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帶著刀子,想殺了肇事者的兒子報仇!」孩子的生命,從此停在晚上8點44分...鋼鐵爸決定完成孩子未竟的人生

圖片來源:鋼鐵爸Facebook

2015年4月1號,新北市新海橋上發生一起令人心碎的車禍,一台計程車逆向行駛,撞死對向的2位機車騎士,而其中一位機車騎士,就是「鋼鐵爸」阮橋本的21歲兒子阮聖翔。事故發生後,阮橋本一直無法接受兒子的死,曾帶刀子想殺肇事者的兒子報仇,也曾飆車摔斷11根肋骨,幸運活了下來。

「當時我躺在路上,想著聖翔當時的痛,一定是比我還痛百倍、千倍,我告訴自己一定要呼吸、絕不能死,要用我的餘生,繼續完成聖翔的人生...」

一座橋,與聖翔天人永隔……
碰一聲,你就回不了家了。
碰一聲,我們就此別離了。

自從聖翔有機車後,他總是貼心到極點,不管是媽媽交代辦事,或是長輩交代處理的一些雜務,還是護送妹妹上課,抑或是朋友、同學需要陪跑及考照,他從不推諉或失信,即便他還有很多事要做,像是學校的畢業展、女朋友的事、公司的事……等等。

聖翔總是在出門回家前,會打電問問我們想吃什麼小吃,順道買回來,我們也很習慣、很自然差使他做任何事。

2015年4月1號這天,我帶著老婆、筑筑一起參加車友聚會,而聖翔獨自在家。晚間八點,聖翔騎著機車,載小舅志韋返回新莊住處。要回程返家前,貼心的聖翔還撥了電話給我,問我們到家了沒?要不要為我們帶什麼吃的、喝的回家?而我也如往常地向他點菜「排骨酥和甘蔗汁」,最後你就一聲「好!」很平常、很習慣……。

晚上八點四十分左右「歐伊~歐伊~歐伊~」聲,聽到時很自然。因為從事殯葬業的我早就聽慣這樣類似噩耗宣告的聲響,再說距離家的位置大約一百公尺處有消防局,再往前五十公尺就是醫院,住家樓下走路不到三分鐘便是殯儀館正門路口。

在此地定居了三十多個年頭,從蕭瑟無人的半荒地,直到如今吵雜喧鬧的殯葬業大街,我想,發生再怎樣的大事件我也早已習以為常,甚至無感。但,這次卻……

在家等候聖翔回家的我們,等到九點多,心中突然一陣不安,老婆說「聖翔怎麼說要回家了卻電話轉語音?」因為聖翔從不會有這樣讓人擔心的時刻,一定電話一響就接,不會讓我們找不到人。

就在這時候,家裡電話響起,電話那頭,警方告訴我,聖翔出了車禍在醫院急救,請我趕緊到醫院一趟



我不以為意,以為只是一般的小車禍,因為聖翔平時的駕駛習慣與技術讓我很放心,應該不至於太嚴重才對。這時的我還沒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到了醫院急診室,感受到現場的氛圍,從事殯葬業多年的我,終於意會到是怎麼回事了。

當我看到躺在急救擔架上那滿身是血的遺體,瞬間雙腳癱軟,跌坐在地上,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更不敢相信眼前的遺體就是自己的兒子,自己唯一的兒子

此刻的聖翔也不知道怎麼一回事吧?我的寶貝翔,你是不是也跟爸爸媽媽還有妹妹此刻的心情一樣害怕?我的寶貝,爸爸好害怕啊……。

碰一聲,你就回不了家了。
碰一聲,我們就此別離了。

聖翔在回程行經連接新莊與板橋的新海橋時,就在離家不到三百公尺的新海橋上,與另一名機車騎士,被一輛計程車逆向迎面撞上,現場就沒了生命跡象,送醫急救後,因傷勢過重,仍然急救無效而死亡。

失去聖翔,我頓時沒有了靈魂、沒有了思考、沒有了方向、沒……什麼都沒有了。我變得彷彿只剩行屍走肉似的一副空空洞洞的軀殼,回過神看到筑筑、老母、老婆、家人,我該怎麼辦?怎麼會是你,我該怎麼辦?我還能怎麼辦,誰來告訴我?求求誰可以來給我一個讓我可以不再迷惘的答案……

不!我必須堅強,必須強迫自己堅強,縱使我是崩潰著、無助著、感覺力不從心,但我是他們的靠山,我必須要堅強!可我能選擇不要堅強嗎?倘若我不掩飾自己的脆弱,就能有那一絲奇蹟換回你嗎?我的寶貝啊……

最後,翔翔仍舊沒有再回家過一次了。他的聲音,每日每夜地迴盪在我、老婆與筑筑的腦海,而他熟悉的身影,只能活在我們的心裡與回憶。

聖翔的生命,從此停在2015年4月18日晚上八點四十四分。

鋼鐵爸/我的另一個名字……

車禍事發以來,肇事者一直堅稱自己是因為氣喘而昏迷才會逆向肇事,詢問過醫生、氣喘病友,大家都一致認為可能性極低。怎麼可能氣喘發作還可以在現場來回走動,甚至於打電話給車行而不是打一一九,而第一時間車行來到車禍現場,是夥同傅寶勝(肇事者)拆除車行招牌和對講機。試問氣喘發作還可以有這種行為嗎?

每次想到這裡,我心中就無法壓抑自己的憤怒與怨恨!曾經有兩次,我帶著刀械,一個人開著車去到肇事兇手的兒子上班的地方,想要手刃兇手的兒子,讓他也嘗嘗失去兒子的感受。到達對方兒子上班的汽車用品百貨馬路對面後,我坐在車上,點燃香菸,想著聖翔在急診室急救的畫面,想著記憶中與他相處的片段回憶。

我把刀子藏在衣服裡,下車走向馬路對面,當時的我,腦中只有聖翔全身是血的畫面,彷彿腎上腺素爆發。當下,我只想著,「報仇!報仇!傅寶勝,我要你也體會我的心有多痛!」



正當一步一步逼近肇事者的兒子之際,我心中閃過一個影像。我想起了兒子那帶著笑意,單純憨厚的臉龐,於是,我轉身走回車上,眼淚再也止不住,放肆的流著……我在心中說,「兒子,對不起,老爸做不到,因為我是人,我不是畜生……」經過兩次這樣的「懸崖勒馬」,所幸沒有因為怨恨與衝動而鑄下大錯。

我把聖翔的靈堂設在自家的會館中。每天,都有許多好友前來探望我與聖翔。可是,始終不見肇事兇手來上過一炷香、說聲抱歉,這也讓我們阮家上上下下無法理解與諒解,我更是始終無法釋懷!

有天,一個朋友來關心我的情況,我們在辦公室聊天時,他見到辦公室裡的大型鋼鐵人模型。
鋼鐵人,一直是我和聖翔非常喜歡的人物,鋼鐵人公仔、周邊商品,也是我們父子倆長期以來的收藏。

朋友鼓勵我要堅強,指著鋼鐵人說,「你們父子都那麼喜歡鋼鐵人,你一定要像鋼鐵人一樣堅強,別讓聖翔為你擔心!聖翔像是鋼鐵人,你就是他的鋼鐵老爸!

於是,鋼鐵爸這個稱號就這麼開始傳開。至今,「鋼鐵爸」這名字,彷彿就成了我的另一個名字。

選擇把對兒子的愛,化為更多人能享用的溫暖……

2016年1月10日,「新北市聖翔救援協會」正式成立,我獲理監事會推選為創會理事長,而秘書長則由一路走來都默默陪在我身邊的人生心靈導師林淙偉擔任;至於最辛苦的第一線救援工作,就由我的兩位私人特助擔任。

隔月,在朋友的引薦下,有個名叫「台○生命」的殯葬集團,允諾將一間雙層的辦公室無償提供給協會使用,聖翔救援協會自此總算有了一個屬於自己的據點。

聖翔走後,我一直試圖以愛化解怨恨。某天,我在臉書上貼聖翔送我的五呎高「鋼鐵人」模型照片,幻想自己是鋼鐵人,用鋼鐵般的意志走過這段曲折的心路歷程,網友因此稱我「鋼鐵爸」。

漸漸的,我為聖翔所做的一切努力被越來越多人看見,這之間,當然也包括許多酸民,他們說,「阮橋本只是愛出風頭,只是想出名。」可是,如果稍微將心比心,誰會用親生兒子的生命換來自己出名、出風頭?

然而,吸引更多的是「鋼鐵爸」的粉絲,其中,有很大比例是年齡與聖翔相仿的年輕族群,他們總尊稱我一聲「阿爸」,就這樣,我多了數以百計的兒子、女兒。但再多聲「阿爸」,也換不回親耳再聽到聖翔叫一聲爸爸……

我總是用自己切身經驗,苦口婆心勸這些兒子女兒們不要飆車、不要碰毒品,甚至為了要讓這些小朋友們有向心力,我集結了他們,成立了直屬於聖翔救援協會的「赤焰軍」志工車隊,而這些赤焰軍們,也都自發性排班在北宜公路、台七線駐點服務

2016年3月,是聖翔車禍即將屆滿一周年的日子,將近十二個月的時間,都不見政府相關單位部門針對新海橋的不安全設施規畫做出任何改善。於是我以「鋼鐵爸」在臉書醞釀、號召,打算在四月十九日舉辦一場呼籲政府單位重視新海橋橋安問題的遊行

此舉果然引起相關部門重視,結果三月底開始,每晚十二點到清晨六點封橋施工,僅僅花了不到半個月,就在新海橋上蓋好了阻隔雙向車道的分隔島。從此,再也不會有機車逆向鑽車縫的事故發生,也不會再發生像聖翔被逆向車輛撞死的慘劇!

一方面我感嘆,很多事情只在於做或不做,三十三年解決不了的問題,只要有心,半個月就解決了;另一方面我覺得遺憾與欣慰,遺憾的是,如果早有人出面呼籲爭取分隔島的增設,那麼聖翔就不會遭此橫禍了!

欣慰的是,我相信冥冥之中,是聖翔的守護,我才能堅持了快一年來抗爭、爭取,而如今也終於成功,新海橋上再也不會有類似的車禍發生,用路人更安全了,不會再有家庭因此破碎了!

書籍介紹


倒著走的人生:鋼鐵爸靠北人生,活出正能量
作者:鋼鐵爸(阮橋本)
出版社:新自然主義
出版日期:2020/07/21

作者簡介
鋼鐵爸

本名:阮橋本
苗栗苑裡出生,現居新北市板橋區
1986年,擔任聯豐佛教禮儀社社長
2016年,擔任聖翔救援協會總會理事長

責任編輯:呂宇真
核稿編輯:陳宛欣

  • 評分:
  • 1
  • 2
  • 3
  • 4
  • 5
  • (3)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