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還以為他繼續在人世間工作...」醫師親身經歷的真實鬼故事:積鬱成疾的醫師,為何死後徘徊手術房?

「他還以為他繼續在人世間工作...」醫師親身經歷的真實鬼故事:積鬱成疾的醫師,為何死後徘徊手術房?

「農曆七月到了,欸你們醫院會不會怎樣怎樣阿?」
「什麼怎樣?因為阿飄多而變熱鬧嗎?正好相反!變得更冷清!」

「咦?怎麼會?」
「本來很多要開刀的病人,都避開這時候不來開刀啦!而且,學校也都放暑假、很多實習學生變少。」

「喔......,原來如此。」

本來朋友想要打聽醫院有什麼茶餘飯後好閒聊的農曆七月應景話題,沒想到,就這樣被潑了一桶冷水。女醫師緹娜一眼就識破這朋友言外之意想要聽的東西,才不會讓他得逞呢!畢竟,醫院可是生死場所,要比什麼別的沒有,最多就是這類故事了!多到人員可以交班;多到休息時間配飯吃;多到每家醫院都要在這一年重要的時刻多少示意拜個拜一下。

不過,講歸講,對於麻瓜如緹娜,毫無任何影響,但是對真正有靈感力的護理師學姊善善來說,那就不一樣了!

善姊笑容滿面、為人溫和,唯一一次看過她發脾氣,竟然是在大家忙著CPR急救病人的時候,她對著空無一人的房間角落大喊:「吳XX(病人名)你還在這邊幹甚麼?大家都在忙著處理你!你還跑出來亂玩!給我回去!!!」說完本來心跳一直沒反應、瞬間就恢復了心跳!!!
當時看得緹娜整個嚇到下巴脫臼,瞠目結舌:「你......你剛剛在跟誰講話?」
善姊一邊俐落做著手上協助CPR打藥的動作,輕鬆平常如餐廳點餐般頭也不抬:「剛剛我看怎麼CPR心跳都不回來、轉頭就看到病人的身影已經飄到床邊啦。」
緹娜左右張望什麼都沒看到:「什麼樣子阿?你怎麼知道是病人他?你不怕嗎?」
善姊:「阿就灰灰糊糊的、蹲在床邊,看著大家急救、很沮喪的樣子,一看就感覺知道是病人」

實在太厲害了!居然敢與其對罵!鼓掌鼓掌!
旁邊一起忙的醫師石學長都一起比起大拇指!

善姊事後說:「其實這也沒甚麼好怕的,醫療工作只要謹守本分、就一定能助人、充滿正能量,除非是那些值完班太忙太累的醫師,有時候身上些髒東西,要拍拍就好。」然而就這樣的善姊,也有她遇到卻沉默的時刻。

那天,石學長值完班,緹娜路過跟他打招呼,他說整個人累到耳鳴,有一種反胃的感覺。

實在太睏了,但眼前空檔時間有限,接下來還有要下一節繼續的看診行程,石學長躲進了一間後面排程沒有要使用的空刀房,搬了個椅子趴在手術台上呼呼大睡補眠。

據說,就在這時候,有另外一個人不斷進去刀房內,翻找資料、拉關抽屜、整理雜物到稀稀疏疏的聲音,讓石學長整個睡眠斷斷續續的!

最後石學長索性火大彈起來、正要開罵!看到一名醫師的身影一溜煙閃出門外!石學長更氣、衝出去大吼:「吵什麼吵!沒看到有人在休息嗎!!」追出去卻迎面差點撞上一臉驚恐的善姊。

石學長氣噗噗怒指:「剛剛那是誰?!」
善姊往身後看向空無一人的走道:「什麼誰是誰?!就只有你一個人出來啊!」

石學長一驚,瞪大眼看著善姊,善姊也回望他:「對,就只有你一個『人』,如果,你是要問這個的話。」任憑脾氣再爆的石學長,也聽出言外之意了。

他默默放下手:「所以,剛剛是......有那個?」善姊點點頭。
石學長:「我看背影,覺得眼熟。」善姊繼續點點頭。
石學長:「不會,是那個人吧?」善姊臉色凝重,頭重重的點了最後一下。

當時緹娜正閒晃過他倆身邊,本來要招呼的,看著兩人音量越來越低,感覺氣氛詭異,偷偷轉了個方向怕聽到了什麼不該聽的。

當然,緹娜還是事後逮個機會又問了善姊,結果沒想到聽到了個比悲傷還悲傷、比恐怖還恐怖的事。

原來,他們看到的,是過勞積鬱成疾、最後自殺的林學長。

醫術專業、廣受病患及家屬正面評價,把所有工作做到最好、盡心盡力到最後一刻,加諸的所有工作都不會拒絕、臨床以外的其他要求如會議跟資料審查審議申覆研究也都全部照單全收。

每一次的延長工作時間,就是在犧牲自己跟家庭的時間,太太偽單親到最後壓力破表要求離異、學長此時體力也超出負荷,而在最後又收到惡意的院長投訴信箱後,成為最後一根壓垮他的稻草......。

緹娜掩著嘴不敢相信。善姊凝重地說:「那時候,就是在這間刀房裡幫他急救開刀的。」「或許,他的意念還徘徊不去;或許,他還以為他依舊在繼續做著還在人世間的工作。」聽著好悲哀啊。

善姊:「你們醫師最懂人體極限,但是卻在自己身體超出極限時,不能好好照顧自己。」被體制跟自我僵化的追求完美思想捆綁,確確實實成為了奴化的最好工具。

善姊:「什麼感受最痛?自己人送自己人?醫療的同事幫自己同事急救,看著那些無效的數據直直掉落,那比什麼都痛。」直到面對生命最後一視同仁的考驗,所有問題只能被迫誠實以對。

善姊:「最痛的是,事後找不到可以幫忙他家人的方式,你們醫師扛著家庭的經濟責任,卻什麼保障都沒有,而且林醫師的病人也瞬間沒了主治醫師。」沒有最底限的法規保障,真的一切沒了甚麼都沒了。

病人與醫師都是同一艘船,唯有不再讓醫德無限放大、壓榨醫師必須在救人跟過勞之間兩難抉擇,才能真正保障更多病人的安全跟健康。

美國已經就住院醫師過勞造成病人照護品質的影響提出嚴重警告:「醫師過勞與病人照護品質,孰輕?孰重?」目前,台灣也正式將住院醫師全面納勞基法保障,而主治醫師層級,因為工作性質各科屬性差異,是否納勞基法依舊爭論不休。

但在健保架構綁架下,既不開源也不節流,民眾必須認清濫用健保當成吃到飽、沒有永續經營概念,是在傷害未來台灣子子孫孫的健康權;醫界也持續跨出同溫層正在各領域進行討論、尋求更有突破性的團結發聲方式;政府決策單位更需真正聆聽一線醫療人員跟民眾的心聲、而非貿然轉嫁壓力給醫療者、轉身又把便宜又大碗的健保當成天上來的禮物賞賜給民眾。

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不要錢的最貴。

今天是一個破碎的醫師家庭關起門來的哭聲;之後會是一個個醫師用腳出走離開救命爆肝值班科別,而這已經早已是進行式。

因為真實,知道了其中的恐怖,遠比恐怖還恐怖。

專欄簡介_醫勞盟

台灣醫療勞動正義與病人安全促進聯盟,為臺灣的公益性社團法人,是一個主要由醫師及護理師自發組成的醫療改革組織。


責任編輯:林筱庭
核稿編輯:呂宇真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