喪禮那天,只有妹妹來簽名...一場花葬教我們的事:死亡才是檢視人生最好的時刻

喪禮那天,只有妹妹來簽名...一場花葬教我們的事:死亡才是檢視人生最好的時刻

我們時常說:「喪禮是為了後人而辦。除了是讓活下來的人得到安慰,更是希望,即使死者今生有什麼不愉快或糾葛,只要好好地走完今生,來世便能期許有更好的人生。」

但是,假若有些人離世之後,我們並沒有為他們找到可以祭拜他們的家人;或者亡者在離世前曾有所主張,希望別再讓世上的親友為他們而牽掛,甚至盼望今後能夠從此解脫、完全放下,那麼,我們就會選擇花葬或樹葬的方式,讓一切回歸塵土,讓他們的魂魄與天地合而為一

協會中有2位志工便是專門負責樹葬和花葬,成軍以來,已處理了100多件。而在這100多個案例裡,其中在2017年某月,我們同時所服務的2個案件,便呈現了天差地別的兩樣情,讓我們始終難忘。

第一個是從事鐵工單身的老黎。在他離世時,家人紛紛走避,不是原本就對他心懷怨懟,就是怕麻煩、不想面對。他怎麼走到這一步的?家人始終避談,我們只能旁敲側擊,約略知道老黎原先有份固定工作,可是因為染上濫用信用卡的惡習,最終積欠了龐大卡債

欠債還錢是天經地義的事,只是老黎不想被強制扣款,於是轉而從事鐵工,心想只要領現金,便不需要透過薪資轉帳,如此一來,就能逃避債務。可再怎麼具有逃避現實性格的人,面對死亡時,還是只能等待命運降臨啊。

在罹患食道癌之後,老黎的積蓄也漸漸用盡,最後住進了教會,由牧師協助看護跟灌食用的飲品。

而在這之前,則有他的大妹悉心照顧。她會願意這麼做,不是因為惦記情分,而只是基於單純的道義與責任。因為說穿了,這一輩子,大哥並未給過她任何的溫暖關懷。

只是到了癌末,負擔越來越重,漸漸的,大妹也對這位哥哥感到生厭,便逐漸失聯。至於其他姐妹,也都是自身難保,自顧不暇。

老黎的大妹在他生前為他做的最後一件事,便是為他申請低收入戶。然而老黎也等不到核准的那一天,便撒手歸去。

也許是對人生感到懊悔吧,臨走前,他告訴牧師,自己想要花葬,今後不再替姊妹們添麻煩

辦理喪事的那天,老黎的二妹來草草簽了名,面無表情,毫無悲傷之意。人生到了終局,留給旁人的,只剩下冷漠的感受。58歲的老黎,放縱了一生,最後只剩虛無,而至親只想趕緊與他切割,從此再無瓜葛

常聽人說:「一個人能安穩地在睡夢中去世,是最大的福報。」但有時我們也認為,死亡其實是每個人對其一生的檢視,若總是自私地過日子,未曾替他人著想,最後蓋棺時就會十分悲涼。在離世前,老黎所擁有的,不單是金錢糾紛,更是滿滿的孤寂。

但反觀阿樑與前妻之間的故事,就讓我們曉得了什麼叫有情有義。

因為家族中有罕病基因的關係,阿樑跟弟弟2人婚後各自生下了一個罹患脊椎肌肉萎縮的孩子。之後阿樑與妻子離了婚,孩子交由妻子扶養。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