確診者暖心告白》回顧鬼門關前走一遭...她給醫護的感謝信:這些孩子熱血又敬業

確診者家屬撰文表達對醫護的感謝。圖為示意圖。

編按:作者寫出本文的隔日(2021.06.03)再度發文更新:「母親於今早收到通知,可以出院回家了!... 母親說在最後一次的視訊問診裡,特別要醫生等一下,然後說:『我要給你一個大大的敬禮!』醫生笑了,聽說笑得很開心。希望這點小小的舉動,能給這段幽暗的日子,增添一點光。」貼文連結見此

母親在昨日來訊,希望我能寫點什麼,替她好好感謝醫護人員。

一直沒和大家說,其實確診的長輩就是我的父母。我其實很猶豫,有些事不知道該不該說,有些事不好說。而如今母親願意開始分享她這段日子的體悟,我想也就趁這次機會,好好記錄這些艱難的日子。

事情發生前一天,為了給新生兒報戶口,回家一趟。前段日子忙碌,母親難得見到孫子,自然樂開懷。

隔日,親戚確診的消息傳來,家族裡人心惶惶。我打電話回家,母親告訴我:喉嚨有點癢癢的。

那時資訊亂,自主通報沒有用,父母兩人開始乾咳之後自行前往醫院,但因為沒有發燒被請了回來。

而後疫情大爆發,每日確診的數字撲天蓋地而來。

再一次打電話回家,兩人已燒到三十八度。第二次前往醫院,便直接被隔離了。

父母被隔離的前一天晚上,我心亂如麻的打電話回家,要他們先收拾行李。收行李,我自己也該收的,彼時並不知道誰會突然出現症狀,也不知道隔離後會住在哪裡。但我沒辦法冷靜下來,衣物散落,也不知該收拾什麼。

我那時只是在想,所有重要的,我都帶不走。

父母被隔離在一間沒有椅子的小房間,過了七八個小時。那時我們還在守著最後一絲希望,只是普通感冒,只是身體微恙⋯⋯

而後採陽

深夜,父母被載到某防疫旅館。母親在房裡兜了一圈,拍了許多照片,向我們報了平安。

第一次覺得報平安是如此重要又荒謬的事。

隔日,父親的燒看起來控制住了,母親卻突然高燒。我問他們有沒有拿到藥,他們說沒有。只有早晚量體溫,如此而已。

再隔日,母親燒到三十九度。我向朋友求救,朋友替我送去退燒藥。母親在電話裡要我們不要擔心,說她沒事,身體還可以。

  • 評分:
  • 1
  • 2
  • 3
  • 4
  • 5
  • (1)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