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差點就害死4個月大的嬰兒了...」一個躲在暗處哭泣的住院醫師告白

「我差點就害死4個月大的嬰兒了...」一個躲在暗處哭泣的住院醫師告白

日劇「醫龍4」的一個橋段,讓我回想起多年前的往事。

劇中描述一位實習醫師在看診時把深部靜脈栓塞 (deep vein thrombosis) 誤判成靜脈曲張 (varicose vein),沒有即時做正確的處置,隔天病人因血栓流進肺部發生肺栓塞 (pulmonary embolism) 瀕臨死亡,醫龍朝田龍太郎告訴實習醫師自己誤診的病人要自己負責救回來,逼迫他當主刀醫師獨立完成肺部栓塞清除手術,最後雖然成功救回病人,手術結束後實習醫師卻縮在醫院黑暗的角落雙手不停顫抖、不斷哭泣許久,才有辦法重新面對病人。

當我還是兒科第一年住院醫師 (R1)時,看守一般兒科病房是主要的工作內容,周日值班是最累的時段,兩層樓的病房就只有一個住院醫師、兩個實習醫師、兩個實習醫學生值班,一早到醫院就要陪主治醫師查房,接著處理醫囑、辦理出院,病床空出來後又要開始接由急診轉入的新病人,開立住院醫囑、完成病歷摘要,其間又要抽身處理病房裡住院病人的抱怨、幫學弟妹檢查醫囑。 

那天是個痛苦的週日值班,傍晚急診室瘋狂地簽收病人住院,大量的病人湧入病房,我像瘋子般在病房來回奔跑,許多新病人要在病床等上超過一小時才能見到我接受問診,正忙到焦頭爛額的時候,一位護理師叫住我:

「醫師,這個新病人看起來怪怪的,你要不要先看一下?」

我檢視急診室病歷紀錄,4個月大的嬰兒因為罹患細支氣管炎住院。幫小嬰兒快速做完理學檢查,發現呼吸急促且兩側肺部有喘鳴聲 (wheezing sound) 和輕微胸壁凹陷 (chest wall retraction),臉色微微蒼白,血氧機顯示血中氧氣飽和度92%,屬於正常範圍(90% 以上)。我當下判斷病人狀態尚可,就交代護理師給先給予氧氣面罩,先跑去處理其他病人。半小時後,同一位護理師又叫住我:

「醫師,你趕快過來,剛剛那位病人好像變得更嚴重了!」

我急忙衝到病房,看到小嬰兒仍然戴著氧氣面罩,但面色發黑,呼吸微弱,口中發出呻吟聲,血氧濃度掉到80%以下,血氧機不斷出現巨大的警報聲,我頓時腦中一片空白,呆呆地望著持續下降的血氧濃度.......

雖然只發呆了幾秒鐘,對我來說這幾秒鐘彷彿好幾年一樣漫長,當我恢復思考能力後,第一件事就是趕緊請護理師聯絡樓下加護病房的學長姐,一邊用正壓氧氣面罩維持血氧濃度,一邊抽動脈血做檢查,結果顯示嚴重呼吸性酸中毒 (respiratory acidosis),二氧化碳因為呼吸衰竭蓄積體內無法排出,唯一的急救手段是實行緊急氣管內插管,諷刺的是當時的我不會這項技巧,最後只能趕緊將病人送到加護病房請學長姐幫忙急救。

送病人到加護病房後,學長迅速將病人抱走,準備緊急插管,我在一旁跟學姊交班,緊張到大口呼吸,出現過度換氣 (hyperventilation) 的表現,此時學姊溫柔地對我說:

「學弟,沒關係...不要擔心,我們會處理,沒關係....」

聽到這句話,我不斷向學姊說謝謝,那時眼眶其實已經充滿淚水,交完班後快步離開加護病房,躲到樓梯間小聲啜泣,心中不斷責怪自己:

「為什麼沒有早一點看出病人狀況不對?」

「為什麼自己不會插管急救病人?」

無法哭泣很久,因為 call 機又響了,一般病房還有一大堆事等著我去處理,值班的夜晚還很漫長,只能抹乾淚水、強打起精神,繼續完成我的職責。

看到「醫龍4」裡那位躲在暗處哭泣的實習醫師,彷彿看到當年躲在樓梯間啜泣的自己,感覺是那麼的熟悉.....

作者簡介_謝宗學醫師

現任:中山醫學大學附設醫院 兒童急診科 主任

學經歷
台北醫學大學醫學系 畢業
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 兒童醫學中心 住院醫師
台中榮民總醫院 兒科部小兒感染研究醫師
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 兒童醫學中心 兒童感染科 主治醫師
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 兒童醫學中心 兒童急診科 主治醫師

FB 粉絲團【 Dr. E 小兒急診室日誌】 版主

Dr. E 小兒診療室」專欄文章列表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