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度被死神威脅、全身動過七次刀…她用幸運撿回的生命,當「送行者」照顧癌末病人

一場幾乎奪走生命的大病,讓胡金屏投身安寧志工行列,更特別的是,她選擇回到自己母親去世的病房服務,一做就是近20年;儘管每天面對的都是死亡,卻重新活出生命的價值與精采。

1994年,新店天主教耕莘醫院成立了安寧病房「聖若瑟之家」,隔年召募第一批志工,今年68歲的胡金屏便是當時先鋒者之一。

那年,她生了一場怪病,肝、膽、胰臟都發炎,還併發敗血症陷入昏迷,全身青一塊、紫一塊,慘不忍睹;醫師一度懷疑她得了膽道癌,判定可能活不了多久,幸好她最後醒了過來,找出真正的病因是肝膽結石。

「昏迷的時候,我眼前只看到一片光,就一直跟著光走,同時心中不斷告訴自己:『爸爸還在,你不能死,不可以做個讓白髮人送黑髮人的不孝女兒!』」醒來之後,胡金屏覺得自己是個死過一次的人,幸運復得的生命應該好好利用,便決定到醫院當志工。

在安寧病房服務近20年,胡金屏把病人當家人般照顧。

與母親告別的地方

雖然先生認為,志工是有錢、有閒才去做的事,但胡金屏向來很有主見,不顧先生的反對,積極尋求當志工的機會。那時,成大護理系教授趙可式正在國內推動剛起步的安寧療護,胡金屏自掏腰包去上課受訓,結業後到耕莘醫院當安寧志工。之所以選擇耕莘,除了有相同的天主教背景外,更重要的是,這裡是她與母親告別的地方。

1968年,胡金屏的母親罹患婦科癌症,當時家住新竹的她,經教友介紹,把母親送到剛成立的新店耕莘醫院治療,一年後宣告不治。那段侍奉母疾的日子裡,對於癌症給人帶來的折磨,胡金屏可說刻骨銘心。

她還記得,母親彌留前留下的最後一句話是:「我腦子裡好像有幾千萬隻螞蟻在咬著,好痛呀!」因為,癌細胞已經擴散到腦部,正無情摧毀她體內的一切。

因為深知癌症病人的苦,胡金屏為了能讓病人舒服一點,舉凡為病人洗澡、翻身、換床單,提供生理的舒適,或陪著聊天說話、打麻將,滿足心理的需求,總是一馬當先;加上原本從事居家照顧服務員的工作,照顧起病人來更是得心應手。

幫病人清洗穢物,有時連病人自己都覺得不好意思,胡金屏絲毫不以為忤,甚至還常幫往生的病人擦洗大體、更衣、化妝。有一次,剛好兩位病人同一天往生,她連著服務兩人最後一程,病房裡的空調又正巧故障,她忙到最後不但精疲力竭,還差點熱到中暑、臉色發白。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