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鮮亮麗的背後,歷經父母離婚、同學霸凌、感情的創傷....《用九柑仔店》莫允雯:別人對你的傷害,都是自己允許的

那一天我無力地坐在地板上哭著,感覺強烈的情緒像在吞噬著我整個靈魂。我感覺到極致的無力感,沒有任何力氣把自己從這樣的情緒裡抽離,只能任由這個黑洞擴散到我內心的每一個角落。

類似這樣的情緒不止一次的發生在我的人生當中, 我卻從來沒有想過,我需要去理解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心理狀態 (因為這就是我,不是嗎?),直到我的「心理師」Phil(其實是好友兼導師)問了我第一句「WHY?」「蛤什麼意思WHY?沒有原因啊,我也不想這樣啊!」我努力解釋著。他卻再次以淡然的語氣問「Yes,but WHY?」

這個WHY開始讓我去認真思考,為什麼我會那麼難過?為什麼會無法抽離?難過的背後是什麼意思呢?

我從小不停地搬家,直到8歲才又回到美國生活。13歲的時候經歷了爸爸罹患血癌,從漫長的治療開始到最終的痊癒,期間爸爸不負責任的行為,以及個性上的缺陷展露無遺。直到我17歲那年,父母正式離婚。

其實小時候的我就知道父母間的不愉快以及家裡的狀況,但我從來沒有真正去了解,好像也不想去面對,畢竟年紀還小,而父母也努力為我與哥哥維持一個家。爸爸生病那段時間,我用打工彌補心裡的害怕,不敢問不敢看,更不知道如何排解那些感受。打工上班變成我逃避情緒的港口,我最高紀錄一次打3份工,學校的不愉快、家裡的不安,我似乎只要努力工作就可以暫時忘記。

爸爸痊癒後,沒有選擇回去做以前的電腦工程師工作,他覺得他既然逃過了死劫,就要追求不一樣的生活。他說服了媽媽幫他支付費用,去中國找尋「更自由與輕鬆」的創業方式。但幾年下來,媽媽只是不斷地收到信用卡帳單以及更多的欠債通知。爸爸每一次回家,就是要更多錢,媽媽努力工作支撐我們的生活,卻被爸爸要錢的無底洞不斷侵蝕。爸爸總說著「最近有個好機會,但需要什麼什麼」,甚至會跟那時候還在打工的我,時不時要50元(美金,下同)、80元

這段時間的爸爸的自私無限放大,好像我們的死活,有沒有辦法生活下去,都跟他無關。雖然知道爸爸對於家庭以及金錢不負責任的態度,對我們是極大的傷害,但爸爸逃過死亡的威脅,讓我覺得我又好像必須接受他的缺點,並給予無限支持。其實在看似包容爸爸的心態之下,我也只是在逃避而已。

父母的離異,揭開了全部的醜惡,這個曾經把我當小公主疼的爸爸,因為金錢的貪慾自私,打破了我們對他的信任,撕碎了我們的家,之後我們選擇不再見他,徹底讓他離開我們的生活



透過一次又一次的內心解剖,我開始正視從小到大我所經歷的家庭狀態,以及一路成長的挫折。從小那些以為已經過去的往事,原來還是深深刻在我的腦海中, 成為一道道心裡的傷口,隨著時間的無視被我一層一層都埋沒起來。 它們影響了我感受這個世界的方式,像是套上了濾鏡看世界,一路影響了我成長的個性。

小時候學校的霸凌、父母的離異、家裡的糾紛,讓那個時候的我不知道如何去處理這些情緒,面臨這些情緒我問不出口,更不知道如何幫助自己排解,導致長期缺乏安全感。也因為從小內心缺乏安全感,而產生了巨大的受害者心態,讓自己深陷在自憐自負的情緒黑洞裡面,無法自拔。當頭腦相信了「自己是受害者」的想法,就會開始在生活中找證據來證實這個角色。所以不好的人事物關係一而再再而三的發生,讓我們卡在這個惡性的循環裡。

因為我的工作,外界看起來覺得我擁有光鮮亮麗的外表,感情一定是佔上風的那一方,其實事實正好相反。不記得從什麼時候開始,在感情裡的我總是受傷的弱者。過往的關係中,謊言、欺騙,甚至劈腿總是一再發生。我也不知道自己面對感情的韌性,什麼時候被訓練得那麼強大,我甚至還會開自己玩笑說:「我的心臟真的越練越大顆!」對方一個認錯,一句甜言蜜語,好像就可以說服自己相信「沒事了沒事」,完全忽略內心那個已經亮起紅燈的警戒心。那麼多年來,在感情裡可以說是遍體麟傷。

一句「傷害其實都是自己允許的」完全震撼了我,無法想像自己可能就是傷痛的幕後功臣。我逃避問題假裝看不到,不願意去承認自己受傷了。 過去我總是假裝堅強,看似不在乎,鴕鳥式地洗腦自己「我沒事」,但過去傷痕造成的不安全感,讓我不斷地找尋所謂的「安全感與愛」,過程中太因為害怕失去愛,讓自己不理智地失去自我,失去愛自己的能力,就像上癮的人,需要別人不斷給予,I became addicted to love.

因為缺乏愛,所以我尋找愛,愛卻讓我越傷越重,我卻更加尋找更多的愛。我變得無法一個人,無法沒有愛。沒有愛讓我覺得我沒有價值感。這個黑洞越挖越深,深不見底。這些年的經歷讓我失去了「愛自己」這個本能,失去了內心自己給自己的那份愛,我太急於想要尋找到彌補內心空洞的力量,卻把自己最強大的力量都毫無保留地給了出去。沒有了對方,我好像就不存在了,我發現在感情裡,我完全失去了自我。

真正的解藥,唯有對自己誠實,好好面對自己。近期我花了非常多時間與自己獨處,與自己的情緒獨處,學習不逃避、不依賴外界力量,靠自己去消化那些情緒。哪怕過程會不舒服、會茫然,只有自己才是可以解救、療癒自己的醫生。透過開口承認自己的傷痕跟脆弱,真正的「治癒」才能發生

認識內心那個當年受傷的小孩,抱抱他,告訴他,「我很抱歉你受傷了」,讓現在的自己去保護他、療癒他。訓練自己與自己對話,了解每一個情緒的起伏波動,把之前給出去的力量拿回來,讓自己有清晰的能力去選擇要如何反應我們的情緒,傷害才能真正地停止。

誠實的對話,不管是跟身邊的人還是自己,都會幫助我們更深層地了解自己。「莫允雯的Honest Hour Podcast」就是為了讓更多人有機會參與我生命裡這些誠實時刻的對話。我們在這趟旅途上都不是孤單的,希望我的podcast可以帶來一些不一樣的角度,更希望透過我們的分享可以傳遞更多力量,到每一個人的心裡。

【想聽更多關於莫允雯的故事,請到莫允雯的Honest Hour

責任編輯:呂宇真
核稿編輯:陳宛欣

  • 評分:
  • 1
  • 2
  • 3
  • 4
  • 5
  • (0)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