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和二姐皆失智、自己病痛纏身又獨居,卻能活得滿足!失智症權威劉秀枝,73歲才領悟的一堂課:你怎麼看待老年,它就怎麼回應你

「你想要什麼樣的老後?」劉秀枝認為,你怎麼看待老年,它就會怎麼樣回應你。

編按:國內失智症領域權威、前臺北榮總一般神經內科主任劉秀枝,她的父母和二姊皆失智,而她自己也是失智症的高風險群。作為醫師,她也得過乳癌,動了白內障手術,頸椎、腰椎開刀,銀髮獨居的她,已經73歲了,面對「老」的狀況一樣也沒少。

愈怕變成怎樣,反而愈容易變成那樣。面對年老,你愈是從容看待,愈能活出精采。怎麼想,就會怎麼做,最後達到你所想像的結果。「你想要什麼樣的老後?」劉秀枝認為,你怎麼看待老年,它就會怎麼樣回應你。


以前在醫院工作時,無意中聽到有人說我是個好醫師,就很開心。退休後,跟團旅遊,常聽到初識的中年人說:「真希望我將來老了,能跟你一樣。」雖然覺得自己沒有很老,也很高興。

年輕時,我就對老化議題很感興趣;之後踏入失智症的臨床與研究領域,隨著歲月增長,親身感受了器官老化、功能減退,並歷經頸椎、腰椎和白內障手術。以醫學背景加上個人經驗,很想和讀者們分享我心中的「老」是怎麼回事。

68歲的朋友伸出雙手,說手痠痛,在靠近指甲的關節處有點腫脹。我判斷應該是退化性關節炎,可能因年節將近,努力打掃,關節使用過度了。

朋友不同意,說:「我以前也打掃,怎麼都不會腫脹呢?」我說:「老了嘛!總有個開始吧。」看她有點慍意,我接著說:「每個人老化的部位不同,從手指開始老化是很幸運的啦。」

要長壽,當然要先老。那麼,我們可以選擇從哪個器官或部位開始,且加以排序嗎?

大腦老化,記憶減退,思緒變慢,當然不是首選;銀髮蒼蒼,可以染成各種顏色,展現創意,即使任其白髮閃閃也是展現自信,所以不是問題;臉上的黑斑和皺紋讓人避之唯恐不及,但去趟醫美診所,微修就可以改善了;白內障造成的視茫茫,可以植入人工水晶體,較不困擾;聽力減退,裝助聽器雖然不方便,但還可接受。頸椎退化造成脖子痠痛,或壓迫神經造成手腳發麻、無力,或是腰椎退化的腰痠背痛,壓迫神經而雙腳疼痛、麻木,雖擔憂,但可以用藥物、復健或手術治療。內臟功能也在不知不覺中退化,如腸胃的消化能力降低、蠕動緩慢,食量減少;腎功能下降,藥物代謝物的排出漸慢;動脈管壁變硬,血壓容易上升等。還有個性僵化,變得固執、嘮叨,甚至憤世嫉俗,既不滿意自己,也讓人不想接近。

如果可以,我希望臉部最後變老,即使彎腰駝背、動作遲緩、忘東忘西,也要做個臉蛋漂亮的老人,讓人家羨慕,「你好年輕,真看不出你的年齡啊。」

但是,年輕的臉蛋配上衰老的身體,這樣搭嗎?選擇,其實沒有想像中的容易。就像到了水果大賣場,迷失在堆積如山的各種水果中,不知從何下手。優柔寡斷如我,想從一堆黃澄澄的橘子中挑出幾個,看著不錯,但拿在手裡卻發現有些斑點,放下,再挑一個,顏色好像偏綠或太軟了,再換一個……如此花費了不少時間與精神。但若是有人或老闆遞來一顆橘子,自己卻可以很篤定地接受,覺得很好。

有時費盡心思下了決定,還是會後悔。例如團體出遊時,買便當吃,其實便當可選擇的菜色不多,大多是排骨、雞腿或炸魚,但看著人家享用的樣子,總覺得別人的便當比較好吃。

  • 評分:
  • 1
  • 2
  • 3
  • 4
  • 5
  • (0)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