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當照服員本來只為了吹冷氣...她們卻發現:台灣人為何對自己的爸媽說不出「謝謝與愛」?

來當照服員本來只為了吹冷氣...她們卻發現:台灣人為何對自己的爸媽說不出「謝謝與愛」?

日照中心,是很多家庭照顧長輩的重要幫手。畢嘉士基金會永大日間照顧中心座落於社區公園內,屋前屋後花紅草綠,生氣蓬勃。如此朝氣氛圍感染了在裡頭活動的人們──照服員在每一個照顧日常,用愛與陪伴,激勵長輩的「能力」;長輩也因為從照服員身上獲得滿滿的安全感,每一個人臉上都掛滿了笑容。

(畢嘉士基金會永大日間照顧中心, 4位照服員的工作心情故事,以下以第一人稱呈現)

梅萍:身為照服員,我感到幸福

我會成為日照中心照服員,是因為母親的緣故。2年前母親獨自在家發生意外突然離世,好端端一個人就這樣走了,這件事對我打擊很深;轉職到日照中心,想一想可能是一種補償心理──我想成為家屬的幫手,日照中心很像老人家白天的家,家屬可以放心地把長輩託付給我們。

我本來不是一個愛哭的人,來這裡上班之後,我時常被感動──怎麼會照顧一個長輩,照顧到他要離開(結案)還幫他辦歡送會,讓工作人員和其他長輩輪流說祝福的話。看到大家「很有愛」的那一面,我的眼眶不自覺就濕濕的了。

照服員工作不只勞力也勞心,挫折感與成就感在內心交替出現。我的感想是,要花心思、花時間跟長輩「磨感情」。有個阿嬤剛來時飯不吃、水不喝也不愛說話,有一陣子我覺得我都快得憂鬱症了。沒辦法放著不管,阿嬤不想吃飯,我就坐在她身邊陪她吃,吃多久都沒關係;她不喜歡喝水,我就幫她準備湯湯水水的點心。可能是知道都是我在陪她,不久前的某一天午休,她竟然走到我身邊拉我的手說:「走,咱來去睏。」我幫她洗澡的時候,她會跟我分享以前她是如何一個人養大孩子的艱苦代誌。

阿嬤現在變得有點依賴我,這一點讓我有點小開心。有一次阿嬤又鬧彆扭,我故意不理她,我發現她的眼神一直跟著我移動,想要跟我示好;阿嬤如果不想參加團體活動,我會跟她撒嬌:「這個我不會啦!你來幫我一下啦!」ㄋㄞ一下,阿嬤基於怕我丟掉工作的疼惜心情,往往就會屈服於我的柔情攻勢。阿嬤越來越常笑,她的笑容讓我感到幸福,感覺做這份工作很有意義。

我覺得日照對長輩真的是一個大福音,至少讓他們可以走出來,有一個生活目標,家屬也比較能安心。我的母親在世的時候,我和家人如果知道這個資源就好了……

梅萍:照服員工作不只勞力也勞心,挫折感與成就感在內心交替出現。我的感想是,要花心思、花時間跟長輩磨感情。(圖/畢嘉士基金會)

雯琇:雞婆的我,常幫長輩道謝道愛

我在日照工作四年了,在這裡,每天跟長輩有很多的「互動」,久了大家的感情好得像一家人。也因為這樣遇到長輩結案──可能是家屬的照顧能量撐不下去,必須請家庭看護或是送到機構安養──不管是哪一種情況,我都會很捨不得。

一顆心懸在哪裡,會想知道他們離開日照後過得好不好?我和同事會利用周末放假,相約去探訪剛結案的長輩,「去看一眼,比較放心」。有個結案的阿嬤,住在我常去的傳統市場裡,我上市場都會特地繞過去看她,她如果坐在門口,我就會過去抱抱她。

公公婆婆生病都是我照顧的,我能夠體會家庭照顧者的無力,「要隨時注病人的動靜,那種想要休息又不能休息的辛苦。」所以遇到家屬想要抒發一下心情,我會聽他說,讓他宣洩一下。有時候我甚至會故意雞婆一下,比如會在長輩面前跟家屬說:「你媽媽常跟我說,你很辛苦。」希望能鼓勵家屬,讓他們知道自己承擔的責任和壓力,長輩其實都看在眼裡,也有很多的感謝。

我覺得很可惜,面對面的時候往往這些感謝的話台灣人都說不出口。我最近也常反省自己──像我對日照的阿公阿嬤,我會跟他們摟摟抱抱,可是我對自己的媽媽,我卻做不出來,「我去抱她,她也會不習慣,這一點蠻微妙的,」可是,我不想這樣,我想要突破──讓媽媽知道我愛她──

雯琇:長輩隨著年紀增長,體力與能力不如以往,難免都會有些煩惱,我會傾聽也會鼓勵他們。(圖/畢嘉士基金會)

桂珠:把日照長輩當自己父母照顧

  • 評分:
  • 1
  • 2
  • 3
  • 4
  • 5
  • (0)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