肝病防治學術基金會執行長 許金川

為了做研究勒緊褲袋還曾被追債

我們看看一百元上面國父這張臉,兩眉緊縮,下巴微翹,面無笑容,這是典型肝病末期的病容……。前一陣子有人建議中央銀行要把人頭廢掉,我們聽到後就很緊張,趕快寫信給中央銀行,勸他們無論如何要把這個人頭留下來。」

講台上,肝病防治學術基金會執行長許金川,正經八百的指著投影出來的巨大百元鈔票「解說肝病」,他繼續往下說,「最近新的一百塊,國父的人頭還在上面,可是那張臉,好像病得更厲害了。各位每天早上在刷牙洗臉的時候要照鏡子,看是不是像國父的臉跑出來了。」台下一陣哄堂大笑,還有人掏出鈔票對著燈光細看起來。

講到肝病,很難不聯想到許金川,成立肝病防治學術基金會十四年來,他全省走透透唱他的「肝炎、肝硬化、肝癌三部曲」,聽眾上至中研院知識份子、下至鄉下歐巴桑,他都能讓人在捧腹大笑中,記住肝病的知識。

他還領著基金會上山下海,在各鄉鎮辦了六十多場大型肝病防治講座和免費肝炎篩檢,基金會辦公室的白板上,還寫著他們南征北討的最近行程:五月要去虎尾、車城、三地門,八月要去馬祖篩檢。

十四年來全省走透透 害羞醫生變防治肝病名嘴

殊不知這位肝病名嘴,曾是躲在牆邊的含羞草。

許金川的初中同學、美吾華董事長李成家,形容這位初中三年都拿第一的好學生,「除了上廁所,就是黏在椅子上。」「抱著一本英文字典翻到爛糊糊。」做學生時,只要把書念好就好,當醫生後,在白色巨塔裡,只要把病人看好、把研究做好就好了,鮮少與人溝通。還記得有一次助理結婚,臨時找他上台致詞,緊張的他拿著麥克風上下搓揉,簡直像在台上升旗一樣,話卻說不出來。

要含羞草走上講台,需要下很大的決心,他卻說自己不太去規畫人生,而是被人生規畫。

  • 評分:
  • 1
  • 2
  • 3
  • 4
  • 5
  • (0)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