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臟右冠狀動脈堵塞80%,他靠「走路」一年內疏通到心臟不用裝支架

心臟右冠狀動脈堵塞80%,他靠「走路」一年內疏通到心臟不用裝支架
我走通了心血管!

先來講講我自己透過走路治療冠心病的故事吧!請大家仔細看,所有內容都是我曾經親身經歷的。

記得那是2008年3月的某天,我剛被確診為冠心病後出院沒幾天,濟南的一位老同學來南京看我。他來到我家後,看到我面容憔悴、說話有氣無力、穿得十分厚重、走路異常緩慢,頓時非常驚訝地說:「哎呀!以前生龍活虎的你,如今怎麼變成這個樣子?」

我無奈地說:「這已是第四次住院了,冠脈造影檢查確診我心臟右冠狀動脈堵塞,狹窄程度達到80%,這就是長期折磨我的病魔,經常引發我心絞痛。有幾次淩晨嚴重心絞痛時,胸口像壓著一塊大石,渾身大汗淋漓,腦子一片空白,好像靈魂就要出竅似的,真有一種不得不撒手人寰的感覺。後來我把這些感覺告訴了醫生,醫生在我的病歷上寫下了『瀕死感』三個字,但幸運的是閻羅王沒有收留我,否則我們就見不到面了。」

他安慰我說:「你雖然變成這個樣子,但小命還在。」接著他又問:「既然你心血管狹 窄80%,那為什麼不安裝支架呢?」

我說:「有一些具體原因,主要是當時準備為我安裝內徑為0.5公分的支架,但由於醫院沒有,要改用0.4公分的,所以我當場就拒絕了支架治療。」

他緊接著說:「你膽子可真不小,通常按照醫院規定,心血管狹窄70%以上的患者都應該安裝支架,但你狹窄程度已經80%還不安裝,這樣恐怕會有很大風險。」

我說:「你講得沒錯,為了說服我,當時醫生把主任也請來了,主任說我血管狹窄部位在上端開口處,如果不安裝支架,下面一大片心肌得不到氧氣供應,隨時都可能發生心肌梗死,到那時搶救都來不及。但看我堅持不肯安裝支架,他們也就不再勉強了。」

我接著說:「其實我心中並沒有底,我也不是一味地反對安裝支架,但我心裡似乎總有一種幻想,那就是能否找到一種更好的治病方法來取代支架治療。」

持之以恆的走路,有了命運般的轉變

一轉眼,3年時間過去了。

那是2011年3月的某天,濟南的那位老同學又來南京看我,我到車站去接他,見了面握手後,他笑著對我說的第一句話是:「你現在的氣色看起來很不錯。」

我開玩笑地說:「託你老人家的福,我身體確實比過去好多了,以前心臟上狹窄80%的那根血管,我只花了短短一年就疏通了很多,2009年3月我又做了第二次冠狀動脈造影檢查,結果狹窄僅剩45%了,醫生當下就說不需要安裝支架了。」

聽了我這番話後,他很好奇並急於想知道我疏通心血管的奧祕,於是我們決定先到附近咖啡廳邊吃東西邊聊。剛走沒多遠,他突然用很驚訝的語氣說:「你現在走路這麼輕鬆,走得比我還快,與3年前相比,人也好像年輕了不少,哪像60多歲的冠心病患者,你肯定找到了治療冠心病的訣竅了吧?」

我笑了笑說:「到咖啡廳我們再慢慢聊吧!」

到了咖啡廳坐下後,我像講故事一樣地對他說:

「3年前,你來看我時正是我情緒最低落的時候,冠心病像一座大山壓得我透不過氣來,就在這時候我的另一半拿出了《登上健康快車》這本書,我如饑似渴地一口氣讀完。洪昭光教授在書中說:『走路就是使動脈粥樣硬化軟化的最有效辦法,研究證明,只要堅持步行一年以上,粥樣硬化斑塊就能部分消除。』這段話讓我仿佛在茫茫的沙漠中看到了遠方的一塊綠洲,使我眼前一亮、茅塞頓開,當下我就決心要採用服藥加走路的方法來治療冠心病。

我堅持走路僅一年時間,就把堵塞高達80%的血管變成了僅堵塞40%,而且我再也沒發生過心絞痛。我的親身實踐充分驗證了洪昭光教授那段話的正確性。至今,我每天走路已風雨無阻地堅持了3年,這可能就是我疏通心血管的奧祕,也是我變得健康年輕的祕訣。」

聽了我的敘述,老同學若有所思地說:「看來用走路防治冠心病,確實是一種既簡單又神奇的方法。」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