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仙神水喝起來像尿...」成大醫師賴明亮罹癌告白:明知偏方無效,能救命都願試

名醫罹重病 怨天求神問偏方

北醫小兒內分泌科主任許薰惠
中風/5年走不出憂鬱

「我心裡很清楚,再怎麼努力復健,也無法讓癱掉的右手、右腳復原。」北醫小兒內分泌科主任許薰惠道出心中的無奈。她強調,很多民眾把醫師當做神,其實醫師生病時,比民眾更無力、更無奈。

十年前,許薰惠突然在游泳池倒下,醒來後不僅右手右腳癱了,也失去了語言能力;當時,她非常沮喪,無法接受事實,長達五年無法走出來,每天跟家人說不到幾句話。後來在家人支持及鼓勵下,才漸漸接受中風的事實。

「當時一整天,我只有三分之一的時間心情是好的,其他三分之二的時間都悶悶不樂。」沮喪歸沮喪,許薰惠心裡很清楚,如果不積極復健,手腳肌肉很快就會萎縮、僵硬;她憑著過人的毅力,短短三個月戰勝中風,四個月後即重披白袍看診。

知道病程發展 清楚醫療極限

回想起過去三千多個天天復健的日子,許薰惠說,漫長復健之路,非一般人能想像,只有經歷過的人,才能知道背後的辛酸。許薰惠說,家人支持及鼓勵很重要,當時要不是先生及兒女的鼓勵,她可能無法這麼快站起來。

許薰惠的另一半李石增,是林口長庚醫院院長,也是國內腦神經外科權威,太太倒下那一刻,他比誰都無奈,「民眾都把醫師當成神,把所有的疾病全權交給醫師處理;坦白說,當醫師本人或是家人生病時,才真正明白醫師是最糟糕的職業。」

曾經歷經家裡長輩生病的李石增說,醫師不是神,無法治癒所有的疾病;病人找醫師,希望二十四小時都能獲得醫師關心,好像看起來很權威,「其實面對自己親人生病,也有無力感,因為我很清楚病程的發展,也很清楚醫療極限在哪裡。」

「我是神經外科醫師,知道腦部神經一旦損壞就無法復原,即使復健也無法重塑腦部神經網絡。」李石增表示,太太突然中風,讓他感到很沮喪,自責明明知道太太有高血壓,卻沒有提醒她注意。許薰惠中風時,李石增評估她沒有生命危險,所以沒有動手術取出血塊。

李石增坦言,幸好太太當時沒有動手術,不然今天情況可能會不一樣。因為很清楚所有的狀況,所以他沒有帶太太四處求醫,也沒有尋求另類療法,吃各種補腦健康食品,惟一做的是努力積極復健。

復健持之以恆 中風重返職場

坊間中風復健花招一堆,許薰惠沒有找高檔復健中心嗎?李石增說,中風復健不用特別的先進儀器,醫院裡的復健器材已經足夠,中風病人要站起來不能靠別人,只能靠自己,面對疾病、有正面想法,才能再繼續往前走。

坐在一旁的許薰惠,臉上始終帶著笑容說:「我每天持續復健,不是為了進步,而是不想退回原點,惟有這樣我才有勇氣再往前走。」中風打亂了許薰惠的人生,也讓她更能體悟病人的心情,了解病人的痛及心情。

每個人都需要鼓勵,她也不例外。生病後,即使別人一句簡單的鼓勵,也會讓許薰惠充滿能量,覺得自己又往前跨了一大步。「鼓勵,就像一劑強心針,可以讓人打起精神,讓人有正面能量。」許薰惠嘆口氣說,自己是醫師,當疾病找上門時,也曾想逃避,但逃避不能解決問題,惟有面對它才能戰勝疾病。

最後,她鼓勵中風病人,不要放棄自己,只要持之以恆,一定可以重返職場。

許薰惠Profile

現職/台北醫學大學醫學系小兒學科副教授、北醫附醫小兒部小兒內分泌科主任

專長/ 一般兒科醫學、小兒遺傳罕見疾病醫學、小兒新陳代謝內分泌醫學

※本文獲《中時電子報》授權轉載,原文

  • 評分:
  • 1
  • 2
  • 3
  • 4
  • 5
  • (2)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