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夕洗碗到深夜...孝順的老公、偏心的公婆,壓榨出媳婦的眼淚

圖片來源:Eleazar @ Flickr , CC BY 2.0

自從結婚以後,每年的農曆年節,幾乎都是她的惡夢。

大年初二的午後,她一個人獨自在廚房裡,一邊洗著滿坑滿谷的鍋碗瓢盆,一邊暗自掉著淚。淚水無聲無息地滴落,輕泣聲則被嘩啦啦的水聲淹沒。

「我這麼辛苦,究竟是為誰操勞?為誰忙?」她輕聲嘆息。腦海裡不斷回想除夕那天夜裡,老公對她說的話:「妳怎麼這麼愛計較?多洗幾個碗是會怎麼樣?大過年的,為什麼非得在這種日子爭這個?」想到這裡,滿肚子的委屈,讓淚水再度像手邊打開的水龍頭般,止不住。

剛嫁進這個家的那一年,老公的哥哥仍未婚,她是這個家的唯一媳婦。第一年的除夕夜,她陪著婆婆忙進忙出,稍微轉移了新嫁娘第一個年夜飯的焦慮,以及無法在娘家與爸媽過年的酸楚。

第二年的農曆年,婆婆身體欠安,所以她一肩挑起廚房大小事。年節前,她曾一度跟老公提過:「媽媽今年身體不太好,我怕我一個人忙不過來,我們要不要去餐廳外帶年菜回來圍爐就好?」卻被老公一口回絕:「不可能!老人家吃不慣外頭的年菜。」

從那一年開始,每個除夕,她都忙到深夜。一個人的廚房,傳來客廳一家子大小的談笑聲,她只好把水聲開得更大,以為聽不到笑聲心裡會好過些。

她摸著鼻子,認了!因為這個「孝順」的男人,是她自己挑的。只是,她也慢慢發現事情有些蹊蹺。

孝順的兒子,防衛的內心

她依稀感覺:堅守家園,守護父母的孝順老公,似乎一點都不快樂。

他羨慕從小成就比他高的哥哥得以遠離家鄉打拚,有自己的事業,逢年過節偶爾回來看看老父母,老人家就歡欣鼓舞,開心到不行,也捨不得讓大媳婦與寶貝孫子進廚房或幫忙做家事。大年初二,更是全家人一早拍拍屁股走人,回大嫂的娘家;獨留下二媳婦招待那些返回娘家的小姑們。

他再回頭看看自己:盡心盡孝,照顧兩老,卻被視為理所當然,絲毫不被珍惜。連自己的妻子、女兒,也跟著遭殃,一起辛苦。但孝順的他,不想讓老人家不開心,總悶在心裡,不曾跟任何人提過,包含太太。但他沒料到:敏銳的老婆,其實將這一切都看在眼裡,頗為老公抱不平。

今年除夕當天,他們自己的女兒發燒,太太分身乏術,心煩意亂下向先生抱怨了一句「為什麼大嫂可以完全不用幫忙廚房的事?」得到的卻是老公苛責「妳怎麼這麼愛計較?」的回應,令她更覺得委屈與難過。

對他而言,自小「各方面成就不如哥哥」的自卑情結,使他更努力討好父母,透過無微不至的照顧,希望博取父母的愛與肯定。因此,即使心裡明明覺得父母偏心,卻怎麼也不敢把抱怨說出口。甚至,當老婆一語中的,說出他內心底層最真實的聲音時,不只連忙否認,還升起防衛,數落老婆一頓,彷彿深怕自己的怒氣被發現。

「愛與肯定」的匱乏,需要被看見

「你知不知道把你在原生家庭中的處境看得最清楚的,是誰?」夫妻倆一起來找我時,我問先生。

「嗯?」他一頭霧水。在一旁的太太,臉上閃過一抹淡淡的憂傷。

我示意他轉頭看一下坐旁邊的太太,他瞧了一眼後,「喔!」的一聲,頭隨即低了下去。

對於一個仍想在伴侶面前保留最後一點自尊的丈夫而言,會有這樣的反應,我一點都不意外。「你以為自己隱藏得很好,但其實你太太一直都知道,也為你抱不平。可是看你自己一直都沒『發作』,她也願意為你吞忍下這口氣。」我停頓了一下,各看了他們一眼,「老實說,就這方面來說,你們夫妻倆『忍耐的功力』倒是滿相像的,真不愧是夫妻。」

夫妻倆對望了一下,相視而笑。

「這原先該是你自己與父母間的關係課題,但因為結了婚,又跟父母住一起,所以太太被迫一起面對。」我一邊說,太太一邊頻頻點頭。「既然要一起面對,那你們就是戰友與合作夥伴,需要對彼此坦誠說出真實的感受,而不用猜來猜去。來我這邊會談時,可以是一個練習的起點。」

結束整個諮商療程後,大約又過了一年多,我接到太太打來的電話,但接起電話,傳來的是先生的聲音:「老師,我們已經搬出父母的房子,在車程不遠的地方買了屬於我們一家三口的小公寓。」

電話的那頭,語調少了幾分沉重,多了幾分輕盈。因為,這對努力的夫妻,花了比預期還要短的時間,就達成諮商之初給自己設定的目標,連我都忍不住為他們感到振奮。

心理師暖心分析

原生家庭的成長經驗,對個人影響甚為深遠。甚至直到成家、立業,有了自己的家庭,依然看得到在自組家庭的運作方式或互動上,有著原生家庭的影子。就像,在諮商室裡時常觀察到:婚姻中的許多課題,是雙方原生家庭議題的延伸。最顯著的例子是令許多男性害怕的「婆媳問題」。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註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