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9歲孩子全身浮腫、插滿管子...安寧醫師:我到現在都不懂,我們是治療小朋友,還是治療父母?

有個9歲的小朋友,小朋友人生最後的一段路是個悲劇,當大家在討論醫療自主性,父母何時放手,長痛不如短痛等等的議題時,我心裡只想著小朋友母親講過的一句話:「能看著他一天算一天」。

小朋友最後一段活著的價值到底在哪裡?裝著呼吸器,吊著升壓劑,全身浮腫,沒有意識的躺著,這真的是父母想要的?對為人父母而言,不管兒子變成什麼樣子,只要還沒斷氣,心還緩緩跳動著,就還是「活著」,但死了,就是「零」,什麼都沒有。無論「活著」的實質價值多小(實質的價值,社會功能、生產能力之類),都是「零」的無限大倍!

身為一個醫生,的確無法去評論病人父母所做的任何決定,看到聽到小朋友最後那段路的遭遇,只能替他感到難過,但也僅止於難過,全身浮腫靠著管路活在父母心中,我們是治療小朋友,還是治療家長,我到現在還是不懂......

還有還有......不過已經寫了夠多了。這篇文章很長很沉重,但我寫完了,卻無比自豪,因為我陪著不少人走過最後一段難走的路,我曾經為患者流淚,我曾經為了安寧評鑑跟病房護理長對罵,我曾經大庭廣眾唱歌為安寧活動募款,我曾經在患者過世時,親手替患者闔上來不及閉起來的眼皮,別懷疑,我真的幹過這種事。我雖然走不了安寧這條路,但那段時光,我真的很自豪!

本文獲《張鉦隆 醫師》授權轉載

作者簡介_張鉦隆 醫師

家庭醫學科專科醫師
任職基層診所醫師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