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廉航墜機150人罹難》為什麼我們不應該禁止憂鬱症患者當機師、醫師、老師!

德翼航機日前從巴塞隆納飛往杜塞道夫航程中撞山,造成全機150人罹難之悲劇,經過檢視航行記錄,法國檢察官宣布,該航班副機師盧比茲把正機師反鎖駕駛艙外,降低飛行高度,蓄意撞山。

根據德國聯邦飛航局的資料,盧比茲在2009年時罹患「重度憂鬱症」並有治療的記錄,警方在盧比茲家中,也搜出治療精神疾病的藥物。然而,檢方卻在其住處找到多張撕毀的醫師診斷文件,其中一張甚至是要他空難當天應請病假,顯示盧比茲隱瞞病情、甚至可能拒絕治療。

儘管目前尚無法得知28歲副機師的動機為何,但法國檢察官認為:「一般人自殺的時會單獨尋死,但這次卻帶上150條人命,我不認為這是自殺。」來自德國的報導指出,盧比茲因與女友分手,可能正面臨「情變」的「個人危機」。然而,盧比茲在德翼同事和認識他的友人受訪時,全部表示不可置信,一致相信副機師「看起來很正常」,只有他的前女友揭露驚人事實:盧比茲在私底下判若兩人,「他對工作環境很不滿、薪水太少、擔心失去工作契約、壓力太大、聊天時會突然發怒、甚至曾把我鎖在浴室裡面好一會兒。」

憂鬱症是二十一世紀的「健康殺手」。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報告,憂鬱症、癌症與愛滋病是本世紀戕害人類健康,造成人類失能的三大疾病。憂鬱症造成患者自尊的喪失、酒精及藥物濫用、身體健康的惡化及人際關係與生活品質的破壞。根據統計約有三分之二的憂鬱症患者曾經企圖自殺,而十分之一的憂鬱症患者不幸死於自殺。憂鬱症患者自殺雖大多單獨尋死,但如果病情嚴重造成思考障礙或現實感喪失,也會出現類似「產後憂鬱症携子自殺」或「憤怒恐懼發作的延伸性自殺」,危及無辜的受害者。儘管憂鬱症對患者及家屬造成巨大的身心傷害,令人意外的是,接受適當治療的患者竟然少於十分之一。

憂鬱症很少被正確診斷及治療的原因很多,包括:

一、患者常常不覺得自己「憂慮」,反而較常以「非特異性的身體症狀(例如胸悶、疼痛、失眠、疲勞…等)」來表現。

二、憂鬱症患者儘管處在「崩潰」邊緣,仍能努力維持一般生活運作,使得周遭親友無法察覺。

三、憂鬱症病患常常缺乏病識感,而且社會常對精神病患歧視。

四、憂鬱症的病理特質常被誤解,有時甚至精神科及心理衛生工作人員也會有不正確的觀念及態度,包括:「憂鬱症是壓力造成的」、「意志力不夠堅強的人才會得憂鬱症」、「重鬱症患者不應該從事高度壓力性的工作,例如老師、醫護人員」…等等,這些都是一般人對於憂鬱症很常見的誤解、歧視及迷思。



憂鬱症治療本身並不困難,最困難的是病患「缺乏病識感」,有時須要藉由親人或好友的協助才就醫。此外,社會風氣把精神疾病當成忌諱,對精神病患多加「歧視」,更造成患者隱匿病情,延誤就醫,造成大禍。以這次事件為例,如果社會不能理性面對,情緒性地排斥憂鬱症患者飛行,就會造成飛行員都不敢接受治療。英國皇家學會精神醫學會理事長Simon Wessely也出來呼籲千萬不要因此禁止憂鬱症患者從事相關工作,造成更嚴重的「歧視」,更多的隱匿病情。

所以,我們要如何協助身旁不願就醫的憂鬱症好友或親人呢?以下提供一些簡單的方法和原則:

1.了解當時者的燃眉之急。像堆積如山的家事或哭鬧的小嬰兒,都可以成為患者崩潰的「最後一根稻草」,所以,若能幫忙做一些家事、當一下臨時保母、聽他們的抱怨訴苦,都能讓患者更信任你,願意聽你的建議,考慮就醫。

2.要了解憂鬱症是腦部化學失調,更是生理的疾病,如果硬要他們「振作一點、別那麼負面」,則如同「要斷腿的人起來走一走」,缺乏同理心。

3.幫忙他,關心他,送上點心或寫個小卡片,有時都能是很大的撫慰。

4.要有耐心,別過度期待他能馬上有改變,記得隨時肯定他有小小的進步。

5.最後要清楚自己的極限,生病常常並不是關心、愛護、祈禱、或休息就會康復,記住,你不是他的醫生,不要把自己也逼到崩潰。

憂鬱症是隱形的殺手,即使生活在身邊的至親好友,都可能無法察覺輕微的憂鬱狀態。憂鬱症常被誤解、歧視及恐懼,以致患者隱匿病情,延誤就醫,所以社會大眾要對憂鬱症有更清楚理性的了解,去除患者就醫的障礙,才能全面改善憂鬱症的預防、診斷與治療。

作者簡介_蘇冠賓 教授

中國醫藥大學及附設醫院 精神醫學教授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