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劇!醫師研究性病治療,竟賠上自己的「鳥」

悲劇!醫師研究性病治療,竟賠上自己的「鳥」

自然界中存在許許多多的微生物,想要防止微生物侵入人體,最直接的屏障就是我們的皮膚。乾燥的表皮雖然薄薄一層,但對微生物來說就像是銅牆鐵壁,想要侵入可沒那麼簡單。不過有些微生物很幸運地找到了一處可供利用的弱點,就是潮濕溫暖的生殖道。

生殖道裡可以獲得充沛的養分、水分,相當適合微生物繁衍茁壯,而且脆弱的黏膜組織讓微生物可以進一步的侵入人體。更重要的是,強大無比的性驅動力,讓新的宿主三不五時會自己送上門來,微生物也可以持續地散播。

性病界裡除了梅毒和愛滋病這兩大魔頭之外,其實還有一些的歷史悠久的角色,像是淋病、疱疹、菜花、披衣菌等,雖然較不會致命,卻也讓人非常困擾。

醫師的陰莖

醫學的進展替我們解開了性病的神秘面紗。在過去,染病的男男女女都只能無助地受苦,對於性病懷抱著猜疑與恐懼。

因為感到恥辱,性病一直都很隱諱,也缺乏有系統的研究與紀錄。就算梅毒於十五世紀末大爆發,我們所能知道的大概也就只有罹病率高、致死率高而已。到了十六、十七世紀,罹患性病且留下紀錄的幾乎都是王公貴族;究竟有多少平民百姓罹患性病或受到治療,就不得而知。十八世紀時,除了王公貴族之外,詩人、藝術家等名人罹患性病的小道消息很多,據傳貝多芬、舒曼、舒伯特等音樂家都是死於梅毒。不過在文獻記載上,平民還是被忽略的一群。

由於沒有微生物的概念,醫學界其實根本搞不清楚性病的分類,常把淋病及梅毒兩種疾病混為一談。有的醫師認為,淋病表現出的尿道流膿、解尿疼痛等症狀,就是梅毒的早期表徵。不過呢,也有醫師發現,用水銀可以治療具有皮膚潰瘍的梅毒患者,但卻無法改善那些尿道流膿、解尿疼痛的病人,於是猜測這可能是兩種疾病。

對此,十八世紀的約翰‧杭特醫師說:「為什麼我們要空想?為什麼不付諸實驗呢?」

於是秉持實驗精神的杭特醫師在遇到一位尿道流膿的淋病患者時,馬上取出患者的膿液,並注入自己的陰莖裡。過沒多久,杭特醫師便出現了陰莖潰瘍、皮膚潰瘍等梅毒症狀,由此杭特醫師得出了結論:「淋病與梅毒就是同一種疾病!」

很可惜,縱使他為了科學勇敢地獻出了自己的陰莖,卻依舊沒能得到正確解答。因為,當時絕大多數的性病患者,都同時染有兩種疾病,只是會呈現出不同的症狀。杭特醫師從病患身上取到的膿液,既帶有淋病雙球菌,亦含有梅毒螺旋體,杭特醫師那可憐的陰莖,就這麼壯烈犧牲了。

雖然結論錯了,不過實際驗證的精神卻是科學進展的重要基礎,於是杭特醫師被後世尊稱為「科學外科的奠基者」。

共有1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 bw01280173bw01280173
    #1樓
    2016/8/1 上午 12:30

    可敬的杭特醫生,冒?自己染性病的風險,解答了一個醫學上的疑問,令人欽佩.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