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面臨死亡還可以笑得這麼開心?」一個60歲癌末病人臨終前這麼回答...答案值得每個人學習

「為何面臨死亡還可以笑得這麼開心?」一個60歲癌末病人臨終前這麼回答...答案值得每個人學習

值班的日子,我才踏進安寧院的大門,就見到金柏莉臉色凝重地由二號房間出來;一看到我就急急向我招手。

金柏莉是二號房間病人珍妮的妹妹。當卵巢癌末期的珍妮還在溫哥華總醫院的安寧病房做疼痛處理時,我就見過。自從珍妮三個月前入住到這家安寧院之後,她幾乎是一有空就來陪伴姊姊。當然還有其他的親友;她們有時是輪流,有時是結伴而來,因此二號房間幾乎經常都熱鬧滾滾。

由於在兩個地方有過多次接觸,我和珍妮以及她的家人都很熟稔,由每周的探訪,對珍妮的背景也有了多少的認識。

60歲不到的珍妮,長得白胖,個性非常開朗。一生未婚,未發病前是財稅規劃師,收入頗豐。她喜歡打扮、旅遊、美食、社交活動。都入住到安寧院了,手指、腳趾卻都還定期請化妝師為她塗得紅艷亮麗。安寧院的伙食本來不錯,也隨時有茶點供應,她的房裡卻各種零食不缺。那是她請妹妹們買來大家聊天時同享的,連其他房間的病友、職員以及志工也常身受其惠。她說錢財賺來是為享用的;否則要是真成了「錢在銀行,人在天堂」 ,豈不冤枉?

不過,她的妹妹們也特別指出珍妮樂善、好施,經常接濟家境較差的親友,更定期捐款給慈善機構等事…。每當聽到妹妹們提這些事,她都輕描淡寫地說:上天讓她賺錢,就是要她與大眾分享;她不該辜負老天的美意。

她被診斷出卵巢癌時,已是轉移多處的末期。癌症中心醫療小組的醫生告訴她如果積極治療,大概還可以拖上個半年、8個月,不過,治療過程將使她的生活品質大打折扣。她與妹妹們把病歷送到朋友介紹的紐約一位著名的癌症專家那兒,聽取第二個意見。當這位名醫做了同樣的結論後,珍妮就決定放棄治療。

消息傳出後,許多同事與友人都紛紛勸進,他們告訴珍妮:有治療才有希望;說不定會有奇蹟出現;反正加拿大有健保,一切免費…等等理由都搬出來了。珍妮卻只是淡淡地回應說:要是她飽受無謂的折磨後,才只多換來幾個月的生命,沒有意義;雖然醫療免費,她卻也不願意做那種浪費醫療資源的事。

做了這個決定之後,珍妮立即辭去工作,並由幾個妹妹陪同去了一趟地中海的遊輪之旅。回來後不久,就因疼痛難當而入住安寧病房;症狀得到緩解後,又轉到安寧院來…。

由於最近珍妮病情已惡化到令她雙腿無法動彈,上下輪椅也倍極辛苦,她的病床就是她絕無僅有的活動空間,但是她並不曾以此為忤,或口出怨言。獨處時,她喜歡靜靜地看書,或看電視。有訪客時,她則是和親友談笑打哈,一點都不像是在等待大限到來的病人。陣陣笑聲也給太過寂靜的「末期病人的住家」注入不少生氣。

由於珍妮跟我算是「老相識」,她喜歡我為她做能量調整與腳部的指壓按摩。為她做能量調整時,她都閉著眼睛、接受宇宙療癒的能量,直到睡去。不過,在我為她做腳部按摩時,健談的她就滔滔不絕地講個沒完。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