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醉醫師的噩夢─惡性高熱》一個醫師看《麻醉風暴》有感:別為了省錢不顧人命!

惡性高熱較好發於男性,男女的比例約是2:1,目前已知至少有6個基因與惡性高熱有關。雖然惡性高熱是顯性遺傳,但患者於日常生活中完全不受影響,必須遇上特定因子才會被觸發,使鈣離子源源不絕地流進到肌肉細胞內,導致惡性高熱。最常見的觸發因子是用於全身麻醉的麻醉性氣體及去極化肌肉鬆弛劑,所以這些患者要接受全身麻醉時要特別謹慎,並需要先與醫師討論以其他藥物麻醉的可能性。

不過,千萬不要以為只有麻醉會導致惡性高熱喔!愈來愈多的研究證實,帶有這類基因的人若在大熱天運動,亦容易使疾病發作而喪命。1980年代就有個19歲軍人於行軍時產生熱衰竭並陷入昏迷,當時醫院測得的肛溫高達攝氏42度,最後的基因檢測就證實年輕軍人具有惡性高熱體質。

搶救惡性高熱

了解惡性高熱的發病原理後,大家當然會試圖找出解決辦法。由於我們無法修補基因,所以最好的方式是避免接觸某些吸入性麻醉藥及去極化肌肉鬆弛劑,並且要遠離高溫高熱的觸發環境。倘若遇上不曉得自己帶有惡性高熱,而在麻醉過程中發作的患者要立刻關掉觸發藥物,並施打目前唯一的解藥「單挫林(Dantrolene)」。

當初藥廠設計單挫林這個新型化合物時,是計畫拿來做抗生素,沒想到打進小白鼠體內後,小白鼠便鬆軟無力,軟趴趴倒地不起。進一步研究之後,發現單挫林具有直接阻擋鈣離子進入肌肉細胞、讓肌肉鬆弛的作用,剛好可以拿來對抗惡性高熱。最棒的事情是,單挫林不會影響心臟肌肉或其他內臟平滑肌肉,只會讓骨骼肌放鬆。1982年單挫林首度成功治療人類惡性高熱,直到今天仍是治療惡性高熱的唯一用藥。

1970年代惡性高熱的死亡率超過七成,不過由於麻醉科醫師的警覺性提高,且有單挫林的幫忙,只要能在出現惡性高熱時立刻注射單挫林,便有機會阻止一場災難,如今國際上惡性高熱的死亡率已經可以降到5%左右。為了應付隨時可能出現的惡性高熱,美國惡性高熱協會認為,只要會用到觸發惡性高熱藥物的醫療院所皆須備有單挫林,建議存量為36支。

連一支都沒有!?

然而大家可能不曉得,台灣大多數的醫院連1支單挫林都沒有。從麻醉醫學會網站上公布的庫存清單中可以發現台灣470餘間醫院中僅有20餘間醫院備有單挫林。小型地區醫院也就罷了,可是規模大、手術量多的區域醫院中備有單挫林的醫院竟然也屈指可數,甚至連部分醫學中心都沒有準備單挫林。

不願意準備單挫林的主要原因當然是成本考量,因為1支單挫林新台幣5000元,而保存期限又只有兩年多,所以大多數醫院抱持僥倖心理覺得只要別家醫院有就好,出了狀況再來借。

可是惡性高熱進展極為迅速,想要成功搶救那是分秒必爭,怎麼還能容許往返奔波、交通延誤。當國際期刊上的論文用碼表計時研究該如何加快泡製單挫林流程以盡快給藥時,台灣的病人竟然得等待30分鐘甚至60分鐘以上的車程才能取得藥物。

根據台灣麻醉學雜誌的資料,台灣惡性高熱患者的死亡率高達28.6%[1] ,和國際水準相比較,有極大的改善空間。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