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肝腫瘤...苦苓自爆得「2絕症」嘴鹹又耳鳴!苦苓:「日子不是用過的,是用熬的...」

不只肝腫瘤...苦苓自爆得「2絕症」嘴鹹又耳鳴!苦苓:「日子不是用過的,是用熬的...」

我的身體也是在我自以為健康的時候,忽然向我「全面宣戰」,似乎在不知不覺之間,體力就變差了,經常精神不濟,身上也常出現莫名的痠痛。

新年的第一天,我帶著肝臟中的14.5公分腫瘤,和超過400萬個B肝病毒,努力的活下去。

想想自己真是個自大狂:這輩子都覺得自己身體不錯,上山下海,出國遊玩,一日來回北高上電視通告,似乎從來沒有力不從心的感覺。大多數上了年紀的人擔心的「三高」或是心血管疾病,我好像也沒有半點徵兆,再因為媽媽已經86歲,我更堅信自己可以長命百歲(聽說壽命長短的基因,是來自母親,所以如果令堂大人長壽的話,理論上你也可以活得滿久的)。

不過斯斯有兩種,長壽也有兩種:一種是老當益壯,這個當然最理想;另一種是風燭殘年,那就真的不知道活得久是不是一種好事了?

雖然俗話說「好死不如賴活」,但如果活著卻毫無精力,甚至全身病痛,那真的不知道到底該不該在這個世界上「賴」下去……

我的身體也是在我自以為健康的時候,忽然向我「全面宣戰」,似乎在不知不覺之間,體力就變差了,經常精神不濟,身上也常出現莫名的痠痛。本來我也不以為意,覺得只是所謂的男性更年期,畢竟我也不折不扣超過65歲,已經是一個「合法」的老人了。

但情況似乎不只是這樣:容易累還可以多休息,反正我的工作多半是「應召」,真的不行那少接點通告就是了。但真正困擾我的是耳鳴:耳邊好像有綿綿不絕的蟬叫聲,有時甚至會忽然提高音量,簡直就是「吵死了!」去看醫生,說是已經過了黃金治療期,叫我只能跟這個耳鳴的現象「好好相處」。

然後是嘴巴忽然莫名的冒出鹹味,從早到晚,越來越鹹,簡直就像嘴裡含著一個鹽塊——雖然要不了命,卻非常困擾,整天都有不舒服的感覺。去看醫生,而且看了幾個醫生,都說「沒聽過這樣的」,叫我只能跟這個嘴鹹的現象「好好相處」。

哇哩咧!這樣豈不是得了兩個治不好的「絕症」?拜託喔,已經是二十一世紀了,人類的醫學如此進步,幾乎都可以起死回生(或者不要那麼誇張的說:醫生如果不讓你死,你大概就死不了,必須得活著)了,竟然要我乖乖接受這兩個身體上的痛苦,好吧,說痛苦也許有一點誇張,那說困擾可以吧?每天24小時(如果兩個困擾相乘,就算48小時了,扣掉睡覺時間也還有三十幾個小時)讓我這樣不舒服,啊是叫我怎麼活下去?

  • 評分:
  • 1
  • 2
  • 3
  • 4
  • 5
  • (1)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