沖脫泡蓋送,其實是錯的?皮膚科醫師告訴你:燒燙傷時,正確的順序是...

圖片提供:游懿聖 醫師

「游醫師,最近我在網路上,看到好多人都在流傳一則訊息,說燒燙傷的急救過程:沖、脫、泡、蓋、送,其實是錯的,請問真的是這樣嗎?燒燙傷的第一時間,到底該如何處理呢?

前幾天,一位好朋友發了一則這樣的簡訊問我。

在留言給他的同時,勾起了一段我不願回想的過去(請想像鄧不利多拿出儲思盆,緩緩地把腦裡的一縷記憶輕煙,勾出來的畫面)。

前年夏天,我們一家人開開心心的搭乘飛機,橫渡太平洋,即將展開籌畫了一整年的家庭旅行;長途飛行的客機上,安靜的艙內,燈光都已經調暗,只剩零星的幾盞閱讀燈還亮著。那時候,孩子都睡著了,我也才剛取下耳機,開始閉目養神。

昏昏沉沉當中,我忽然聽到後座傳來一陣撕心裂肺的哀嚎,回頭一看,竟然是我的孩子在睡夢中忽然爆哭起來;第一時間,我以為孩子做惡夢了,趕忙把他從座位上搖醒,想要安撫他。

抱他起來的當下,發現他褲子濕掉了,孩子的爸爸以為是作惡夢尿濕褲子,孩子才因而大哭;正當我們手忙腳亂,一邊安撫他,一邊準備幫他換掉溼透的褲子時,褲子一拉下來,竟然發現屁股上出現了好幾個水泡,當下才明白,為什麼性格一向平穩的孩子,會哀嚎的那麼慘烈:

原來我的孩子,燙傷了!

回過頭去,才發現原來放在餐桌上的一杯熱水,已經打翻了,熱水沿著座椅,流到孩子的屁股,引起二度灼傷;更慘的是,由於沒有意識到是燙傷,所以幫他脫褲子的同時,也弄破了好幾個水泡。

燙傷的第一時間,首重組織降溫,受限於飛機上洗手台的位置,孩子的屁股不可能放在流動的水龍頭下沖;如果請空服員拿大水桶出來讓孩子泡屁股,在飛機上施行也很困難,於是我們跟空服員要了一個乳膠手套,裡面塞滿了冰塊,再把手套打結,就變成了一個冰堡,外面包上一層手帕,直接對著燙傷的部位冰敷。由於燙傷的面積不算小,數一數,大大小小的水泡約有十來個,加上只有發紅,沒有水泡的部位,整體燙傷面積,大約兩個巴掌大(約體表面積2%)。

孩子一邊低聲啜泣著,一邊喊痛,三不五時又因為太痛了,而爆出一陣哭聲;孩子的爸爸,一手緊緊的抱著孩子,一手扶著冰敷袋;坐在前座的我,除了幫忙安撫孩子的情緒外,腦子裡閃過好多個念頭:按照孩子的燙傷程度及面積,這趟家族旅行,恐怕得在換藥當中度過;燙傷的痛,會讓孩子連坐著都無法安穩,何況旅程當中計畫的租車長途跋涉、戶外活動、水上樂園?等一下抵達目的地後,可能要跟航空公司直接買下一班飛回台灣的機票。

光著屁股冰敷的孩子,在高空飛行的機艙裡,還要注意保溫,不然燙傷改善了,卻感冒了,也是不無可能;於是我跟孩子的爸爸輪流換手,一個負責冰敷,一個注意保溫,在屁股上覆蓋一層薄毯子。一個多小時後,孩子因為疼痛減輕,啜泣聲逐漸平息,聽著他平穩的呼吸聲、舒緩的表情,孩子又睡著了;我跟孩子的爸爸,緊繃的情緒才稍微和緩一點,開始低聲商量著,待會,要如何運用飛機上有限的包紮材料,達到保護孩子的傷口,不弄破水泡,又可以有效固定敷料,平安的度過排隊、通關的過程,抵達旅館。

所謂關關難過關關過,我們平安地抵達旅館後,跟孩子討論,期待已久的家庭旅行,很可能要提前結束了,孩子難掩失望之情,只淡淡地說一句:

「我的屁股還很痛,明天可以不要再坐飛機了嗎?」

再度商量後決定,先進行旅行的初步計畫,開兩個小時的車到第一站,觀察孩子的復原情況,再決定後續的行程規劃;天真的孩子,聽到不用下一班飛機直接飛回台灣,還可以再待個兩天,開心地這樣安慰自己:

「那至少還有玩到兩天。」

幸運的是,孩子的燙傷屬於淺層二度燙傷,只傷及淺層的真皮層,傷口復原的速度很快,大約三天之後,換藥已經不再疼痛,用屁股坐在硬椅子上,也不會有任何不適;我們的家族旅行,就在驚滔駭浪中開始,平安圓滿中結束;然而,那一幕驚心動魄的燙傷,到現在回想起來,還是讓我餘悸猶存。

燙傷的第一時間處理:沖、泡+脫、蓋+送

回歸主題,燙傷的第一時間處理,我們熟知的沖、脫、泡、蓋、送,有錯嗎?

沖脫泡蓋送,目前仍是處理燙傷的準則,沒有錯!只是施行上,有些細節,需要注意。在此,我把這五個步驟,結合成三個步驟,分別是沖、泡+脫、蓋+送,比較簡單好記。

沖脫泡蓋送的施行時序很重要,不要急著脫去衣物,先用大量流動的冷水降溫,流動的冷水,因為持續流動,可以有效地帶走體表溫度,是局部降溫最安全又有效的方式之一,這裡要注意的是,水流不要很強,不要強到會沖破水泡

要沖多久呢?簡單來說,沖到不痛為止,如果情況允許,會建議沖20分鐘;如果因為燙傷面積大,須立即送醫,可以改用泡的,把患部泡在冷水當中,趕緊送醫;然而用浸泡的方式,由於水溫會上升,組織降溫效果並沒有比持續沖水來的好。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