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月開車3小時探望亡妻、伴遺體說話...老婆癌逝前的一個決定,如何教會他看透生死?

導演告訴我們,「成為大體老師的條件,必須要體重標準、四肢健全,臨終前不能有傷口。」當他也決定要成為大體老師的那一刻,他更懂得珍惜健康、好好與家人相處,畢竟當我們倒下的那一刻,仍需要由家人協助後事。

「當人面對死亡時,往往能聽見最真誠的聲音。」

長期關注生命議題、以醫院為故事背景,現今社會存在的許多爭執、爭吵,是因為大家很少去思考「死亡」的這件事,或因禁忌或避諱甚少與家人討論,總覺得生命終點的那一天離自己還很遙遠;若我們體悟到時間是有限的,反而能更加珍惜身邊的人事物。意外、疾病、無常隨時就在身旁,「當我們了解死亡,很多生活中的爭吵、謊言、怨懟,其實都顯得不必要。」

曾經有高中生看完這部影片後深受感動,哭著與導演說成為大體老師的決定,也有觀眾原本信誓旦旦要成為大體老師,看完影片後決定不當了,原因是不忍心活著的家人承受再次道別的痛苦。對於大愛的定義每個人各有不同,也是這部影片希望引領觀眾省思的空間,沒有絕對是非,凝視死亡,讓我們開始思考「活著」究竟是什麼?

林映汝:「我的母親是如此平凡,又如此不平凡,賦予我生命,又以生命的結束教導死亡的課題。」圖片來源:Home Run Taiwan

訪談後記:導演—陳志漢

在拍攝時,徐玉娥老師已離世兩年,但透過旁人描述的生活點滴,彷彿已成了一位熟識的朋友,「當我在教室現場,解剖刀下刀的那一刻,難過的情緒一時間湧了上來。」影片上映後,先生林惠宗甚至開玩笑的問要不要拍續集,主角換成是他本人?

導演搖搖頭,「這次都這麼難過了,是你我應該更拍不下去,或者請別人來拍。」

臺灣一直缺乏可解剖的人體,因大體資源募集困難,許多大體老師過往都來自於第三世界國家,「其實人種不同、飲食習慣與職業的差異,也會讓身體的器官表現出不同生理特性。」導演說;人體奧妙就在於此,因生理和病理狀態的相近,臺灣這些大體老師所貢獻的身體價值,有助於這群未來的醫師更快投入臺灣的醫療,做出準確的判斷。

而導演陳志漢,在拍完影片後也與太太互相簽署了大體捐贈同意書。

大體老師隨著文化、飲食的不同,生理特質也有本質上的差異,對於國家醫療水準的提升功不可沒。圖片來源:Home Run Taiwan

原文取自Home Run TaiwanHome Run Taiwan粉絲團

責任編輯:呂宇真
核稿編輯:陳宛欣

  • 評分:
  • 1
  • 2
  • 3
  • 4
  • 5
  • (0)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