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推莫德納+高端、AZ+BNT,到底行不行?醫師告訴你:4種疫苗混打組合,這組效果最佳

如果單純的只看疫苗本身的蛋白質胺基酸序列,莫德納=輝端-BNT=高端,三種疫苗的抗原都是S - 2P蛋白,而AZ是使用原始的S蛋白序例。

AZ,莫德納,輝端-BNT,高端,四種疫苗如果要混打,要怎麼混?

先寫結論:莫德納混高端,不建議。莫德納混BNT,很可以。AZ混mRNA,好棒棒。四支疫苗都被設計成要打兩劑,因為第二劑疫苗會激發更全面更強烈的免疫反應,而有更好的保護力。理論上,第二劑的蛋白質抗原性質越接近第一劑,容易被第一劑寫入記憶體的記憶性B細胞T細胞辨認出來,對混打而言效果越好。如果單純的只看疫苗本身的蛋白質胺基酸序列,莫德納=輝端-BNT=高端,三種疫苗的抗原都是S - 2P蛋白,而AZ是使用原始的S蛋白序例。但是S蛋白和S - 2P蛋白差異很小,1,200+個序列只有6個不同,即兩個脯氨酸(Proline)和弗林蛋白酶點位的RRAR。只看胺基酸序列,四種疫苗在抗原表達上幾無差異,好像都能混打。

不過事情遠遠沒有這麼簡單,S蛋白或S - 2P蛋白折疊起來後,表面上還會黏上一層聚醣盾(見圖下,紫色綠色毛毛密集恐懼症的地方)。總共有22個胺基酸點位可以附著上長長的聚醣。而這些聚醣,對S蛋白/S - 2P蛋白的抗原表達有著很大的影響。


比方人類基本血型有四種,A/B/AB/O,輸血不能亂混,不然會出現免疫排斥反應,這是常識。血型的抗原來源是紅血球細胞膜上,以唾液酸結尾的醣蛋白。聚醣不同,表現出來的抗原免疫性就不同,甚至會被當做是身體外來的異物而被排斥。

中研院前院長翁啟惠院士,最近發表了Smg蛋白疫苗,原理就是把這些聚醣以領先全球的技術單醣化,讓免疫反應的干擾降到最低,希望可以成為廣效性的疫苗。

有這個基本了解,我們再回過頭來看這四種疫苗(見圖上)。AZ是由腺病毒攜帶DNA注入人體細胞的細胞核,再產生mRNA,再產生S蛋白。而莫德納和輝端-BNT,是由奈米脂質攜帶mRNA注入人體細胞的細胞膜,再開始產生S - 2P蛋白。

這三種疫苗,S/S - 2P蛋白的生產基地,都在你身上的細胞裏。

唯一不同的是高端次蛋白疫苗,它是由生物反應槽裏大量培養的中國倉鼠卵巢的上皮細胞(CHO),經過基因改造的技術,生產出來S - 2P蛋白當做抗原,加上佐劑,包裝成針劑,再打到人體裏。




關鍵差異就在這兒。人體細胞和倉鼠細胞生產出來的蛋白質,雖然胺基酸序列相同,但附著在外面的長聚醣鏈卻有種類和點位上的差異,表現出來的抗原性和其它疫苗有相當的落差。S蛋白要先接觸抗原呈現細胞(APC,見圖),才能再引起B細胞T細胞反應。而接觸的點,就是聚醣。

實驗証明,雖然要合成的胺基酸系列一樣,但生產的細胞(表達系統)不同,蛋白質翻譯後修飾 (PTM)系統就不相同,醣基化特徵就有差異,導致免疫反應也隨之不同

這很好理解,人的母奶和倉鼠的母奶中都含有蛋白質,可是,嚐起來味道一定不一樣。所以答案很簡單,AZ,莫德納,輝端-BNT,這三種疫苗的都在人體中(而且是同一個人)合成S蛋白,醣基化相同,免疫反應接近,理論上可互為第一劑第二劑。高端哈姆太郎倉鼠疫苗,和其它三種疫苗免疫反應差別較大,比較不適合混打。

細分來看,莫德納,輝端-BNT,這兩個mRNA疫苗非常的像,抗原S - 2P蛋白的序列是完全一樣的,屬於美國德州大學傑森·麥克萊倫教授的專利。而mRNA的技術也一樣,是mRNA教母賓州大學卡塔琳博士的專利\。流程上頭和尾都相同,都在人體內製造,毛毛的聚醣鏈接近,相容性沒問題,國外也有研究証實可以混打。當有同樣的第二劑可以打的時候,mRNA疫苗沒必要混打。可是在台灣情況很特別,有300萬莫德納孤兒,而BNT又會大量到貨的情況下,莫德納混BNT在學理上和現實中是非常可行的,總比第一劑打完太久補不上第二劑,造成抗體逐漸降低,保護力消失抵擋不住病毒來的好。

AZ和mRNA混打,是因為國際間AZ大缺貨和後來出現的血栓疑慮,所以才逼出來的策略,過去不同疫苗之間,哪有人在混打的。國外有不少混打臨床實驗証明可行的的論文,還因禍得福,發現混打反應更強。雖然AZ的S蛋白和mRNA的S - 2P蛋白有小小不同,由於都是在人體內生產出來,表面有影響抗原性更重要的聚醣盾包著,相似性非常高,第二劑裝成第一劑,身體是搞不太清楚的,會以為是相同的病毒再度入侵,而讓整個免疫系統動起來。

只是國外研究,還是建議AZ當做第一劑,mRNA當第二劑,效果比較好,反過來就不行。因為AZ的腺病毒載體,也會引起身體免疫反應,特別是第二劑的載體,會被第一劑激發的後天免疫大量中和抗體中和掉,也因此AZ第二劑幾乎感受不到副作用。結果AZ-mRNA的混打法,效果比AZ-AZ官方打法保護力好很多。mRNA疫苗因為包了奈米脂質,又有可能讓卡塔琳博士拿到諾貝爾醫學獎的獨門技術,第二劑和AZ不同,mRNA不會引起免疫反應,第二劑可以避開後天免疫系統順利鑽入細胞膜中,不會被中和掉。這也是mRNA疫苗,第二劑副作用比第一劑還明顯的原因。

至於高端哈姆太郎疫苗,醣蛋白抗原表現和其它疫苗有差異,當別種疫苗的混打第二劑時,要激發第一劑生成的記憶性後天免疫反應可能效果不好。而且,全世界都還沒有其它的次蛋白疫苗上市,自然不會有混打的先例,台灣要從頭開始做臨床實驗。加上高端的產能有限(4),還有民眾針對高端已有Vaccine Hesitancy疫苗猶豫的心理因素(預約數字上很明顯較少),我的建議是讓高端疫苗現在專心放在自已混自已(?)的第一劑和第二劑之上,等保護力和安全性的數據更清楚後,再來考慮混打的問題。

本文獲BillyPan 潘建志醫師授權轉載,原文見此

責任編輯:陳宛欣
核稿編輯:呂宇真

  • 評分:
  • 1
  • 2
  • 3
  • 4
  • 5
  • (3)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