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若權陪伴中風母親20年的體悟:尊重每一位生病的老人,都有不快樂的權利

吳若權陪伴中風母親20年的體悟:尊重每一位生病的老人,都有不快樂的權利
把握此刻承歡膝下

陪伴家中長輩病老,所有的起心動念,
應該是來自我們心甘情願的自主選擇,
讓彼此的愛與幸福,在無止盡的服侍湯藥中,成為一種可能。

常有機會跟來自不同背景的感情專家聊天,或共同授課時,他們不約而同地提到:「若要在婚前觀察一個男人,看他將來是不是顧家好老公,可以留意他在和親友或同事的小孩相處時,是否玩得很投入!」

這些感情專家的見解,想必有某種程度的參考價值,確實可以做為觀察男人的初步參考。但是經過這一關之後,恐怕還有更多細節需要留意,才不會被表象誤導。

在我深入的觀察中,未婚男人偶爾跟幼童玩耍,還滿能盡興的,有些男人根本就是個大孩子,玩心很重,一邊逗弄孩子,一邊自得其樂,玩得很開心;但若要他們長時間幫忙照顧小孩,就未必可以保持耐性了。

所以說,未婚前要觀察男人是否顧家,可以縮小觀察範圍,只要試探他在哭鬧的小孩身邊會有什麼反應,真相即可大白。他若能耐心安撫,將來婚後必成大器;相對地,表現得不知所措,甚至立刻失去耐性,就很難指望他成家後會有多麼顧家。

聽聞此言,也有年輕男子跟我抗議過:「那是別人的小孩,不準啦!若是我自己生養的,肯定會有耐心。」

老實說,這種話也是聽聽就好,男人的造化,比起女人的情緒,多變的程度簡直毫不遜色。 從對小孩的耐心,窺見內在的性格

男人會不會顧家?對孩子有沒有耐性?還真是碰到了才知道,話都不要說得太早。倒是男人面對哭鬧中的小孩,若依然耐心溫柔,至少將來在教養時會有比較好的EQ,這是無庸置疑的。

我常在搭乘大眾交通工具時,觀察年輕的爸爸如何照顧自己新生的小孩,尤其是在幼童哭鬧的時候,最能看出這個家庭幸福的樣貌。

如果他會伸出臂膀,親自把孩子摟抱過來輕輕哄著,甚至為了怕打擾妻子或鄰座乘客,而往車廂的空位處走去……這種男人確實比較值得依靠信賴,等他慢慢成熟到中年,挑起家庭重任還兼著照顧家中長輩時,也比較有能力與孝心,可以承擔責任與壓力。

對於大多數的「三明治」家庭來說,夾在中間世代的夫妻同時要面對「侍奉父母」與「養育孩童」的重責大任,看起來都費心費時、花錢花力,其實這兩者有很大的不同。

不能守護完整希望,只求不要有太多遺憾

無論多麼辛苦付出,至少在養育孩童的歷練中,看到的是無窮的希望;而在侍奉父母的過程裡,就算再怎麼努力,依然會因為雙親的衰老與病痛,而心疼不捨,甚至絕望痛苦。

有些不明就裡的朋友,難以體會這種複雜的心境,因而開玩笑地表示:即使如此,就讓養育孩童與侍奉父母的喜悅與感傷相互平衡抵銷。

其實,這是完全獨立的兩件事,不能相提並論。更何況還有很多像我這樣的中年單身子女,必須一肩扛起侍奉父母的責任,眼看著父母病老,甚至總有一天終要彼此告別,內心雖然既疼惜又感傷,卻無法跟老天有任何的商量。

當病老的身軀猶如殘燭搖曳在風中,或許不能守護完整希望,只求不要有太多遺憾。

更何況,當父母衰老的身體被病痛折磨時,時常無法維持理性,無論得到多好的照顧,還是只能以愁容對待照顧他的中年子女,雙方的情緒都很容易因此跌宕到谷底。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