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忍的肉品真相!4千萬隻小公雞一孵化就被毒氣殺死製成肉粉

來源:USDAgov@ Flickr ,CC BY 2.0

肉的來源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殺死動物。許多家畜被塞在擁擠不堪的棚廄,以不符合自然的速成方式強加飼餵。

儘管如此,因為我喜歡吃肉,所以仍舊照吃不誤。不只我一人如此。根據統計,2008年每個歐洲人平均食用86.6公斤的肉(其中46%為豬肉,25%為家禽肉,18%為牛肉)。為了供應每個歐洲人一年86.6公斤的肉,數以百萬計的動物必須遭到宰殺。但是在食品問題方面,消費者長久以來置之不理的莫過於肉類。

牛是這樣被宰殺的

敏感的吃素者最好跳過這一節。因為食肉就表示宰殺動物,這個事實讓大多數消費者感到不自在,所以在食用肉品時就刻意不去想它。我認為我們至少應該意識到這個問題,畢竟別的生物是為了我們的口腹之欲而死。有鑑於多數消費者只認識分裝於塑膠盒的肉塊,所以我想描述屠宰家畜的情形。

在鄉村長大的我,還是小男孩的時候就旁觀過屠宰牛隻的過程。農人將飼養的牛牽到屠宰的地方之後,讓牛稍微休息一會兒,以便消除可能引發的壓力。接下來的一切則迅雷不及掩耳:以彈擊式麻醉槍打穿牛的腦部。那隻牛首先翻了一下眼睛,接著向前跪下,往右方癱倒在地。屠夫趕緊拿一根細鐵條穿過牛頭,摧毀腦髓。然後他割斷牛的咽喉,瞬間血如泉湧,而且牛的後蹄還微微抽搐著。由於失血過多,牛的身體很快就不再顫抖,而這個心驚膽跳的屠牛過程便結束了。

來源:stab at sleep@ Flickr , CC BY-SA 2.0

當時的我並不覺得殺牛很恐怖。那隻牛在農家過了一輩子,一直吃著新鮮的牧場青草,而且有溫暖的棚廄可以過冬。「屠宰」結束了一隻動物的自然生命週期。我當時最訝異的是那隻牛死得很安詳,沒有動彈和掙扎。對牠而言,應該是意想不到的死亡吧——幼時的我,覺得那是一種美好的死亡。這種屠宰方式顯然是正確的,因為德國的動物保護法第4a條規定:「一隻活生生的動物,只有在失血之前就已經麻醉的情況下,才准許屠宰。」彈擊式麻醉槍的使用,便是一例。某些特殊狀況,例如根據宗教教規以割斷喉管放血的方式屠宰動物,就必須依法向相關單位請示。

並非所有被屠宰的動物都能安詳死亡。2010年初,德國馬克斯魯伯納食品營養研究院的特洛格爾(Klaus Troeger)教授便提出警告:屠宰廠的工業化宰殺方式,有時因為射擊不準而釀成問題。自2001年起,鐵條——也就是所謂「動物腦髓搗壞工具」,已經在歐盟國家全面禁用,因為擔憂遭受狂牛症感染的腦髓會散播疾病。特洛格爾教授估計,使用彈擊式麻醉槍時,所有發射次數中有4%至7%並未正中腦髓,若不使用破壞腦髓的鐵條,動物經常在麻醉不全的情況下就被切斷咽喉。

有些豬隻被屠宰時也死得痛苦萬分。專家向德國《星》雜誌表示不滿:小屠宰場殺豬之前,先使用長型電鉗擊昏豬的頭部。而每日最多可宰殺兩萬頭豬的大型屠宰場則使用氣體讓動物昏迷:一個液壓驅動的金屬推動機,把好幾隻豬同時推進一個金屬籠子,然後送進充滿二氧化碳的容器中。德國動物保護協會指出,瀕臨失去意識時的掙扎可達20秒之久。



之後假如宰殺動物的過程出現紕漏,導致動物尚未死亡,那麼在送往煮沸室(為了去除豬毛)的途中就可能甦醒過來。馬克斯魯伯納食品營養研究院的特洛格爾教授說:「等於是把活豬丟進燒水中燙死。」因此他呼籲在屠宰過程中設置監控儀器,以確定失血的動物腦部缺氧而快速死亡。然而這種儀器並不便宜,在飽受價格壓力的行業中並不受歡迎。

動物在屠宰之後被取出內臟,皮、頭和四肢也被分離,身體大多被切成兩半或四等分。由於處理過程十分標準化,所以國際期貨交易市場甚至可以在半隻冷凍豬的價格上進行投機炒作。不過大部分還是交由大型肉廠迅速切割成肉塊。只要切了幾刀,動物原本的形體就難以辨認了。適用於食物料理的肉塊就被放入塑膠盒,然後以真空包裝或是噴上增加保存期限的氣體。最後再將保鮮膜熔接於塑膠盒——禮拜天的烤豬肉餐就有著落了。

每隻豬只有0.75平方公尺的空間

時間就是金錢。這句話不僅適用於家畜的屠宰與支解,對於家畜的飼養而言更是最佳寫照。飼養的時間愈長,所需的飼料就愈多,在棚廄裡占據位置的時間也愈久。因此吃飼料長大的家畜,在短短幾個月之後就結束了生命。

一隻豬的壽命可達12年。飼料豬在4至6個月大時便達到100至130公斤的屠宰重量。牛的壽命大約是20年。通常一旦牛的體重達到500公斤,也就是15至18個月大時,便進行屠宰。放牧牛隻則在2歲時宰殺。乳牛因為每年產下一隻小牛,所以等到4、5歲時才被屠宰。犢牛(母牛親自餵奶的小牛除外)在出生後隨即與母牛分開,喝代乳粉長大,幾乎不餵粗飼料,所以肉質細嫩白淨。犢牛長至5、6個月大時,也到了宰殺時刻。

豬隻的飼養條件,受到現行法律和養豬場狀況的影響而有極大不同,但是自由放養的豬卻少之又少。今日大多數的家畜,終其一生都在棚廄裡被飼養著,而且幾乎再也沒有替家畜取名字的農夫了。只有20隻家畜的小農家,自然敵不過棚廄裡擁有數百甚至數千隻動物的大型農莊。

來源:titanium22@ Flickr ,CC BY-SA 2.0

工業化生產的肉類有利也有弊。主要優點:鉅額投資新的棚廄,促使家禽家畜的飼養技術現代化,包括廢水處理以及過濾臭味。透過測試無虞的系統,水和飼料可以自動供給,所需的勞工數量因而大幅減少,進而節省了開銷。對於農民而言,生產變得更有計畫性,因為產量穩定,也可以預知肉的品質。疾病較以往更能及早發現,家畜感染寄生蟲的情形(食用感染寄生蟲的肉,也可能對人體有害),譬如蟯蟲,幾乎已不復見。

我訪談了哈爾特曼(Sabine Hartmann),以便瞭解工業化家畜飼養的弊端。她在維也納的國際動物保護組織「四爪」(Vier Pfoten)負責有關動物飼養的事務。我首先詢問:「如何飼養家禽和牲畜?」她先以飼料豬為例向我說明:「我們認為德國對飼料豬的飼養規定非常簡化:一堆豬被塞在最擁擠的空間裡。地面刻意挖了縫隙,好讓豬透過本身的活動把糞便踩進洞中,以方便清除。豬圈裡並沒有鋪上舒適的材質,通常只有一條鍊子或者一塊木頭,供這些動物進行活動。因為牠們很聰明,所以很快就覺得枯燥乏味,開始互相咬尾巴或耳朵。」



「100公斤重的飼料豬,依規定必須獲得0.75平方公尺的空間。這幾乎等於一頭豬的體積。在這種情形下,牲畜根本不可能一起躺下來!」哈爾特曼女士批評道。一頭牛的法定所需空間也同樣小得可憐。目前德國除了飼養小犢牛有法規可循之外,對於一般牛隻根本沒有法令管轄。在飼養乳牛方面,「拴養」一直很常見。哈爾特曼女士說:「乳牛或許終生都只能在被拴住的地方往前後各進退一步而已。

來源: USDAgov@ Flickr ,CC BY 2.0

「我們見到的是,牲畜必須適應飼餵系統,而非飼餵系統迎合牲畜需求。」她指責道。自由行動、掘土、扒地、日光——大部分的家禽和牲畜從未體驗過。

被丟棄的雞

就連禽畜也演變成商人追求最大利潤和節省成本的工具。由於特殊的高產品種獲利較多,造成傳統家畜瀕臨滅絕。

我便以雞為例,解釋這個問題引發了哪些不堪後果。2008年歐盟27國生產的雞肉共計116億公斤。只有靠著快速長肉的高產品種,才能締造如此龐大的產量。但是因為肉雞的品種不利於下蛋,於是發展出特有的品種。專業術語稱為雜交品系:今日用於工廠加工製造的雞,不是肉雞就是產蛋雞,從來沒有既是肉雞又是產蛋雞的情形。

自1960年起,因為強力倡導高產品種雞的養殖,於是禽肉業締造了高效益的佳績。2004年《新蘇黎世報》報導:「養殖雞的大舉成功,從數據便可一目了然:在混種革命之前,一隻普通飼料雞大約需要4公斤飼料,才能長1公斤肉,而現代的高產品種雞只需2公斤飼料。」產蛋雞的生產效率也由每年200顆蛋增至300顆,成果驚人。美國的數據資料顯示,這種高效率大幅降低了生產成本:在50年當中,生產1公斤禽肉的成本降低了90%,已經低於美金50分錢。

對於禽畜而言,這種趨勢帶來諸多負面影響:籠飼的惡劣環境條件,甚至已促使政府官員下令從2012年起全歐禁止。然而為了不讓雞群互啄,使用燒熱的刀子剪斷雞喙仍舊受到法律許可。引發互啄的最主要因素是壓力,所以農民也在黑暗中飼養雞群,以緩解這種現象。由於高度雜交育種雞的抵抗力較弱,因此不適合放山養殖。這些雞因為缺乏運動,再加上高熱量飼料,所以體重直線上升,餵飼期結束時幾乎無法走路。動物保護人士對此提出批評:「成長速度快的雜交育種肉雞,在32至36天就達到適合屠宰的體重。從第25天開始,牠們已經舉步維艱。

今日的雞品種有特別發達的胸部肌肉,畢竟最受消費者歡迎的是雞胸肉。但是最常被大眾遺忘的是:一隻雞不是只有雞胸和雞翅而已。昔日用來熬煮濃郁雞湯的部位,今日往往以冷凍方式外銷非洲。拜工業化大宗生產以及雞胸肉售價穩定之賜,業者可以將剩餘部分賤價賣出,或者乾脆直接丟棄。《新蘇黎世報》指出,因為今日的產蛋雞瘦骨如材,幾乎沒有肉,而且消費者不再喜歡雞湯,所以大多數的產蛋雞只下蛋一年就被屠宰,加工製成肉粉,最後送到水泥工廠焚化。

被屠宰或扔掉的不只是衰老的雞,就連小雞也不例外:由於高度雜交品種的公雞既不會生蛋,肉又不多,在生產成本有限的情況下,根本不值得養殖,因此孵化不久的小公雞即被挑出,用氣體毒死之後通常加工製成肉粉。《南德日報》於2009年報導,在德國約有四千萬隻小公雞在出生後被殺死,而每年在德國被吃掉的雞約有四億隻。順便一提,著名的義大利莫札瑞拉乳酪的製造過程也有同樣令人詬病之處:動物保護人士譴責,因為小公牛對牛奶的生產沒有貢獻,所以在出生當天便遭溺死,或者在附近的樹上被吊死。

所有這些問題目前幾乎沒有解決辦法。雖然也有主動保護傳統禽畜品種的農民,譬如在養雞方面,母雞負責下蛋,公雞則是肉雞(這些雞稱為雙用種)。然而這樣的飼養生產方式對於工業化生產並沒有影響力。就算是有機農也無法承擔每年只產200顆蛋而非300顆蛋的母雞。小型育種者幾乎不可能培育出這樣的雞種,養殖業者需要雜交育種的牲畜,但只能拿到最終成果。



雜交育種雞,是由少數跨國企業獨霸的市場。2007年德國綠色和平組織在一篇以〈畜產壟斷〉為題的文章中寫道:「只有四家企業集團供應產蛋雞、肉雞、火雞和其他家禽的種禽給全世界。」機密的技術以及基因組定序的專利,保護了所培育的禽種特性,以防止他人仿冒,獲利的僅有少數幾家企業集團。

誠如所見,禽畜育種市場也有集中化的趨勢。動物世界的多樣性隨著這種發展而消失。養在廄棚裡的動物愈來愈單一化。綠色和平指出:光是漢德克斯基因育種公司,就掌握了80%的育種雞褐殼雞蛋市場。在豬隻育種方面,德國的豬隻有99%單單由四種品種構成。工業化的禽畜育種,對於物種多樣性無異是一項威脅:全球八千種商業培育的動物品種當中,每個月就有一種會滅絕。

氣候殺手:肉

肉的問題一籮筐,因此科學家已經在實驗室利用細胞培養肉類。如果有研發團隊能夠在2012年底之前讓所謂的「人工肉」上市,善待動物組織(People for the Ethical Treatment of Animals)將頒發一百萬美元獎賞。 目前失敗的原因除了技術困難之外,最主要是經費問題。況且也沒有人能夠保證銷售成功——難道你很期待入口的披薩含有人工臘腸?

距離肉排在實驗室誕生還有一段時日。這段期間不只是動物要繼續承受工業化生產的戕害,還有我們的地球也是。雖然全球氣候變遷被視為農業生產的大敵,但是肉類生產卻是氣候環境的強大殺手。姑且不論每一隻動物所受的煎熬,我們先來審視大量養殖動物對生態環境的影響。

如果與農作物的生產相比較,養殖禽畜簡直沒有效率可言:欲生產1公斤的肉,雞需要2公斤的穀物,已經長大的豬需要4到5公斤的飼料,牛則需要8至9公斤的飼料。而製造這些飼料需要許多資源。聯合國糧農組織2009年指出,養殖禽畜需要的用水量占全球8%,最主要是澆灌做為飼料的植物。除了三分之一的農地用於生產飼料之外,地球上無冰覆蓋的面積就有26%是用來養殖禽畜的草原。

就飼料的耗費量而論,養殖禽畜對於氣候的破壞實在罪惡深重。2006年聯合國糧農組織指出,養殖禽畜是濫砍熱帶雨林的主要原因之一。「亞馬遜河流域遭到濫砍濫伐的面積,有70%成為放牧草原,剩餘土地則大多用來種植飼料作物。」

諾貝爾獎得主帕卓里(Rajendra Pachauri)是聯合國跨政府氣候變遷委員會(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的主席,2008年他在英國廣播公司(BBC)的專訪中指出:「防止氣候變遷的方法,也應該包括改變飲食習慣。」他呼籲民眾能夠自動節制肉類的食用量:「其實我們心知肚明,少吃肉有益健康。更何況放棄肉食還能降低溫室氣體的排放。」

改善飲食習慣的十項建議

我們每一個人都能為改善世界盡一份心力。在這個社會的經濟模式裡,我們所擁有的消費者身分,賦予了我們進行改變的權力。在此我提出改善飲食習慣的十項建議,或許能夠激勵大家改變消費習慣。



一、攝取更健康的食物。
二、少吃肉。
三、購買有機食品。
四、購買當季產品。
五、購買在地產品。
六、注意品質認證標誌。
七、學習下廚烹飪。
八、盡量嘗試各種各樣的食物。
九、注意你的錢流向何處。
十、自助也助人。

或許大家在看完本書之後,也確信必須改變自己的飲食習慣。不過這項改變需要多費一點功夫。想要使自己的飲食更健康,就必須徹底檢視自己的食物。讀完本書,也表示你已經跨出了第一步。

書籍資料

書名:食物的全球經濟學:從一片披薩講起
作者:保羅.特倫默(Paul Trummer)
譯者:洪清怡
發行日期:2013/11/13
出版社:衛城出版

保羅.特倫默 Paul Trummer

經濟記者,居住於維也納。曾任職於《南德日報》網站和《金融時報》德文版(Financial Time Deutschland)。二○○七年返回奧地利,任職於維也納《速遞報》(Kurier)。

  • 評分:
  • 1
  • 2
  • 3
  • 4
  • 5
  • (3)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