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擊搶救到病人肋骨都斷了好幾根…」一位醫師的悔恨告白:當初為什麼要讓他死得這麼痛苦

主治醫師的課題

一個人能否獲得平穩死,主治醫師是最重要的因素。雖然我跑遍了日本全國各地,舉行了多場以「平穩死」為主題的演講活動,但非常遺憾的是,醫療從業人員是對於這個觀念最不感興趣的族群,這點應該要最先下一番苦功扭轉局面才行。

現在還有大部分的醫師不知道「平穩死」這個觀念。前幾天我打了電話給一個朋友,他是在具有全國知名度的醫院擔任院長。

「喂~是長尾啊,你有沒有聽過「平穩死」這個詞啊?你覺得那有可能是真的嗎?」

他不知道我寫了好幾本有關於平穩死的書,我不發一語繼續聽下去。

「前些日子我母親在老人機構中過世了。其實我手上有石飛醫師寫的『平穩死』那本書,我把書交給機構裡的醫師,拜託他請照著書上這樣做,可是那位醫師卻把書丟到一邊,還說:『這種書只會寫漂亮話,全都是騙人的!』」

但是他還是對醫師表達了:「就算是騙人也沒關係,請讓我母親照著這樣的方式離開吧」。

「結果就真的照著那本書上所寫的,我母親比預料中活得更久、而且毫無痛苦地走完人生最後一段路,就像是枯萎般的安然逝去。

所以平穩死是真的唷!而且我還親眼見證了「平穩死」,在那間老人機構裡還是頭一遭吧!」他很開心地說著。

這是在2013年夏天發生的事。在這個世界上,「平穩死」這個詞彙已經出現2年以上,我覺得應該有很多人都聽過、也了解這個觀念了,可是在醫師當中卻還有很多人連「平穩死」這個詞彙都不知道,這又讓我重新受到了一次衝擊。

而且越是身處在大醫院裡的醫師,這種現象恐怕還更為顯著吧。

像我這樣在小城市中從事居家醫療的在地醫師,「平穩死」的觀念已經十分普及,在地方上的居家醫療從業人員也大多都能理解這樣的概念,但是在大醫院裡的醫療人員卻幾乎都不怎麼清楚。

因此,患者選擇的是何種醫院與醫師,會大大影響到平穩死的可能性,為自己生命中最後一段路選擇適合的醫院及醫師是非常重要的事。

總而言之,若想要成為「能夠平穩死的人」,必須要有本人的強烈意志、家屬的理解與主治醫師的支持這3個必要條件才有可能實現。如果事先完全沒有準備,等到面臨死亡才打算順其自然的話,幾乎不可能擁有這3項必要條件。

舉例來說,就算本人希望能夠安寧祥和地迎接死亡,但是家屬卻強烈要求醫師施予延命醫療的情形卻時常發生。雖然明白到了癌症末期死期已經不遠了,但還是裝上人工呼吸器、打上麻醉讓患者陷入昏睡,這樣的例子並不罕見,但是以這樣的狀態就算多活了幾天,也讓人覺得非常可憐。

以院方的立場來說,如果對於臨死的患者什麼也不做的話,是無法賺錢的……。也有醫院坦承,會盡量對病症末期的患者採取各種醫療手段,醫療費用累積得越高醫院才有辦法賺到錢,更有醫院的院長直接表示:「在大學醫院裡,平穩死是不可能發生的事。」

正是因為在現實生活中本人、家屬及主治醫師的想法差異甚大,所以要找到能讓所有人的想法趨於一致的關鍵非常重要。

如果這三方的意見沒有統一的話,要實現平穩死可是比想像中還難上許多,這是我的親身體會。

責任編輯:呂宇真
核稿編輯:歐陽蓉

書籍簡介

平穩死:為自己寫下期望的人生結局

作者:長尾和宏
出版社:尖端
出版日期:2015/05/20
語言:繁體中文

長尾和宏

1984年東京醫科大學畢業後,進入大阪大學第二內科開始執業。1995年於兵庫縣尼崎開業,從事全年無休的門診與365天24小時制的居家醫療,為醫療法人裕和會理事長,長尾診所院長、醫學博士、日本尊嚴死協會副理事長、日本慢性期醫療協會理事、日本臨終關懷居家醫療研究會理事、日本消化器病學會專門醫師、日本消化器內視鏡學會專門醫師.指導醫師、日本禁菸學會專門醫師、日本居家醫學會專門醫師、日本內科學會認定醫師、關西國際大學客座教授、東京醫科大學客座教授。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