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我最後一次機會」4歲女童淚崩懺悔》要求小孩「好,還可以更好」,就是一種情緒勒索

於是,就好像「權威」永遠是對的。在「權威」的要求下,我們就像在食物鏈的底端,不能做自己,也不能違抗權威的要求,否則就是「不識好歹」、「自以為是」;甚至,我們連「受傷的感覺」似乎都不能有,我們需要合理化自己的痛苦,「理解」對方不合理的要求,過度嚴厲,甚至人身攻擊的言詞與責罵,都是「為我們好」,因為「棒下出孝子,嚴師出高徒」,而且「愛之深,責之切」。 

我們變成,需要花很大力氣去「美化」權威者對我們的傷害與不尊重,藉此讓受傷的自我「可以感覺好一點」,也唯有這樣,我們才能繼續在這樣的環境中忍受、生存。

而我們卻忘記,一件對我們而言,非常重要的事: 

「身為一個人,我們有感受,也有需求。我們應該要被尊重、被理解,而不是被『你應該』的教條壓抑,使得兩人互動時,只有一個人的聲音。」 

實際上,就算是與權威互動,仍然是兩人關係。在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裡,人生而平等,即使職位、身分不同,但彼此都是一個獨立的個體,需要互相尊重、理解。 

可惜的是,我們的文化,教我們如何對權威者「順從」,卻忘了教導我們,如何學會「尊重別人」,以及如何學會「不讓別人不尊重地傷害我們」。 

而當我們僅從文化與權威者那裡學會「順從」,以及「權力位階低的人就該被壓迫」時,我們自我的價值將所剩無幾。日後,當我們成為權威者時,是否也會這樣去要求別人順從?以展現自己的權力、自我價值? 

我認為這是很有可能的。

但實際上,「尊重別人」的行為,才是「展現自我價值」,也讓別人感受「自我價值」的最有力表現。

書籍簡介


書名:情緒勒索:那些在伴侶、親子、職場間,最讓人窒息的相處
作者:周慕姿
出版社:寶瓶文化
出版日期:2017/02/02

周慕姿

諮商心理師/心曦心理諮商所負責人,同時是宇聯心理治療所特約企業講師、企業諮商師;微煦心靈診所兼任心理師;《健康看我》、《醫師好辣》、《大腦先生》等節目的專家群。

曾任中崙諮商中心心理師、新店高中輔導老師、台大心輔中心實習心理師等,並擁有阿德勒鼓勵諮詢師講師資格。 從傳播到心理諮商、心理師到金屬樂團主唱,不管在哪裡,似乎都是個「非典型」角色,一路上也面臨許多考驗與自我掙扎。

因此,周慕姿對自己諮商工作的期待,是希望能幫助人看到自己的選擇「是怎麼被困住」,還有「為何被困住」;而後,幫助他們看到「自己擁有的能力」與「其他的選擇」。

她相信:我們擁有「選擇的自由」,以及,若能以「真實的自己」面對生命,我們就能掙脫無形的束縛,獲得真正的自由。 對她而言,「接納自己,獲得自由」,是人生最重要的事。

  • 評分:
  • 1
  • 2
  • 3
  • 4
  • 5
  • (0)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