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忍的肉品真相!4千萬隻小公雞一孵化就被毒氣殺死製成肉粉

來源:USDAgov@ Flickr ,CC BY 2.0

肉的來源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殺死動物。許多家畜被塞在擁擠不堪的棚廄,以不符合自然的速成方式強加飼餵。

儘管如此,因為我喜歡吃肉,所以仍舊照吃不誤。不只我一人如此。根據統計,2008年每個歐洲人平均食用86.6公斤的肉(其中46%為豬肉,25%為家禽肉,18%為牛肉)。為了供應每個歐洲人一年86.6公斤的肉,數以百萬計的動物必須遭到宰殺。但是在食品問題方面,消費者長久以來置之不理的莫過於肉類。

牛是這樣被宰殺的

敏感的吃素者最好跳過這一節。因為食肉就表示宰殺動物,這個事實讓大多數消費者感到不自在,所以在食用肉品時就刻意不去想它。我認為我們至少應該意識到這個問題,畢竟別的生物是為了我們的口腹之欲而死。有鑑於多數消費者只認識分裝於塑膠盒的肉塊,所以我想描述屠宰家畜的情形。

在鄉村長大的我,還是小男孩的時候就旁觀過屠宰牛隻的過程。農人將飼養的牛牽到屠宰的地方之後,讓牛稍微休息一會兒,以便消除可能引發的壓力。接下來的一切則迅雷不及掩耳:以彈擊式麻醉槍打穿牛的腦部。那隻牛首先翻了一下眼睛,接著向前跪下,往右方癱倒在地。屠夫趕緊拿一根細鐵條穿過牛頭,摧毀腦髓。然後他割斷牛的咽喉,瞬間血如泉湧,而且牛的後蹄還微微抽搐著。由於失血過多,牛的身體很快就不再顫抖,而這個心驚膽跳的屠牛過程便結束了。

來源:stab at sleep@ Flickr , CC BY-SA 2.0

當時的我並不覺得殺牛很恐怖。那隻牛在農家過了一輩子,一直吃著新鮮的牧場青草,而且有溫暖的棚廄可以過冬。「屠宰」結束了一隻動物的自然生命週期。我當時最訝異的是那隻牛死得很安詳,沒有動彈和掙扎。對牠而言,應該是意想不到的死亡吧——幼時的我,覺得那是一種美好的死亡。這種屠宰方式顯然是正確的,因為德國的動物保護法第4a條規定:「一隻活生生的動物,只有在失血之前就已經麻醉的情況下,才准許屠宰。」彈擊式麻醉槍的使用,便是一例。某些特殊狀況,例如根據宗教教規以割斷喉管放血的方式屠宰動物,就必須依法向相關單位請示。

並非所有被屠宰的動物都能安詳死亡。2010年初,德國馬克斯魯伯納食品營養研究院的特洛格爾(Klaus Troeger)教授便提出警告:屠宰廠的工業化宰殺方式,有時因為射擊不準而釀成問題。自2001年起,鐵條——也就是所謂「動物腦髓搗壞工具」,已經在歐盟國家全面禁用,因為擔憂遭受狂牛症感染的腦髓會散播疾病。特洛格爾教授估計,使用彈擊式麻醉槍時,所有發射次數中有4%至7%並未正中腦髓,若不使用破壞腦髓的鐵條,動物經常在麻醉不全的情況下就被切斷咽喉。

有些豬隻被屠宰時也死得痛苦萬分。專家向德國《星》雜誌表示不滿:小屠宰場殺豬之前,先使用長型電鉗擊昏豬的頭部。而每日最多可宰殺兩萬頭豬的大型屠宰場則使用氣體讓動物昏迷:一個液壓驅動的金屬推動機,把好幾隻豬同時推進一個金屬籠子,然後送進充滿二氧化碳的容器中。德國動物保護協會指出,瀕臨失去意識時的掙扎可達20秒之久。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