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馬媽媽:截斷一隻腳,讓我更有勇氣面對死亡

照片提供:邱淑容

「死亡並不可怕!是每人必經之路,就像旅程一定會有終點站,終究要下車,唯有坦然面對、接受,才能以自己預期的方式,告別我們的人生。」

我在2008年挑戰「穿越法國」18天、1150公里超級馬拉松,比賽中腳底起水泡,引發感染蜂窩性組織炎,併發敗血症,右腳大腿以下、左腳掌前面三分之一被迫截肢,曾經一度昏迷、與死神搏鬥,但靠著堅強意志力重生。

若非曾經有這一段走過生死關頭的經歷,我沒有勇氣面對死亡,甚至或許談到「死亡」這個話題,我也會感到害怕。「但一場突如其來的截肢意外,差點奪走我的生命,卻也豐盛了我的生命!」讓我有勇氣面對挫折,當然也能坦然面對死亡,因為我曾經如此靠近它。

之前的生死交關當頭,我是昏迷、無意識的,感謝我走過來了,面對等在前頭、不知何時到來的終點站,我可以用我自己的方式決定如何告別人生,不會不知所措、惶然不安。

因為不想讓來不及說再見的遺憾發生,如果我必須在人生的旅途先下車,我一定要感謝我的家人,謝謝他們用了全部的愛,陪伴我戰勝病魔。特別要跟我老公說:「謝謝你一路走來,無微不至的呵護、體貼與付出,我才能浴火重生。因為有你,旁人看來艱辛的戰役,其實沒有那麼困難。」

「死亡」這個話題,在我跟我先生之間,一向不是一個禁忌,我們都是以正面且幽默的方式談論。我曾跟我老公說過,將會找個時間簽署「預立安寧緩和醫療暨維生醫療抉擇意願書」,希望若未來最後一刻,如果真的只剩下醫療儀器能延續生命,我要放棄維生醫療,「有尊嚴的離開」。因為這類情境對家人來說,一定會有很多的不捨,那麼就由我自己來作主。

當我主動向老公提及我要對末期醫療擁有自主權時,我老公的回答也很風趣,他笑說著對我說:「要看妳的表現如何啊,如果妳對我很好,我就會讓妳很輕鬆、安詳的走;如果對我不夠好,我就會繼續『折磨』你唷,繼續插管治療。」

我了解他,他以選擇用這種輕鬆的方式,貼心來化解夫妻間談論「死亡」話題的不安與迷惘,但他已經明白了我的心意。因死亡一定會帶來分離,所以在我意識還清醒時,我想告訴最親的家人:生離死別必定帶來傷痛,但時間會撫平一切創傷,陪伴曾在、回憶也一直都在,我們只需要坦然面對。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