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子不開刀就會死,為何這媽媽卻要醫師「先開藥」就好?重症科醫師黃軒:為何急救時最怕遇到「這種家屬」

面對無預期的急救時刻,病患家屬情緒幾乎是完全失控。

又是一個健康無比的年輕人,第一次住入加護病房...

他快死了。

可想而知年輕的他是如此恐懼,他焦慮看我,用很喘到上氣接不到下氣的語氣對我說:「太多人了,可不可以讓我一個人,好好安靜,比較舒服?」

我看看他身邊的至少有六名護理師正在執行我的指令,因為她們和我都知,若我們不積極快速搶救這個年輕人,他正因嚴重發燒感染,兩側肺部又積水,已經使他嚴重缺氧,他甚至下一分生命心跳會停止的。

他冒冷汗,仍焦慮看我,我握著他冰冷右手,很冷靜告訴他:「她們很快處理好了!」我很清楚在急重症病患下,有時候若我一直依病患要求,是會使他失去生命,更何況他才20歲呢。

我自己也在他身邊一直檢查,看看有沒有其他疾病可能性。找他的母親告知,母親是如此恐懼,而且恐懼到慌了手腳,都不知我在説什麼了;只好趕緊叫爸爸來,爸爸一來,我馬上告知其兒子因細菌感染導致心臟瓣膜斷裂,正呼吸衰竭和心臟衰竭,兩個器官同時衰竭了,要趕緊送開刀房,因為這要緊急開刀才真的有效救回他的兒子。

只見母親還又驚嚇在問:「吃藥就好,不要開刀!」「我兒子好好的,怎麼會這樣?我不要,我不要開刀。」那種驚慌失措的否認和拒絕,我看了很心疼,卻需用我專業冷靜堅決告訴她:「若不馬上開刀換瓣膜,弟弟今天就會死亡,藥物若有效可以搶救回弟弟生命,我們不會去冒險器官衰竭還要去開刀,而且只有緊急開刀才可以救得了他,請相信我的醫療團隊!」

「我們要時間慢慢討論...」我馬上打斷她的又再迴避的負面思考行為:「時間一分一秒過去,他死亡率愈來愈高,目前開刀房已經把其他較不緊急刀的手術暫時停止,同仁這樣做,只為了你年輕的兒子,因為大家知道他年輕、很快速空出開刀房,已經在等他了...」

爸爸終於點頭忍著淚珠,快速簽署手術同意書:「這時,要完全要信任醫療團隊。」

其實在加護病房,天天面對那死神的一次又一次挑戰,我不是毎次都會戰勝死神,但我專業告知只有冷靜處理眼前一切快速變化,這些變化,不只病患變化、還有家人的情緒變化。由於病患和家人對於疾病嚴重和危險是無知;針對於無知的一切,人類基於自己防衛心態,一定採取較負面思考行為,例如焦慮、恐懼和逃避等等,但對於那些疾病來的如此又急、又重、又危險;有時候連讓任何人都無法等待,因為只要等等看看、死神就會悄悄快速鋪天蓋地而來,試問一般人怎能接受呢?

我常常很感動那些為自己病危家人,在極度壓力下,作出快速決定的家人,但也最怕遇到「要等等某人來才作決定」的家人,可知病患或家人遲遲不決,是會死神在那背後邪笑的、而猶豫不決,是會使病患往鬼門關進一步輸送。

其實所謂的「病情」,應包括了「疾病」和「情緒」

每種疾病都有其標準作業流程,那些訓練有素的專業人員都知明確處理,最難處理的只是「病患和家人情緒」,因為大家對於生活中無預期的危機處理,情緒幾乎是完全失控狀態,而且每個人容忍度不一樣,更危險的是在解釋病況時,大家表面上好像都點頭,好像真實知道了病況,其實不然的。

這時重症醫療人員耐心陪同病患和家人是很重要,尤其那冷靜和堅決態度,是戰勝死神必有之專業人員的特質。

隔天我看到那年輕人笑了,心肺衰竭沒有了、拔管了,我也笑了,走過去謝謝爸爸媽媽相信我的團隊,配合我們快速作出了明智決定,搶回了一條年輕人的生命,那感覺不錯吧?

我回家,在日記上寫下:死神,這次,您輸了!

為此年輕生命喝采,畢竟他應還有好多次的二十年吧!而我由衷祝福感恩,這場戰役付出的所有的醫師、護理師、社工師、管理師、技術人員、傳送人員和志工人員,也永遠沒有忘了病患的父親,在最重要的時刻,作出了選擇:相信醫療團隊。

此篇獲「黃軒」授權轉載,原文為:年輕人的急救

責任編輯:林筱庭
核稿編輯:陳宛欣

  • 評分:
  • 1
  • 2
  • 3
  • 4
  • 5
  • (0)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