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沒死前,誰也別想分我一毛錢」3個故事告訴你:錢永遠是兩面刃,無論是親人還是外人

「我沒死前,誰也別想分我一毛錢」3個故事告訴你:錢永遠是兩面刃,無論是親人還是外人
前不久聽朋友轉述,她同學的媽媽本來住在安養中心,但手上還握有大筆錢,可是子女晚輩卻很少去看她,後來老媽媽發出一個通知,凡是每星期陪她出去吃飯的人、去看她的人,除了飯錢由她付之外,還每人給1,000塊,搭高鐵或搭飛機來的,交通費也全部由她付。從此每個星期天都是家庭聚會日,子孫們搶著去看她、陪她吃飯聊天,出席熱絡得很!

乍聽到這種情節,我還以為是編的呢!朋友說本來他們同學會要聚餐的,就因為她同學要去陪老人家吃飯,他們一家4口如果不去就損失4千塊了,朋友說為了不擋這位同學的財路,大家還把聚餐時間改成她能參加的時間,我才知道原來還真有這種事。聽起來有點辛酸,想想經濟能力好的還能用金錢換取親情,沒錢的老人被冷落,豈不只能認命?

我的母親已經92歲,前年中風之後只能坐在輪椅上被照顧,不過復原得還不錯,除了右邊手腳不能動之外,腦筋、口齒都很清楚,本來每年的母親節、生日和過年,我們做子女的都會給她紅包,可是她生病後有人就不給了,理由是她不需要用錢。

年輕人也許不理解,其實錢對老人來說是安全感,即使用不著,但能抓著、看著,都能增加她的膽氣。雖然她可能轉手又發給晚輩的孫子,但她還是覺得自己有錢可用,是用她的錢發的紅包,如果因為老人年紀大了便免除這套左手收、右手給的流程,老人心裡的失落感會更大。

想她年輕的時候,家裡所有的經濟大權都在她的手裡發落,7個孩子的開銷是多少鈔票堆出來的,從她手中花出去的錢有多少,只因為老了、不管錢了、自己又沒老本,落得靠子女給點紅包都被取消,心裡應該會失落吧?只是嘴上不說而已。所以我提醒該給的還是要給,因為我也老了,漸漸能體會到伸手的難、沒錢的苦。

我和母親都是大手筆的人,手頭寬裕的時候買東西從不多考慮,想要就買,對家人也慷慨,能幫一定幫、能給一定給。母親早早就把房子賣掉,連存款也全分給她的兒子們,如今住的是她小兒子家,不能工作、沒有收入、又沒有存款的她,只靠每個月4,500元的老人年金,雖然生活上她是不需要花錢,可是回想起年輕時候掌握經濟的榮景,如今只能在有限的資源裡盤算,心裡必然失落吧?

看到她的例子,我自己也開始警惕,錢再怎麼花、怎麼給,自己一定要留一點。她還算幸運的,雖然手上沒錢,但7個子女都還算孝順,我們還會照顧她,我到她這年紀會怎樣,現在無法預測,但我可沒7個子女可以賭。如果不想冒險,也避免萬一的窘境,我還是相信過來人的建議,務必給自己留點錢才好。

比較起來,我的另一個親戚就很會未雨綢繆了。60歲退休後靠著4棟房子收租,子女不給她錢、也不能從她這裡取得一分一文,因為她認為將他們養大,就算責任了了,她的財產和錢都是她自己賺來的,怎麼花誰都無權干涉,所以她把生活安排得多采多姿,參加各種社團,上各種課,外加登山、旅遊、聚餐、唱歌,日子過得熱熱鬧鬧的,她的口頭禪是:我不靠人養,誰都無權批評我,我沒死前誰也別想分我一毛錢。這就是她的行事風格,值不值得效法?各人去評量。

有些父母在孩子長大、需要獨立生活的時候,無論創業或買房都盡可能提供一些資金幫助他們,由於每個人的經濟能力不同,能提供的幫助也不同,無論給多給少都無所謂,但是不能給到自己完全不剩。父母給孩子容易,孩子給父母就沒那麼乾脆了,畢竟還牽涉到另一個人的意見,與其因為錢搞得彼此不愉快,給的時候就量力而為,一旦給了就別指望要回來,金錢永遠是兩面刀,一來一往之間難免傷人,無論是親人還是外人。

責任編輯:歐陽蓉
核稿編輯:洪婉恬

書籍簡介

做個不麻煩的老人

作者: 梁瓊白
出版社:原水
出版日期:2018/08/16
語言:繁體中文

梁瓊白
現任膳書房文化及雅事文化發行人、自由時報【看門道評味道】美食專欄作家。
是烹飪名師,也是資深美食研究家。年輕時既是忙碌的職業婦女,還要兼顧家庭,看似無所不包無所不能,每天陀螺似的轉個不停。然而生活在不知不覺的沉默中運轉,轉眼間孩子大了,自己卻老了。
走過十年抗癌療癒之路,也歷經身邊伴侶與好友相繼因病過世,回首來時路,再多的感慨都不如同心安頓未來的生活重要。
出版食譜相關著作超過上百本。療癒養生著作包括:《癌症療癒樂活美食》 《梁瓊白的五心級抗癌美食》《當然要挑食》等。

相關著作:《梁瓊白的五心級抗癌美食》《梁瓊白的五心級抗癌美食【修訂版】》《當然要挑食:當梁瓊白遇見原味新美食》《癌症療癒樂活美食》《癌症療癒樂活美食【暢銷修訂版】》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