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實驗告訴你:為何親切的警察大叔,會瞬間變臉暴力毆打學生?

心理學家米爾格倫招募了40位年紀介於20至50歲的男性。他告訴受試者說想要實驗「體罰對於記憶的功效」。這些受試者扮演「老師」的角色,當隔壁房間的「學生」作答錯誤時便按鈕施予電擊處罰。電擊強度從15伏特開始並逐漸提高到450伏特,按鈕旁邊標示了輕微電擊、中度電擊、強烈電擊、劇烈電擊、極劇烈電擊、危險,還有最嚴重的標示寫著「XXX」。

實驗過程中,「老師」能夠聽到隔壁房間傳來的聲音,隨著電擊強度越來越高,「學生」會發出慘叫、敲打牆壁、或是抱怨身體不適。

當電擊強度增高,且聽到「學生」所發出的慘叫,有些「老師」會遲疑要不要按鈕繼續。這時站在一旁看似權威的研究人員,會依序回答他「請繼續」、「實驗需要你繼續」、「你必須繼續」、「你別無選擇,必須繼續下去」。並且研究人員會宣稱「電擊會痛但不會造成永久性的傷害」。得到這樣的保證之後,多數人都繼續施予更高強度的電擊。

實驗結果頗令人屏息[1]。縱使聽到嚎叫,所有40名受試者皆對「學生」施予高達300伏特或更高強度的電擊,其中有26人更施予最高強度450伏特的電擊,完全不顧按鈕旁邊「XXX」的標示。

如此強烈的電擊當然可能造成傷亡,不過高達65%的受試者仍然對素昧平生的無辜陌生人「痛下毒手」,只因為得到權威的保證。幸好,實驗中扮演「學生」的是一位事先安排好的演員,他並沒有受到真正的電擊。

這兩個實驗一步步告訴我們,平凡的好人可以輕易地變成施加可怕暴力的惡人,而「權威」能夠讓多數人執行可能令無辜陌生人死亡的命令。不難發現,古今中外許許多多駭人聽聞的惡行都是由尋常的一般人所犯下。尤其在有系統地「去個體化(例如匿名、穿著制服)」之後,惡行將加倍狂暴、肆無忌憚。

探討這些人性的轉折絕對不是替暴力執行者尋找藉口開脫,因為任何行為的執行者終究得為自己的犯行負責。

1945年紐倫堡大審判,納粹黨人雖辯稱在戰爭中所犯下的罪刑只是「服從上級命令」,但仍被判決有罪,因為「依據政府或其上級命令行事的人,假如他能夠進行道德選擇的話,不能免除其國際法上的責任。」

為了避免自己變身為令自己厭惡的魔鬼,我們要謹慎選擇自己所處的環境與情境,並且對權威保持質疑而非盲目服從,除此之外我們亦不可以消極地容忍惡行,否則惡行會迅速的壯大失控,終於吞噬人性中曾經美好的一切。


[1] Milgram, S. (1963). Behavioral study of obedience. Journal of Abnormal and Social Psychology, 67, 371–378.

作者簡介_劉育志

劉育志,1978年生,是外科醫師也是網路宅。對於人性、心理、行為與歷史有許多的好奇。於《皇冠雜誌》與《蘋果日報》撰寫專欄,並與白映俞醫師一同經營《好奇頻道》。

「志志的醫界奇觀」專欄文章列表







共有1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 tkboxtkbox
    #1樓
    2014/4/1 下午 04:46

    這篇文章簡單的把一個實驗,和時事合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