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好部桃沒封院!醫師錢建文:這讓人想起當年「藍綠兩造」共同捅出的「簍子」

令人心安的「政治決定」有時反而是錯誤決策。

日前部立桃園醫院爆發新冠肺炎院內群聚感染,大家都在看是否會如同當年SARS院內群聚感染後,和平醫院被封院的歷史會重演。還好在經歷過去錯誤的封院後,台灣的感控專業已經建立了完善的制度與決策機制,最後並沒有讓部桃封院。但是,今日某些政治人物與某些政治陣營的支持者,似乎沒有如同防疫科學的與時俱進,居然為了當年是誰做出錯誤的封院決定,而在社群媒體中爭辯不休。

筆者認為,與其看那些當年不是主事者的政治人物的長篇大論,倒不如花個不到一個小時,好好看一部公共電視多年前拍的《穿越和平》記錄片。其中,不但有當年負責北市SARS防治委員感染專家蘇益仁教授的現身說法,整部片子並且不時穿插了監察院的調查報告原文,把當年錯誤的來龍去脈描述地非常清楚。

據蘇益仁接受訪問指出,由於和平醫院爆發院內群聚,他被當年的台北市衛生局長邱淑媞請去當北市SARS防治委員,在決定封院前一晚,委員會開會做出三個專業決定:

  1. 和平醫院A棟病患轉到市立陽明醫院,陽明醫院原病患轉去台北榮總。
  2. 和平醫院B棟病患就地隔離。
  3. 和平醫院B棟醫護居家或旅館隔離,由其他市立醫院調派60位醫護人員前往支援照顧原住院病患。

會這樣做的理由是原醫護人員有可能已經被感染,再照顧病患會有傳染風險。然而,上述的專家建議在第二天的一場會議中被「政治決定」完全推翻。

第二天早上,中央與地方一同開了一場防治SARS聯合會議,同樣做了三個決議,會議後由當年的行政院副院長林信義召開記者會,對外宣布:

  1. 中央與地方聯合對抗SARS,不分你我。
  2. 和平醫院封院,不准離開。
  3. 召回所有醫護回院隔離。

以上的做法,被監察院調查報告提出質疑會造成院內感染的風險,因為已經有被感染可能的醫護人員,是不應該再照顧病人的,而應該被分散隔離才對。這樣做完全是政治凌駕專業,是錯誤的決策。

錯誤的決策,卻有可能在當年是「政治正確」的;為了「安撫人心」,犧牲「少數」醫療工作人員與病患的性命,說不定是會得到多數人的肯定的。於是,當年並沒有中央與地方推託由誰來開記者會宣布,還在宣布的第一點就說要不分你我合作;似乎都想替這個兩造共同捅出的婁子在做危機處理。

但與許多轟動一時的醫療事件一樣,最後倒楣的都是一線人員,就像是「邱小妹事件」中的神經外科值班醫師。在SARS事件中的倒楣者,則包括因院內感染枉死與重傷的人、醫院感染科主任,與依照專業決策拒絕回院並在事後被台北市政府開除的「落跑醫師」。

會說這是「藍綠兩造」共同捅出的「簍子」,也是根據記錄片提供的資料。中央可能為了維持三零的「業績」以為了台灣的地位向國際發聲,因此被懷疑將指標病人誤判為非SARS病人,錯失感控第一時間的良機。而指標病患被誤判後,蘇益仁特別致電邱淑媞提醒她那個已經從和平醫院轉去新光醫院的病人應該是SARS,要預防院內感染,但後來似乎沒有做甚麼;另外在爆發之前北市府以密件發文各市立醫院,要求隔離病房優先收治肺結核病患,把疑似SARS病患轉到醫學中心;在決定封院之後和平醫院院內工作人員在前幾天完全沒有防治設備的補給。最後的結果就是不但三零破功,更創下了據說是全世界最高的SARS院內感染率。

若說政治人物也有損害,也應該算是其中最少的吧?被感染死的傷的不是他們,移送公懲被開除的也不是他們,就算被離職,在不久之後反而高升當上中央部會官員。

這種藍綠都有份的「好事」通常就只能不了了之,但還好有人不甘寂寞自曝期短來抱怨自己當年的「委曲」,並因此引起另一陣營大力反擊,卻無視於當年自己也一樣有錯的事實。這也好,可以讓公民們有機會重新審視當年以許多人性命為代價的荒謬,看看當年這兩造政治人物所幹的許多「好事」。

至於,那些無視於事實而依舊偏執地堅決信仰自己所支持的政治陣營的鄉民來說,真希望他們可以看看那部我因為要教學而已經看了幾十遍的記錄片《穿越和平》,畢竟唯有知道過去,才能更看清楚現在。

責任編輯:林筱庭
核稿編輯:陳宛欣

專欄簡介_醫勞盟

台灣醫療勞動正義與病人安全促進聯盟,為臺灣的公益性社團法人,是一個主要由醫師及護理師自發組成的醫療改革組織。


  • 評分:
  • 1
  • 2
  • 3
  • 4
  • 5
  • (0)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