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仙塵爆案》一個醫師的告白:插管的那一刻,煉獄的門就打開了

這篇文章極度負面,不喜歡的請左轉。

今天第七例走了,沒意外的話,接下來的新聞可能是一個接一個,直到看新聞的觀眾逐漸對數字麻木,但永遠不會麻木的,是親人家屬,還有患者自己

這次塵爆事件,唯一的正面價值,就是教人們認識燒傷。看過、顧過大面積major burn傷者的人,都知道對傷者而言,什麼叫做煉獄。新光急診醫師在塵爆當天,對著有吸入性燒傷而需要氣管插管的傷者說:

我們會幫你止痛,也會全力治療你
你有嗆傷,可能會愈來愈喘
我們會在你氣管放一根管子,幫助你呼吸
我們會先注射藥物讓你睡,你不會感受到插管的痛苦
「在打針前,你(妳)還有什麼要説的嗎?」

在打針前,你還有什麼要說的嗎?因為,鎮靜藥打下去管子插下去,你會不會醒,連醫生都不知道,所以,有什麼要向家人告別的,有什麼要向伴侶交待的,或者對治療有什麼想法的,都要趕快說。

我是個悲觀的人,如果這件事發生在我身上,我一定會在這一刻,對醫生說,不用插管了,打針讓我睡,讓我不痛,一直到我走掉就好

Endo插下去,會不會醒我不知道,比較差的情況是,我意識就回不來了,但人還活著,身上插滿管路,ECMO(葉克膜)上了,像活死人般吊著一口氣,然後,清創、換藥,我可能沒醒,但我的靈魂知道我痛。痛個兩周,腳黑掉了,感染了,最後還是走了,多受罪了。但這期間,我沒醒,我沒機會請醫師放棄,也沒機會說我不想這樣活下去。

而比較好的情況呢?現代醫學比較進步了,70、80%燒燙傷,可能都還能活下來,活下來不難,怎麼活下去,才是大問題。比較好的情況,可以拔管,意識會清楚,但,痛啊!

我醒著看醫護人員給我換藥,一次又一次以數十次計的清創、植皮,看著我的身體開始長出硬如牛革的皮,看著我的四肢關節不斷攣縮變形,日復一日艱難的復健,等到有一天我真能回到家,我不知道我有沒有勇氣照鏡子、打開家門、走向人群、面對社會。活下來或許不難,活下去呢?

如果這件事發生在我身上,我只會請醫生讓我跟我的家人、太太小孩,好好道別,然後,不要有什麼疼痛的一直睡到走,就這樣。什麼是煉獄?我想到還躺在加護病房的那些年輕人,我想到那些年輕人的親人,我想到他們未來要面臨的艱難,或許,插管的那一刻,煉獄的門就開了。

本文獲《張鉦隆 醫師》授權轉載

作者簡介_張鉦隆 醫師

家庭醫學科專科醫師
任職基層診所醫師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