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70歲失智阿伯,找回全部記憶!「專為老人創造幸福」的第一名神經內科醫師

(攝影:張家毓)

「就算記憶消失了,我所過過的日子也不會消失;我失去的記憶,仍然會留在和我一起生活過的人們的腦海中......」這是日本作家荻原浩在小說《明日的記憶》中,寫下阿茲海默症患者充滿希望的心聲。

然而現實生活中,受失智症所苦的病患及從旁照顧的家屬,更多時候卻深陷在無奈痛苦中,而無法逃出黑暗的深淵。

但這位醫師,卻讓病患和家屬重見光明!

他是陳右緯,現任壢新醫院「神經內科」主治醫師,在《良醫健康網》近4萬筆網友票選中,獲得「神經內科」分享數第一名好醫師的評價。他曾赴美國麻州總醫院擔任腦中風中心研究員研究「中風的超音波學診斷」,並刊登於國際期刊《stroke雜誌》上;也曾讓一名在3個月內急速失智的70歲老伯伯,手術後完全恢復記憶。

根據「台灣失智症協會」資料顯示,民國105年失智症人口已逾26萬人,大約每100人就有1人罹患失智症;而世界衛生組織(WHO)統計,中風自1990年以來是已開發國家中繼缺血性心臟病、癌症之後的第三大死因。

可見「失智、中風」,這些與「老人」幾乎可以掛上等號的名詞,已成為近年來每個家庭都必須面臨到的隱形殺手。

當台灣逐漸邁入高齡化社會,一個「專看老人」的醫師,是如何與這些老病人相處,為失智老人創造幸福的晚年生活?同樣專注在中風研究上的這名醫師,又是如何與臨床病人互動,才能獲得網友眼中的第一名好醫師?

讓70歲失智老伯恢復記憶
「謝謝陳醫師...不用讓爸爸到養護中心」

說起從醫24年遇過最特別的案例,陳右緯提到,過去一名70多歲的老伯伯在3個月內得到「急性失智」(編按:一般失智症約7~8成為「退化性失智」,僅2~3成為「急性失智」),發現異常後,家人心急地將老伯伯送往醫院檢查。

「經過檢查後,發現他因為有副甲狀腺腫瘤,引發血鈣過高的現象,才導致急性失智的發生。」陳右緯解釋。但在經過團隊矯正鈣離子及副甲狀腺的開刀手術後,老伯伯完全康復恢復記憶、回到原本正常的狀態,且沒有任何後遺症。

失智症患者大多為不可逆的退化性疾病,只能靠藥物控制,但因為陳右緯的即時精確診斷,讓老伯伯把握治療黃金期、免於失智危機,更讓一整家人從愁雲慘霧中重獲希望。

「謝謝陳醫師...原本我們已經準備要送爸爸到養護中心,現在都不需要了!」家屬激動又充滿感謝地向陳右緯道謝。這件事也讓他體悟,多一分用心診斷,甚至能讓一個病人的命運大大改變。

要病人承認「我失智了」非易事
面對老人有一套!他不稱「失智」而稱作...

但陳右緯在診間遇到的病人,大多為緩慢發生的退化性失智。要一個病人開口承認「我失智了」、「我癡呆了」這樣的說法,並不是件容易的事。

於是陳右緯改變了這樣的說法。「面對失智病人,我會跟他們說這是『老化』啦!」陳右緯解釋,要先讓失智者們在心理上接受後,再慢慢跟他談目前的狀況,以及後續要配合的治療計畫。

那如果碰到失智長者不願就醫呢?「我們會跟家屬配合,像是病患若出現頭痛、頭暈的狀況,會請家屬跟病患說是來做健康檢查、來保健的,要找出頭痛的原因......他們通常比較能接受。」

陳右緯補充,「也會透過跟病人聊天,知道他在意的點是什麼,再想較適合他的方法。」像是曾遇過一位阿嬤不願意接受治療,陳右緯就告訴她說家中的孫子還需要她照顧,如果身體垮了孫子怎麼辦?聽得阿嬤趕緊乖乖就醫,並定期複診接受治療。

「如果跟病人比較熟一點的時候,對那些年長的病人,態度上需要比較權威的控制,因為你跟他一直好好的說,有時候(病人)不一定聽得進去。」看似脾氣溫和、好好先生的陳右緯,面對一些老病人卻也會適時拿出該有的權威。

也因為用心觀察不同病患的狀況而「因材施教」,許多家屬都慕名而來,陳右緯甚至曾看診到半夜一點半。

8年前父親腦部缺氧、突然看不見
「碰到自己變家屬時,那種不安就會有...」

儘管從醫20多年碰過各樣的案例,但想起8年前父親的一段往事,陳右緯語氣突然沈澱下來...「因為父親本身就有心房顫動問題,有一次他是輕微的短暫性腦部缺氧,結果早上起來要澆花的時候,竟發現有一半看不見!」

原以為看過無數中風病患,理當不會慌張的陳右緯卻說:「真的碰到自己變成家屬的時候,那種不安就會有......」

還好陳右緯在第一時間發現後恢復冷靜,並立刻送醫幫父親治療。「後來檢查出來他有心律不整的問題,因為有即時處理、復原也滿快的,這幾年來他都很規律地服用抗凝血劑。」

也因為父親的這場緊急事件,讓陳右緯在之後面對病人的心態上,有了不一樣的改變,「終於能體會身為一個家屬的焦急心情...」他不再是冷淡地照著SOP問診的醫師,而是多了一份體恤病人及家屬的同理心。

(攝影:張家毓)



祖父肺癌過世衝擊,立志當醫師研究「老人」
發現神經學領域的奧秘

問到當初為什麼會想當醫師?陳右緯說,年幼時看到祖父因為抽煙導致肺癌,後來離開人世...「那時候就覺得,一個疾病對於老人家來講,確實是一個滿大的傷害跟負擔,就希望之後有一些研究跟貢獻,能朝老人這一部分來發展。」

至於後來為什麼會選擇走內科,又是相當複雜的「神經內科」呢?

「我們在大四的時候有學到一門神經學,那時候每一個學門都要學:眼科學、耳鼻喉科......就覺得神經的路徑跟傳導、解剖生理滿有趣的,也發現臨床神經學很有條理,如果能進一步探討的話滿好的。」就這樣,民國81年開始,陳右緯一頭栽進神經內科的領域。

不論是半夜兩點被叫來、晚上要睡醫院
「看到病人的手能舉起來,一切都值得了!」

「但當時神經學的治療,跟現在又有很大的不同。」陳右緯解釋,過去偏頭痛、癲癇、整個神經的路徑、病變、脊髓病變......即使正確診斷出病因,但能能治療的疾病很有限。

「雖然治療很有限,卻充滿未知的挑戰、很有趣啊!現在隨著醫療新科技的發展,像是『動脈內取栓術』治療法等,讓我們可以幫助到更多需要的人,是件很興奮的事。」

陳右緯從醫24年來,在臨床、研究、台大教課都持續保有熱情,每年都發表「腦出血、血栓溶解癒後狀況」等中風的相關論文。「如果我們在這個發展的過程中,可以把新研究有效的治療拿來幫助病人,就覺得這樣的一個過程滿吸引人的!」陳右緯更舉例,「在推急性中風治療的時候,每次看到病人進來時半邊偏癱、手腳沒有力氣;但經過馬上的處置,譬如『血栓溶解劑』的治療後,我再到加護病房去看他,他的手就可以舉起來、腳也可以舉起來,而且吵著要出院…」

「每次看到病人在醫療下可以快速恢復到原來的狀況,會覺得不論是之前半夜兩點被叫來、禮拜天被叫來、或是晚上要睡在這裡......一切都值得了!」陳右緯感性地說道。

家屬—失智患者背後隱形的病人
面對高齡化社會,醫師給照護者的建議

(攝影:張家毓)

面對高齡化社會給照護者的建議,陳右緯也強調:「先照顧好自己,才能照顧好家人!」

「以病患的家族來講,這也是一個team work啦!透過社會福利或是一些病友團體、支持團體的部份,善用這樣的資源,運用一個『團隊』的概念來照顧,不要讓自己的體力跟心理上的負擔過重......我相信是現代社會必須要有的觀念。」

而在醫療研究的下一步計畫,陳右緯表示,目前跟中央大學資訊工程系吳曉光教授與洪炯宗教授合作,研究「穿戴式裝置於中風復健之運用」的概念跟做法,希望未來能順利運用在病人日常生活中的復健跟健康管理中。

一名網友這麼評價陳右緯:「陳醫師總會適時給予解說及適當的診治,當因地域關係需要轉診時,他不是隨便轉診給台北某醫院的神內醫師,而是針對我的病症,轉診給適當的神內醫師......近一年的時間我的病症得以穩定,這樣好的醫師不推薦他要推薦誰呢?」

網友Crystal也說:「陳醫師看診非常仔細,即使病人再多也是一樣地看診,照顧病人上不遺餘力,是值得推薦的好醫師!」

也因為體認到「一個病人殘障,其實代表要全家動員,甚至對整個社會也是一個衝擊」,陳右緯每次看到成功案例後,更覺得一切辛苦都值得,「這也是讓我們可以持續在這部分進一步發展的原因吧!」

經歷24年來與臨床病人的互動,並且因新科技的發展、逐步克服醫療技術上的障礙,陳右緯無疑成為「專為老人創造幸福」的醫師。他也期許自己,要繼續在臨床、研究、教學上努力,找到為人類創造美好未來的更多可能。

醫師簡介_陳右緯

經歷:台大醫學系、台大醫院神經部兼任主治醫師、美國麻州總醫院腦中風中心研究員

現職:壢新醫院神經內科主治醫師

專長:腦血管疾病、巴金森氏症、老人失智症、癲癇、神經肌肉病變、偏頭痛

書籍簡介_百萬網友力推的TOP1良醫真心話

百萬網友力推的TOP1良醫真心話

出版社:商業周刊  
出版日期:2018/02/01

良醫健康網,全台唯一網友直選 
超過600萬人氣響應的24專科TOP1良醫,
分享他們溫暖動人的診間故事與私房養生術。

真正的專業,是醫病入心
吸收再多醫學常識,不如認識一位好醫師

>>立即購書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