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腔癌開完刀變這樣子...看完這篇文章你還堅持死也要抽菸嗎?

那聲音一開始有點斷斷續續,悶悶的,但隨即又變成一道又長又大聲的尖叫聲,聲音根本沒有連結,完全不像是人發出的聲音……

<愛倫坡>

病人「傳伯」的頸部已經腫到無法轉動,因為長年檳榔與抽菸,口腔癌擴散到無法開刀根除的地步,再經過了兩個月的「另類療法」之後,傳伯喘著氣、呼吸費力地被太太帶進急診。

傳伯當時已經無法說話,充滿恐懼的眼神裡,道盡了身體每一分力量都耗在「呼吸」這件事生死相關的事情上,幾乎沒有一秒能撇去。

他這時只能發出類似嘶鳴的尖銳細小叫聲,連淚水都無暇顧及,每一口掙扎著吸氣、一次面紅耳赤的串氣、然後一次哀鳴!

那哀鳴般的呼吸聲,是所有醫護人員跟病人的挫敗;唯一勝利的,是癌細胞佔上了風的惡魔詛咒!

--------------------------------------------------------

傳伯是相當鐵齒的病人。

在一開始求診時,看到蔓延到整個下巴及半邊頸部的腫瘤,讓傳伯無法閉上嘴巴、口水直流,甚至還發出陣陣惡臭,我rotate到門診處時,都傻眼了!

根本就是教科書等級的慘烈情形!

我:「阿伯怎麼可以拖那麼久?這樣幾乎不能吃喝了吧!」

傳伯太太代為回答:「有啦!有啦!他還可以喝一點水水的東西」

我:「他這之前有在哪裡看過?有沒有建議要怎麼治療?」

身在醫學中心,常常會遇到這類像是逛百貨一樣多方尋求second opinion的病人,過去的治療史很重要!

太太看了一眼傳伯:「…有…在那個榮總…」

「啪!」

還沒說完,傳伯一巴掌打在太太肩膀,制止她繼續講完。

而我也稍稍看出端倪:不能明白說明過去病史的病人,多半有難以遵循醫囑或是病識感不高的問題,看來這下棘手了。

傳伯努力說了話:「先生!我沒看過別的!妳們這邊人家推薦,一定好!」

我無奈轉頭看了旁邊主治,主治一臉了然於心,開始行禮如儀的從頭問診、檢查、解釋。

然後問沒多久,問題就來了!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