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醫院裡每天洗澡,她卻仍拜託孩子再洗一次...一個病床上阿嬤沒說出口的最後願望

家屬的貼心對病患而言很重要

生病的人,總是特別脆弱,非常需要家屬的呵護。尤其老人家在臨終前不舒服時,會有許多特殊的要求,往往在事後會讓家人唏噓不已。這樣的事情,我在擔任護理工作時也見過不少。

一位住院的阿嬤,總是溫溫柔柔的,對於我們所做的一切常懷感激,把「謝謝」掛在嘴邊,讓我印象深刻。

阿嬤住院幾天後,開始跟子女說:「我要洗澡。」但是身邊照顧的子女總是匆匆忙忙,有時還會不耐煩地說:「妳這樣躺在病床上要怎麼洗啊!」

我聽了覺得很好奇,因為我們護理師每天都會幫阿嬤擦澡,為什麼她還是要求小孩幫她洗澡?

阿嬤洗澡的要求聽了幾次之後,我忍不住跟阿嬤的子女說:「我每天都有幫阿嬤擦澡,但是她是不是想要你們幫她洗澡?你們要不要幫她洗一次?」她的子女聽了,就不耐煩地轉過頭對阿嬤說:「人家護理師已經幫妳洗過了,妳就別再說要洗澡了啦!」

其實,我還有一個疑慮。阿嬤如果是希望能夠跟孩子獨處,其實不一定要洗澡才能,她到底是想要跟兒女做什麼?為什麼這個要求是洗澡呢?

當時我回家還跟我媽媽說這件事。我媽說:「妳一定是沒幫人家洗乾淨,所以她才想叫小孩幫她洗。」

阿嬤要求洗澡這件事又持續了幾天,子女仍然忽略這件事。

有一天,突然有個聲音告訴我,我應該對阿嬤問個究竟。於是我跑到阿嬤病床前,問她:「阿嬤,妳是不是想要沖水洗澡?」我猜想,阿嬤是不是想暢快地沖個澡?

阿嬤搖搖頭。

我又問:「阿嬤,妳是不是要抹肥皂?」阿嬤每天只有擦澡,沒有用肥皂搓洗,會不會覺得沒有「洗香香」?

阿嬤點點頭,說對。

於是當天我就跟阿嬤的兒子說:「你可以明天帶一塊肥皂來醫院嗎?我要幫阿嬤洗澡。」

阿嬤的兒子答應了,但是連續幾天,總是忘記帶來。

幾天下來,我等不及了,於是自己跑去醫院旁邊的雜貨店買了香皂;當年的臺安醫院旁邊有一間雜貨店,我還記得我買的是白蘭香皂。

買好了香皂,我跑去跟阿嬤說:「阿嬤,我買好香皂了,今天我下班後,來幫妳洗澡好嗎?」

阿嬤點點頭,微笑著說好。

那天我下班後,端了好幾盆水,幫阿嬤洗得香香的。

第二天,阿嬤走了。

我回家後難過地跟媽媽說這件事。我媽說:「這位老人家真是難為了,她知道自己不久人世,一直撐著,想要把自己打理乾淨,要沐浴更衣之後,再去見祖先,等了這麼久,真是辛苦了。」

年輕時的我,並不相信這種迴光返照之類的事情。但是回想起來,我幫阿嬤洗完澡的隔天,一早到了醫院就聽到阿嬤狀況不對、心跳狀況不好時,才了解了阿嬤的願望。難過歸難過,另一方面我又替她感到高興,因為我幫她買了一塊肥皂,盡了棉薄之力,幫忙了阿嬤做到一直想完成的事。

阿嬤的兒子媳婦其實並不是對母親不孝順的晚輩,只是他們忽略了阿嬤的期待。對於未能完成阿嬤最後的要求,他們於事後感到相當愧疚,也有來向我表達謝意,他們覺得不好意思,忽視了媽媽的需求。

對我來說,這只是內心湧出的一股動力,在一旁看見了阿嬤的期望,覺得想要為了她做些什麼,就直接動手做下去而已。在這裡,我想強調的是護理人員對待病患時,需要的是用心。

在這邊特別跟從事護理工作的年輕人叮嚀:在面對醫護人員龐大的工作壓力時,不要氣餒,拿出平靜的心情工作,相信病患及家屬一定能感受到你的用心;只要有心,病患就能體會你的心意,大家一起守護病患的健康。

書籍簡介

傾聽第一線不同的聲音:資深護理師的真情守護
作者: 謝彩玉(小朱姊)
繪者: 黎宇珠
出版社:開始出版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2016/10/01
語言:繁體中文

謝彩玉(小朱姊)

稻江護理學校畢業,淡江大學公共關係系進修結業。現任臺安醫院客服部主任。

護理學校畢業之後,即進入臺安醫院服務,迄今已滿40年。其中包括十餘年熱血護士生涯,以及專注於解決醫病關係的20餘年客服部經驗,是業界人士口中暱稱的「小朱姊」。

40年的工作生涯中,始終保持超高EQ的小朱姐解決了逾千宗醫療糾紛,擺平了院內上上下下同仁們的大小煩惱事,是老中青病患們眼中的神仙教母。目前繼續廣結善緣,努力扮演醫病關係之間發光發熱的一道溫暖陽光。

  • 評分:
  • 1
  • 2
  • 3
  • 4
  • 5
  • (0)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