嘴巴破洞、嘔吐...一週暴瘦10公斤!存活率不到10%,43歲六塊肌CEO癌末重生之路

李歐原本是ㄧ家傳銷公司的執行長,43歲時被確診鼻咽癌末期,只剩兩年生命,但他樂觀面對,積極運動健身並且配合治療,不但練出六塊肌好身材,2017年7月再一次檢查,結果發生了非常神奇、不可置信的事情:鼻腔、脊椎、肝的腫瘤全部不見了,只剩下淋巴還有,而且淋巴的腫瘤沒有再長大。

特別的生日禮物

造化弄人,計畫永遠跟不上變化。我得了癌症。

在三年前生日的前一個月,我發現左耳悶悶的,甚至側身時好像裡面有水在晃,醫生說是中耳炎就把我的耳膜切開,抽出積水。我以為沒事了,後來帶家人去南部玩的時候,發現走路會暈眩,左腳會踢到右腳,再去大醫院檢查,醫院跑了兩次,內視鏡檢查了好幾次,才在第四次終於看到一點點突出息肉,要切片檢查。因為媽媽是鼻咽癌,遺傳機率較高,回家後上網查資料,確實也符合症狀。那時候我心裡默默地有了種預感:可能跟媽媽得了一樣的病。

到八月,恰好是我生日那一天,報告出來了—鼻咽癌,四期C。大家都知道癌症有分期數,事實上這個癌又可細分四期A、四期B、四C,四期A的兩年存活率還有50%,四期B是30%,四期C兩年存活率不到10%。前面已提過,小時候的環境造就我冷靜的個性特質,在本應快樂慶祝生日的當天看到這份報告,我沒痛哭流涕或慌張失措,只很冷靜地問醫生一句話:「接下來呢?」

暴瘦10公斤,天天被副作用襲擊

照片提供:大田出版社

治療的副作用讓記憶力減退,疲勞、倦怠、暈眩、嘔吐各種毛病都爆發。曾有一次最嚴重是嘴巴裡的黏膜破好幾個洞,痛得沒辦法吃東西,連補充營養飲品都無法喝,一個禮拜暴瘦將近10公斤,後來趕緊送醫院急診,一到醫院我就昏倒了,醫生馬上安排住院並因為營養不良需插上鼻胃管灌食補充營養,但因鼻腔發炎腫脹變得窄小,護理師插到我鼻子都流血了還是沒弄好,只好找主治醫生來。

當醫生準備要插鼻胃管時,我抓著醫生的腿開玩笑說:「你要加油喔!如果我不痛,你的腿就不會痛,如果我會痛,你的腿就會很痛!」就算當下剛昏迷醒來,狀況再虛弱再慘,我仍忍不住搞笑,後來醫生果然一次成功,第一次體會到插鼻胃管,其實沒什麼感覺,而且真的很方便。

住院期間,每天都灌食費用很高的高熱量營養品,8天後總算體重增加3、4公斤,狀況趨於穩定。辦理出院時醫生說大概要插著「象鼻子」一個半月,剛開始覺得很方便,不用每餐都很辛苦的吞食,但其實我不想讓自己看起來像病人,所以出門都會戴口罩再用外套完全遮住鼻胃管。一個月後,我自己決定把鼻胃管拔掉,讓自己盡快像平常一樣進食,不要依賴它,才不會一直像病人,一開始只能喝流質,慢慢進步到吃蒸蛋、稀飯等,或將食物咬爛配水吞下,以免吞嚥功能會退化,每吃一餐都像打仗,真的是用盡洪荒之力撐過來。

其他的副作用像耳鳴,耳朵有時候會流水,有時候會流血,因為一直持續在發炎。還有除了吞嚥困難,更慘的是失去了味覺,吃東西沒有味道,就如同成語形容食之無味叫「味如嚼蠟」,我在初期那段時間吃東西就像在吃蠟燭,不管食物再怎麼重口味,還是嚐不出一點點味道,就像要把蠟燭吞下肚那種感覺;而且因為放射線治療的關係牙關會很緊,嘴巴張不太開,唾液腺受損無法分泌口水,嘴巴很乾,所以吃飯時間會耗費很久……儘管如此,為了完成抗癌成功的目標,還是強迫自己吃下各類食物,東西再怎麼難吃、嘴巴再怎麼痛都要硬吞下去,因為有足夠的營養,才有抵抗力去對付後面的所有治療。原本想環遊世界的這個目標必須往後延,眼前的首要目標是必須抗癌成功!因為抗癌成功我才能陪家人更久的時間,才能環遊世界,這就是意志力,這就是信念。

生理的病可以用藥治療,大多數都會好,但心理的恐懼、孤單、無助只能用心理建設去對抗它。負面的心態像下雪、憂鬱的情緒像冰塊,它會冰封你的人、僵化你的心,只有熱情可以溶化它、蒸發它,不讓它凍結美好的生命。化療會造成心理嚴重的沮喪感,在藥劑最重的那一段時間,我明明躺在客廳沙發上,家人陪伴著,而且我們家在大馬路旁邊,車水馬龍並不安靜,但剛化療完回家那幾天,因為副作用,卻讓我覺得全世界頓時變灰色的,全世界只剩我一個人,孤零零、灰撲撲、靜悄悄……那種情境不是一般人能體會的。

不要自己嚇自己

我們的身體都有癌細胞,自由基會攻擊正常細胞,就變成壞細胞,只要你讓身體形成壞細胞喜歡的環境,那生病就是自然的了。我們會覺得很奇怪的是,現在的科技日漸發達,醫療水準比以前進步,為什麼得癌症的人卻越來越多,死亡率也越來越高?除了因為外在環境、飲食、生活習慣等問題,還有一個非常特別的因素:情緒與壓力。

明明醫療技術更進步了,可是飲食的毒素增加、人們的情緒很緊繃、整天壓力大到喘不過氣,這會讓身體形成癌細胞喜歡的環境,自然就容易生病,所以得癌症的人越來越多,死亡時鐘彷彿越走越快,原來壓力與情緒的管控竟然也關係到身體的健康,我在拚事業的過程中就是忽略了健康的重要性,才讓身體處於一種高危險的環境。

發現罹癌與治療的整個過程很辛苦,真的是試煉意志力的極限,所幸我撐住了。

很多人一點點不舒服就緊張地找醫生問東問西,嚇得問很多細節,怎樣醫治?若治療效果不好會怎麼樣?為什麼會是自己得到?……醫生都會很有耐心地解釋一大堆聽得懂和聽不懂的東西,但很多人就是會一直打破砂鍋問到底最糟會怎麼樣?然後呢?然後呢?醫生沒辦法跟你肯定地說百分之百會好,其實他們沒說的是:「然後就死掉了!」開個小玩笑,我的意思是三分之一的人是被醫生嚇死的,三分之一的人是被自己嚇死的。

所以我不想問那麼多,只問了一句:「接下來呢?」醫生說接下來就開始做放射線同時加住院化學治療,陸續做了半年之後,繼續做第二階段的化療,再做半年,每個禮拜都要打化療藥。護理師也拿一本衛教手冊給我看,上面寫著要怎樣改變生活、飲食、作息,做哪些準備,如何配合治療等注意事項。

我乖乖遵照醫囑,結果癌細胞還是很快地轉移到脊椎,再做脊椎放射線治療。三個月後再檢查,又轉移到肝—煩不煩?煩啊!但我只問了醫生一句話:「接下來呢?」醫生說繼續住院化療,治療完半年後,肝腫瘤又長大了好幾倍,因為化療藥壓不住。我心想:到底醫生是給腫瘤打營養針還是化療藥啊?

這個時候可能很多人已經放棄了,我當下小小地沮喪了一下,覺得怎麼都沒有好消息?但很快就回神振作了,我趕快去看一些抗癌成功的案例給自己更大的信心,我稱這個行為叫:自我修復系統。當情緒遇到沮喪無助時,就啟動這個系統,讓自己的情緒快速恢復正常,通常在一、兩天之內,這樣的感覺很快就轉換回來,心想現在要做的是:第一、先想辦法讓它不要再擴散,第二、想辦法讓它不要再長大。

我看了成功案例蔡合城先生的抗癌過程,57歲罹患罕見多發性骨髓瘤末期,在骨髓移植手術、化療、漫長艱辛的療程中,配合每天運動爬山,竟從全身骨頭88%癌細胞降到癌指數零!現在還很健康地到處分享。我才40幾歲,機會一定更高。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