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資優生崩潰了以後...精神科醫師:孩子情緒出問題,最需要看診的往往是父母

一個資優生崩潰了以後...精神科醫師:孩子情緒出問題,最需要看診的往往是父母

男孩手握著2B鉛筆,然後瞪著書桌上密密麻麻的考題,反常地此刻並沒有振振提筆作答的動作,他就呆坐在書桌前,腦子一片空白,耳邊依舊聽得見牆上時鐘滴答滴答的作響,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對他而言時間代表著什麼?上一分鐘與下60秒的時間線,已變成了一座又一座橋樑。橋端上站著一個眼神空洞的自己,在上一分鐘全力賽跑然後接棒給下一分鐘待衝刺的自己。眼看著交棒的始終是手中緊握著的那一支考試的2B鉛筆,地上的路是一張張待寫的考卷,那是一條沒有終點的跑道,起跑後下一站永遠又是另一個考題的起點。

沒完沒了。沒完沒了。這是一條智力的競賽,在那兒沒有青春。

診間來了一對憂心忡忡的父母,為了從明星資優高中畢業後,便不願繼續升學的兒子傷透了腦筋。

「林醫師,我兒子突然整個像變了一個人,他看我的眼神像有著深仇大恨一樣,怎麼辦?我們懷疑是中邪了,四處去問神拜佛都沒有用,難道他......瘋了?」眼前是一位50幾歲、容貌保養得宜的醫生娘,此刻她拭著淚,情緒激動的說著。一旁的先生悶聲不響,眉頭深鎖。

我抽了一張診桌上的衛生紙,遞給眼前無助的母親。

資優生的父母來精神科為子女就診比例其實不低。看診多年來,總是不間斷地有這樣的乖學生,因為突發的情緒失控或異常行為,被父母送來精神科報到。

通常這類資優孩子一開始不願意陪同父母來的,為什麼呢?關鍵當然是出在大人身上。長期扮演高壓者及權威者的父母,可能是孩童情緒障礙的最大誘發者。大人教養觀念的嚴重偏差,埋下日後親子衝突的惡果。若不是已經到了無計可施的地步,眼前的這對夫妻恐怕不會、也沒有機會看見他們在親子教育上的嚴重盲點。

一個人生病,絕對不只是病患個人的問題,通常是整個家庭出現失衡現象,必須評估家庭的每位成員。每當我請家長一起掛號看診時,得到的回覆幾乎一成不變是「我又沒生病,為什麼要我掛號?醫師一定是搞錯了!」記得有位媽媽還在診間大爆走,痛罵我是庸醫。

話又說回來,小小主人翁的身影呢?

出生在父母這麼優秀的家庭,就是一種壓力

這孩子第三次終於被父母押著來看診,一進門,看我的眼神同樣充滿著恨意,嘴巴囁嚅個不停。

男孩亂著頭髮、衣服不整,看得出來他的精神已經是失了韁繩的野馬,可以想像他在人生的旅途正經歷著十分痛苦的蛻變過程。這是長期壓抑的結果,情緒出口崩潰前的最後掙扎。

我故作輕鬆地說「我又沒有欠你,幹嘛一直瞪著我啊?」

資優生內心想什麼,我清楚得很,我看見了自已的影子,一個內心叛逆的自己。他正用著可能不合宜的方式,想要掙脫父母高壓的束縛。

對我而言,凡是為自已人生奮戰的勇士,都是值得尊敬的。即便是看起來如此混亂的模樣,男孩仍透露著無比聰慧的眼神。眼睛是靈魂之窗,他內在的智慧等著我開啟。

我告訴他:「有些人要一輩子把腳踩在臭水溝裡,那是他自已的選擇,如果你不覺得臭也沒關係,我只是提醒你,那是一條臭水溝。」

眼看著男孩的臉部表情線條放鬆了一點,我客氣地請陪同的父母離開診間。媽媽離去前,還不願示弱的質問男孩「我們有給你壓力嗎?」

一連串的問診後,印象最深的一幕是,男孩很不屑地表示「林醫師,我出生在父母這麼優秀的家庭,基本上就是一種壓力。哼!還好意思問我?」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