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校裡充滿「小正義魔人」...心理師:我們教孩子對錯之餘,卻忘了教會他們同理心

學校裡充滿「小正義魔人」...心理師:我們教孩子對錯之餘,卻忘了教會他們同理心
從服務的學校走出來,心裡默默地回想剛剛的輔導現場,突然發現,這幾年被提報出需要輔導孩子中,除了脫韁野馬加心不在焉的ADHD(注意力不足過動症)孩子之外,出現愈來愈多「小正義魔人」。

「小正義魔人」的特色,是非常在意同學違規的言行、大聲斥責違規的人,甚至直接代替老師主持正義,他們的「正義」行動不分時地,往往在課堂上造成老師授課的干擾,可想而知,在同學間一定不會受歡迎。如果花些時間和這些孩子互動,你會發現他們在判斷事情的時候,小腦袋瓜裡只有「對」與「錯」,完全沒有原則以外的「彈性」,所以他們不明白何謂「善意的謊言」,更甭提「法外之情」了;反之,心理健康的孩子,能夠理解對方犯錯背後的理由、尊重且在乎他人的感受,也能包容其失誤與不完美。

我不禁思考,也許這現象不只出現在校園,而是瀰漫整個社會的氛圍。

最近瘋傳的新聞「母攜嬰搭公車,嬰兒哭鬧被乘客趕下車」,網路上正反面兩極,身為心理師和一個孩子的母親,我想從心理健康發展的角度談談這件事。

小嬰兒剛出生的時候,很多能力都需要慢慢長大,包含處理情緒的能力。如果我們把心智想像成一個能夠承接情緒的容器,那麼小嬰兒的容器還非常小,他們一次能承受的情緒很少很微量,一點點害怕、焦慮和難過就可以將他們的容器裝滿。年紀愈小的孩子,愈難消化滿溢出來的情緒,愈容易陷入崩潰大哭,那種哭聲,在旁人的耳裡,聽來會像世界末日,因為小嬰兒真的覺得世界末日到了,這樣的哭聲自然會引發旁人的負向情緒。

但要怎麼幫助自己孩子的「處理情緒的能力」長大呢?

照片提供:Patty Chou

其實這就像小嬰兒的其他能力一樣,不管是翻身、坐、爬、走路,身旁大人的關注和陪伴是很重要的,當小嬰兒的情緒從小小的容器滿出來的時候,照顧者的心應該是更大的容器,此時,小碗裝在大碗裡,溢出來的情緒,大碗幫忙接住。當嬰兒哭泣崩潰的時候,身旁的人若能夠消化自己被引發的負面情緒,穩穩地安撫嬰兒,小容器就會透過吸收和模仿,慢慢長大。

我們都是孩子身邊更大的容器,每一個人都有能力,幫助孩子的長成心理健康的人。

若同樣的狀況發生在日本,司機會用開朗的語氣安慰小嬰兒的媽媽,他理解小嬰兒的不舒服,他幫助整個車上的乘客接納這位母親和她的小嬰兒,我相信那位母親心裡一定如釋重負,更有餘力繼續照顧孩子。

社會就像是一個更大的容器,把每個家庭和孩子裝在裡面,如果我們對無差別殺人事件感到痛心疾首,如果我們想要營造一個對錯分明且充滿溫暖的社會,與其討論廢死與否、或設定更嚴苛的法律,台灣更需要的,是對兒童友善的氛圍、能讓父母下班陪孩子的產業結構,如此才能努力孕育出對錯之間的溫柔空間,讓我們的下一代,成為富正義感且有同理心的人。

作者簡介_臨床心理師黃惠萱 x Patty Chou

臨床心理師黃惠萱,現為行動心理師、人妻與人母、婆婆的媳婦、媽媽的女兒;Patty Chou,《大醫院小故事》作者、《良醫健康網》專欄作家、業餘媒體人,未婚。兩位同事兼好友,希望用簡單的心理學理論,給更多女性支持與鼓舞。
「心理師與女人聊心室」粉絲專頁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