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啊...天堂太冷,我們不去

救女兒需要200萬

1998年,為了追逐動畫夢想,家住鄭州25歲的杜彥華開辦了一家動漫公司「索易動畫公司」。2000年,因為動畫單本《金蛙》的製作,他認識了做幼兒美術教育的張秋,隨後兩人喜結連理。

2007年,女兒杜娃娃出生後,杜彥華一有機會就編一些簡單的故事講給女兒聽。娃娃3歲時,有一天在客廳裡擺弄杜彥華不久前買的玩具城堡,玩得太認真,連爸爸下班回家跟她打招呼也不理,杜彥華一笑,盤腿坐在娃娃對面。看著高聳的城堡,無數的房間,密布在城堡周圍的士兵、超人、蝙蝠俠等各路英雄,杜彥華擠在其中,給娃娃講了一個豬娃娃機智脫困的故事。娃娃聽得入迷,連城堡都忘了。直到聽杜彥華說豬娃娃順利逃出,她才呼出一口氣:「爸爸,我也想像豬娃娃那樣!」

豬娃娃的故事是杜彥華根據娃娃的成長經歷而製作的,所有的靈感都來自娃娃。杜彥華將這本口述童話小說命名為《豬娃娃歷險記》。

2013年1月10日,正在幼稚園上課的娃娃突然右腿膝關節劇痛不止,疼得大哭。老師趕緊通知杜彥華夫婦,杜彥華和妻子將娃娃帶回家,娃娃卻突然高燒到40℃,焦急中,他們立刻把娃娃送到醫院,醫生告訴他們沒什麼大礙。兩天後娃娃果然恢復正常,但從1月15號起,娃娃的右膝關節又疼起來,杜彥華夫婦只好帶娃娃到醫院骨科就診。

1月30日,醫生給娃娃做了腰椎骨髓穿刺、多層CT檢查,結果出來了:娃娃患了神經母細胞癌,病原體在腎上腺,癌細胞已經擴散到全身86%。醫生告訴他們,這種病,手術、化療基本都沒有用。言外之意,孩子只能在家等死。

杜彥華不甘心,他帶著女兒先後來到北京兒童醫院和上海兒童醫院,但醫生的說法大同小異:孩子熬不過兩個月,生物療法或許能為娃娃提供一線生機,但孩子必須在兩個月內接受治療。

杜彥華立即給北京生物基藥物治療專家打電話,得知針劑注射治療兩個療程四期可以基本控制病情,生存率比較高,然而高額的治療費用讓杜彥華望而卻步:第一療程兩期100多萬,第二療程兩期也要100萬。杜彥華的家庭僅算是小康,200萬不啻為一個天文數字。

天堂太冷,我們不去

抱著娃娃,摸著她柔嫩的面頰,想著明年此時,不知娃娃身在何處,「不如跟娃娃一起去死!」這個念頭突然冒出來,杜彥華心頭一震,娃娃這麼可愛,自己怎麼忍心下手?那不如等娃娃走了自己再自殺。可死都不怕了,還怕籌錢嗎?




杜彥華開始四處借錢,然而忙了一個多星期,只借到10來萬,離200萬差得太遠。

2月9日,面對大把大把的藥片,娃娃氣憤地喊:「為什麼我已經吃了那麼多藥還沒好!」看著娃娃滿眼的不平,杜彥華與妻子不知用什麼言語安慰她,只能緊緊地抱住她。
朋友勸他:「不如向社會募捐吧!」杜彥華憤然回答:「我怎麼能拿我娃的病去炒作!」朋友也生氣地說:「是你的面子重要,還是孩子的命重要?」杜彥華不說話了。

與娃娃一起做的漫畫早已停止,一天,娃娃突然問:「爸爸,你好久沒有給我講豬娃娃的故事了。如果我死了,你還會畫豬娃娃的故事嗎?」娃娃的問題讓杜彥華忍不住抱著娃娃哭出來,杜彥華開始繼續創作豬娃娃的故事:「一條有劇毒的蛇在豬娃娃睡覺的時候咬傷了她,第二天早上豬娃娃就不能下床了,醫生們束手無策,豬娃娃只能活10天了,有一位厲害的醫生告訴人們,想要得到解藥,必須打敗巨龍。人們都沉默了,這時候,豬爸爸站了起來…」

故事講了許久,娃娃突然打斷爸爸說:「可是豬爸爸很膽小,又貪吃!」「沒關係,因為豬爸爸吃了一顆很神奇的藥丸,就一下子變得勇敢聰明起來!」杜彥華說。娃娃眼裡閃著光芒:「爸爸,你也會像豬爸爸一樣為我找解藥,對嗎?」娃娃對生的渴望,讓杜彥華最終下定了決心。

第二天,杜彥華就開始向朋友們表示他願意接受社會援助。曾經在一起學習的國家原創動漫高研班的同學們就開始在網上發微博求助。2月27日,杜彥華寫下了一則長微博,將娃娃生病的過程,以及自己接受社會募捐的心路歷程寫了出來,並製作了一段感人肺腑的配音動畫《娃娃,天堂太冷,我們不去》,還將《豬娃娃歷險記》一章一章貼到網上。

杜彥華和娃娃的故事感動了萬千網友。短短幾天,就募集到了20多萬。

娃娃的疼痛加劇,每夜哭喊:「我好疼,求求你了,爸爸,救救我…」張秋躲在醫院走廊哭得幾乎站不住,她靠在丈夫胸口顫抖著說:「我們…把娃娃拍下來…我怕…以後再沒機會看她。」杜彥華不能自已,他抬眼望去,前方是望不到光的黑暗。

一天晚上,娃娃輸完血,疼得哭叫,杜彥華安慰她:「娃娃別叫,你看隔壁床的阿姨都睡覺了。」「爸爸,我不想喊,我快撐不住了…救救我…」痛苦、隱忍、悲傷、委屈寫在這個不滿6歲的孩子臉上,杜彥華緊緊地抱住娃娃,親她的臉龐,貪婪地聞著娃娃身上的味道,聽著娃娃的聲音,溫暖的呼吸此刻都成了彌足珍貴的安慰。

疼痛稍減,娃娃的精神就會好一點,她低聲對陪著自己的媽媽說:「在醫院,我就像個小動物,天天被關在動物園裡。」看著情緒低落的娃娃,杜彥華盡量讓聲音充滿激情,他清了清嗓子說:「娃娃,你看豬娃娃,她也跟你一樣呢,現在都已經過去5天了,她沒有辦法走路,所有的藥都沒能讓她好起來,毒發作的時候,她特別疼,應該跟娃娃一樣疼,但是一想到豬爸爸在為她的解藥努力,她就努力撐著,在床上等著豬爸爸回來…」聽了杜彥華講的故事,娃娃果然精神了一些,彷彿自己就是豬娃娃,疼痛也減輕了。

3月23日,娃娃左眼視力下降,杜彥華和妻子趕緊帶她去醫院做CT,檢查結果顯示:腦部腫瘤已大面積擴散。醫院給出的結果非常可怕,體檢回來,娃娃渾身難受地直喊「救命」,知道娃娃受罪,杜彥華和妻子無論怎麼安慰都無效,想抱住她又不敢動。娃娃難受至極,突然絕望地大喊:「媽媽抱抱我吧,媽媽我愛你!」張秋趕緊抱起娃娃,媽媽懷抱裡的娃娃是那麼虛弱,委屈地啜泣。不久娃娃累了,乖乖地躺下,她哭喊著:「爸爸、媽媽,我愛你們!」




奇蹟康復,愛心是解藥

杜彥華記錄下了娃娃的一段話,她說:「爸爸,天堂是什麼樣子?是不是很美?人都會死嗎?我不想死…」杜彥華與同事一起將對話製作成一個簡單的視頻。而這個視頻也在網上流傳開,簡單的圖片,質樸的語言,卻讓電腦前的一個個網友忍不住濕了眼眶。

娃娃的病情惡化太快,密集的生物治療開始了,隨時需要觀察血象、輸血。娃娃的疼痛也更加厲害,身體虛弱得連走路都困難。

杜彥華在動漫班的朋友李洪新和動畫公司的同事張萍萍分別開通了募捐帳戶,從2月25日到2月27日三天時間就收到78筆捐款,到3月14日晚上12點,共收到捐款154筆,善款總金額80多萬元,加上杜彥華自己籌集的20萬,第一療程生物治療的錢夠了。杜彥華淚流滿面,激動得不能自已。

做生物治療前要先做化療。3月26日杜彥華趕緊安排娃娃住進了河南省中醫院,聯繫了醫生做化療。3月26日晚9點到3月27日下午2點,娃娃苦苦掙扎17個小時!背部痛,肚子痛,尿難排,下肢火燒如灌鉛般難忍,汗水浸透被褥,她忍不住大喊:「我真的快不行了,爸爸,快給我力量!快抓住我的手,兩隻手抓著,緊緊的!緊緊的!緊緊的!」最後,她在杜彥華的懷裡虛弱地呢喃著:「為什麼我的世界這麼殘酷?我又沒幹什麼錯事,為什麼要吃這麼多苦?」

娃娃怕扎針,每次扎針她都要哀求:「求求你們了,別給我扎針,我已經很可憐了,我是全世界最可憐的小孩了,你不知道我是件易碎品嗎?」小孩子的話撓人心,連一旁的醫生、護士也忍不住流淚。這時,娃娃的眼睛已經快看不見了。

「豬娃娃被毒蛇咬過之後第十天,豬爸爸在大象爺爺和松鼠姑娘帶領的森林團隊的幫助下,到達了巨龍那裡,他祈求巨龍將解藥送給自己,好去拯救豬娃娃,巨龍提出條件,讓豬爸爸一輩子都做自己的奴僕,豬爸爸立刻答應下來。於是巨龍帶著豬爸爸一起飛回去,把解藥送給了醫生,豬娃娃得救了!」娃娃聽了,開心地將豬娃娃畫了出來。3月27日,娃娃正式接受生物治療,主要是注射生物基藥物。第一天,娃娃沉沉睡去,到下午才醒。失明、截癱仍舊威脅著娃娃。杜彥華被絕望籠罩著,妻子張秋一邊安慰丈夫,一邊無限留戀地撫摸著娃娃,將娃娃的手貼在自己面頰:「能這樣天天摸著她,我就知足了…」

4月10日治療結束後,娃娃的食慾特別好,心情也很好,開始逗人笑了,坐在床上要這要那,只是腿沒有知覺。那天早上,杜彥華是笑醒的。

4月15日,天氣越來越熱了,娃娃的頭髮越來越少,失去知覺許久的腿奇蹟般地可以動了!娃娃的心情好了很多,有了食慾,肚子吃得圓滾滾的,看動畫片的時候,右腳居然也能跟著音樂打節拍了。

5月6日,娃娃已經可以顫巍巍地站起來了,也不要爸媽攙扶,她一個人扶著病床走了一圈,「我跟豬娃娃一樣勇敢!」她驕傲地宣稱。

第一個療程結束後,在全國動漫界和熱心網友的捐助下,娃娃又開始了第二個療程的生物治療。

兩個療程共四期治療結束後,經過磁共振和穿刺檢查後,醫生告訴他們,娃娃的腦部腫瘤已經完全消失,腎上腺腫瘤也縮小了很多,骨髓化驗報告顯示:全身癌細胞比例由86%減少到39%。杜彥華和妻子鬆了一口氣。




幼稚園的小朋友來看娃娃,看著娃娃跟朋友們玩得那麼開心,杜彥華覺得生命重新圓滿起來。娃娃的治療費用已經足夠使用,她知道那所謂的解藥,就是大家滿滿當當的愛。

7月7日,已經基本康復的娃娃出院了,以娃娃為原型的童話小說《豬娃娃歷險記》也已接近創作的尾聲,杜彥華決定,以這本童話小說紀念娃娃康復並答謝那些幫助過娃娃的人。

(秦玉∕摘自《幸福》2013年第34期) 

專欄簡介_讀者雜誌

《讀者》雜誌創刊於1981年,普見於全球各華人地區,僅大陸每期發行量即高達八百萬份,被譽為「亞洲第一刊」。台灣於民國100年發行,是文化部核准發行的第一本大陸期刊。《讀者》集藝文、倫理、歷史與勵志於一身,深受愛書人肯定。 http://www.readers.xcom.tw/

共有1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 bw01125457bw01125457
    #1樓
    2014/3/6 上午 09:53

    娃娃的手貼在自己面頰:「能這樣天天摸著她,我就知足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