心飽餐一頓,努力省下的30塊可以上網咖,或是存個兩天就能買一包菸。「靠百元過日子,意謂著這些孩子大多生長在經濟弱勢的家庭,雖然不一定有『高風險』危機,但一樣是家庭支應不夠、沒被愛夠的孩子。」

「一般家庭的孩子在學習上或是生活上遇到困難,他的家長會陪他面對、討論,可是,我們服務的底層孩子沒有這一塊。」所以,侯雯琪和她的夥伴總是設法開發新的方案,挖掘孩子的興趣、拓展孩子的視野和選擇,「因為孩子一旦脫離學校系統,沒有人會幫他做這些事……。」

「爬百岳算是其中的經典活動,」也是因為和孩子一起爬山、一起過夜,侯雯琪獲得機會一窺孩子本來的生活樣貌。「有個女孩剛好碰到生理期,把褲子弄髒,我才知道一片衛生棉女孩可以用上一整天,沒有錢買,也沒有人教她怎麼使用;到了晚上又發生自殘的狀況,我才知道家暴的創傷,一直折磨著她。」家長應該盡的照顧責任,在底層孩子身上往往是看不到的。「有個少年,我看到他穿破掉的內褲睡覺,覺得很納悶,後來家訪,我才知道他有個酗酒的父親,家裡到處都是酒瓶,餐桌上有三罐醬瓜,他們家的晚餐永遠是白飯配醬瓜。」

侯雯琪說,那個少年喜歡叫她『老母』,「在山上的時候,社工真的很像是孩子們的媽媽,會督促他們吃飯、洗澡、睡覺,他們的生命好久沒有媽媽的角色,社工的噓寒問暖多少會讓孩子感覺到溫暖。」她記得那個男孩很喜歡吃維力炸醬麵,有一年她特地買了一箱泡麵和蛋糕幫男孩慶生,男孩望著蛋糕發呆許久,回過神後他跟侯雯琪說:「這是我第一個生日蛋糕。」

「社工如果沒有做得深入、沒有多花一點時間、沒有真心接納,我們是看不到這些孩子在底層生活的處境,我們很可能就會淪為表面行為的指責,」侯雯琪說。

高峰經驗的創造,是孩子一生的養分

當一個好的支持者,要能用平等的態度對待,並相信孩子有解決問題的能力。也是因為和孩子一起爬山,侯雯琪在這些孩子身上看見一個共同特質--韌性,「他們比一般人更能在困苦的地方生活。」

她舉例,「有回登山,某位社工高山症發作,沒有人提醒,有個少年二話不說便拿起社工的背包示意幫忙,我們發現那個孩子地理觀念很好,於是指派他當小隊長,請他帶路並照顧其他隊員;後來下山遇上颱風,雨水大到像在溯溪,同樣沒等社工發號司令,幾個大男生主動跑到隊伍的最前面幫忙探路,我們發現當孩子的行為被適切期待時,他們的爆發力是相當驚人的。」高峰經驗的創造是體驗教育最迷人之處,這也是侯雯琪和她的夥伴,即便經費再拮据,每年還是會想辦法舉辦的原因。

體驗教育除了能讓生命有不一樣的突破,侯雯琪還觀察到孩子變得成熟,開始願意信任別人、幫助別人、為自己的選擇負責,「想要吃到飯,就得跟別人合作,因為有人揹鍋子、有人揹瓦斯爐,吵架大家都不用吃,」侯雯琪笑著說,在山上,可以整孩子,社工自成一組,同時也在為孩子示範,「人跟人是可以這樣相處和生活的。」

「少年過往在社區他們沒有抽離的機會,去觀看自己的生活是多麼混亂,在山上,他們有很多和自己相處的時間,我們會幫少年準備小本子,裡頭有主責社工寫的鼓勵的話,」侯雯琪說,當少年遠離長期讓自己挫折的地方,轉換到另一個環境重新證明自己,他們會變得勇敢,加上有時間和空間整理自己,「真的有少年回來後決定脫離幫派去工作。」

對侯雯琪而言,青少年是一個充滿希望的服務類別,「青少年不像成人很多狀況已經固著,不像兒童必須幫忙負擔很多事,青少年你只需要帶領他,你可以跟他有很多的討論,你可以放手讓他自己去嘗試,你可以投射一些溫度與影響在他們的生命裡,你知道,有一天他們會變得不一樣。」

然而,改變非一蹴可幾,青少年服務工作如同種下一顆種子,往往不知道何時才能開花結果。問侯雯琪,社工花這麼長的時間陪伴一個人,值得嗎?她笑著說:「當然值得啊!當你有機會好好照顧好他,讓少年知道愛與被愛的可能,他以後就會用一樣的方式去愛他的小孩,我們這群社工默默在社區現身,就是為了減少複製傷害的可能,避免悲傷故事繼續發生。」

(為保護當事人權益與隱私,文中個案名字皆為化名。)

善牧基金會:http://www.goodshepherd.org.tw/chtw/
善牧青少年服務,捐款支持請上:https://goo.gl/KdTPJj

  • 評分:
  • 1
  • 2
  • 3
  • 4
  • 5
  • (0)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